第063章 迷心咒(1 / 1)

赵大师嘲讽的看着林多余大笑起来,“哈哈哈...毛还没长齐就敢出来玩命理,泄露天机不怕夭折?”

众人全部看向赵大师和林多余,二人针锋相对各不相让。赵大师能在京城立足,实力确实不容小亏,乃是正一道的嫡传弟子,天文地理、风水堪舆、相术占卜无不精通。

“今天就让道爷我教你什么才叫相学命理!”

说话间,赵大师脚下走出奇异的五步,林多余眼眸紧紧的盯着,忽然间他发现眼前的事物发生了改变,周围一切变得虚幻起来。赵大师手法印抵在脑袋的双太阳穴旁,原本不大的眼眸如今好似突然放大了几倍,眼眸之中的凌厉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相术总则一,先观八格,次看三庭,眼横五配,口约三匀。面相、骨相、声相、手相、命相之理,为相学术数。”

林多余脑海中响着赵大师的话,眼前却呈现出徐佳的相貌模样,身形骨骼,谈笑言语。就好像一个3D立体成像图,在他的面前展示出徐佳的命相。

“葬者,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而为生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万物乎。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萌。盖生者,气之聚凝,结者成骨,死而独留。故葬者,反气内骨,以萌所生之道也。经云:气感而应鬼福及人,是以铜山西崩,灵钟东应,木华于春,栗芽于室。气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势;其聚也,因势之止。丘陇之骨,冈阜之支,气之所随。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出自《葬书》)

随着赵大师的话,林多余眼前万物变化,好似飞上了天空,俯瞰整个山脉龙穴所在,双龙捧月之势演变多年,最终形成了如今的三龙环抱之势。

水龙戏珠!为山下之水再次环绕,奔流而下,却引一支形成地下暗河水潭。

葬书云,阴阳为气,人生而乘气也,葬而发生气也。地中之气旺而生,则气感可荫庇后代。风水之道,便在于气乘风界水,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

“果然,赵大师所说三年,就是要将这龙穴之气,聚而不散,引水而止,形成双龙有月,三龙逐日。日月升辉!”

“哼,小子。现在看清楚了吧。”

赵大师的声音突兀的在林多余脑海中响起,震耳发聩的声音让林多余脑袋像被锤子重击一般。

“啊!”眼前的一切消失,林多余惨叫一声,抱着脑袋摔倒在地。

赵大师嘴角翘起,冷眼看着地上狼狈的林多余。心中则盘算着如何在狠狠敲徐老歪一笔,弄这么个半吊子的小道士来试水探路,真是自取其辱。

林多余抱着头蹲在地上,整个人好像坐上了过山车,天旋地转。脑袋上好像有无数根针在使劲的刺他。他咬紧牙关,双手紧紧握拳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脑袋里的知识量,可不像赵大师这种只是一门一派的东西。冷静下来后,他努力在心中描述赵大师的手印和那细微的咒语,脑袋飞速的转动就好像电脑的数据查询一样,很快一条讯息清晰的蹦了出来。

他慢慢放下手,双手结印,口中快速的念着咒。十几秒的功夫,他的脑袋已经不在刺痛,头脑清明,思路清晰。

奶奶的,什么赵大师,邪派的迷心咒。下手还挺狠!

“徐老板,既然你不相信老夫,又何必戏耍!”赵大师面露怒色的瞪着徐老歪。

一时间气氛变得异常尴尬,徐老歪心中暗骂林多余这个小废物,居然被人一招就给制服了。他尴尬的笑了笑,上前解释道:“呵呵呵...赵大师您别误会,千万别误会。小林是我的外甥,听说我要来看新祖坟,非要跟着来。”

随即又板着脸对林多余呵斥道:“小林,赶紧起来跟赵大师道歉。学了点皮毛就敢胡言乱语,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哼!行了,行了。徐老板也不用在这儿演戏了。老夫这次千里迢迢的来到金海,真是无比失望。这龙穴您买不买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周总,给我订机票,可以的话下午我就直接回京城!”

赵大师言语上对徐老歪是不屑至极。周总咧嘴笑了笑上来打圆场,走到赵大师身边,笑着道:“赵大师您消消气,消消气。徐老板并无无礼之意,如果不诚心买,咱们今天也不会聚在这大山里嘛。”

“是是是,赵大师您千万别生气,我这跟您赔不是了。只要我这祖坟成功迁移,定有重谢。”徐老歪赶忙跟着上来赔不是。

赵大师背着手,鼻孔朝天,斜着眼瞥了瞥徐老歪,心中冷哼。

“徐老板,不是我不给您面子。京城里这两天几个客户都被我推了。这以后三年时间里,我又要来来回回的飞来飞去,对我这把老骨头来说真是...”

徐老歪多精明,赶忙开口:“赵大师放心,以后到了金海,就是您在金海的家。海边有个别墅,您随便住。来回的机票住行,自然不能让您破费。”

“等一下!”

徐老歪正割肉般的讨好赵大师呢,没想到话头刚刚有所好转,林多余又不合时宜的跳了出来。

这到让赵大师心里诧异不已,按理说这小子第一次不疼个晕死过去,那是不会停的。怎么这么快就又跳起来了?

“小子,就你的小伎俩就憋在心里吧,别出来丢人现眼了。”赵大师冷声说道。

林多余嘴角挑了挑,脚踏七星步,双手法印快速变化,速度之快,众人甚至只是看到他一道身影闪过。

林多余也是发了狠心,脚下七星步行进时,手里已经几枚铜钱精准的飞了出去。

刚刚赵大师用迷心咒出其不意,让他着了道儿。这会儿,他来了个以牙还牙。你会迷心咒,我就用秘天阵!

你迷心咒对我下毒手,我就让大家一起看看你的歹毒真面目!

“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