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惺惺相惜(1 / 1)

满脸疲惫的副市长和教育局长,来到了廖凡民的办公室,就连张东涛,脸色都有些白,没日没夜的工作,让他们真的累坏了。

整个上午,廖凡民和几个人商议双普九工程实施方案,在廖凡民的坚持之下,方案最终确定下来,市长办公会和市政府常务会议紧接着召开,就在市政府常务会议结束的当天,省财政厅划拨的经费到位,一共是八千万,其中高官特许经费五千万,省财政厅划拨三千万。

廖凡民很感激刘方胜高官,他知道高官特需经费的来历,那是刘方胜从自身可以直接审批的经费之中划拨出来的。

经费到账的第二天,市委召开了常委会,通过了市政府双普九工程实施方案,廖凡民在常委会上面提出建议,由主管全市社会发展事业的张登才副书记担任领导小组组长,全面负责双普九工程的所有事宜。

让廖凡民想不到的是,市委常委会结束的第二天,张登才就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张登才军人出身,做事情雷厉风行,接受了任务之后,当天晚上就熟悉了方案,听取了分管文教卫副市长、计委主任、财政局长以及教育局长的汇报,同时仔细看了国家关于双普九工程建设的相关要求,几乎是通宵未眠。

看着眼睛有些红的张登才,廖凡民还是颇为感动的,这一刻他完全放心了,双普九工程一定能够在张登才的领导之下,圆满完成。

“廖市长,我是刚刚接触双普九的工程,昨天看了很多的资料,也听取了不少的汇报,对于市政府双普九的方案,有些看法,昨天的常委会也授权了,我是总负责人,如果觉得实施方案有不合适的地方,可以决定适当的调整。”

廖凡民看着张登才,稍稍楞了一下,才开口说话。

“当然了,个别方面的调整肯定存在,这都是常委会赋予张书记的权力啊。”

“不是,我是感觉到整个方案的指向性出现了问题。”

廖凡民一下子明白张登才的意思了,看样子张登才是真正的深入到方案里面了。

“哦,张书记看出什么问题了。”

“那我就直说了,国家有关双普九工程的要求是高,高要求,全覆盖,也就是说要兼顾到农村所有的中小学,可是市政府的实施方案,好像不是这样,有很大的侧重性,我计算过了,全市农村中小学有三百七十七所,但市政府方案之中真正牵涉到的,只有两百一十二所,还有一百六十五所农村小学,几乎就没有兼顾到,这可不行啊。”

“张书记,你觉得为什么不行。”

“国家要求全覆盖,那我们就要按照国家的要求执行,经费如果不够,市委市政府哪怕是举债,也要按照国家的要求贯彻落实,而不是就着经费来落实上面的政策,廖市长,这可是政治问题啊,你费劲全力,从省里讨到了八千万元的经费,可不能够因为怕欠债,而不完全贯彻落实上级的要求。”

“张书记,你错了,哪怕经费充足,我也不会完全按照上级的要求执行。”

“这是为什么啊,我真的不明白,廖市长,我可告诉你,虽然我们的关系不一般,虽然我全力支持你的工作,但是在原则问题上面,我可不会让步的。”

“别急,张书记,听完我的理由,你再行决定。”

廖凡民递给了张登才一支香烟,两人点燃香烟之后,廖凡民开口了。

“张书记,国家的政策,是站在全局性的高度考虑的,但每个地方的情况不一样,所以国家所有的政策要求,几乎都有结合本地实际贯彻落实的话语。”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我要是没有这样的认识,也不会耗费这么大的气力去落实双普九工程,说实话,林丰市双普九目前的局面,不是我造成的,与我也没有直接的关系,就算是上级追究责任,我也能够轻易的脱身。”

“可我还是承担了责任,就说因为我觉得教育是百年大计,不能够耽误。”

廖凡民说到这里的时候,张登才的神色愈发的奇怪。

“廖市长,那我就不明白了,市政府的方案为什么会这样啊。”

廖凡民挥挥手。

“张书记,别着急,听我说完。”

“首先我们来摆明一个事实,全市适龄的小学、中学的学生,从两千年开始,已经开始出现下降的趋势,虽然说这个趋势还不是很明显,但数量减少实实在在,这点你想必知道,因为方案之中提及了这个数字。”

“再来看看现实的情况,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初期,因为没有计划生育政策的限制,适龄小学生和中学生的数量大增,当然我也勉强属于那一批,那个时候学校的资源是高度紧张的,我记得小时候在市里上小学,班上有七十多人,教室特别挤。”

“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大都结婚成家,不过计划生育政策已经全面实施,城镇居民只能生一个小孩,农村也只允许生两个,违背计划生育政策的毕竟是少数。”

“计划生育政策,迄今推行有十多年,张书记,你认为未来的几年时间,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张登才微微点头,有些明白了。

“张书记,我认为农村适龄的学生数目将逐年减少,而且这个趋势很快就会到来,而且随着农村外出打工人员的增加,父母挣到钱了,会将自家的小孩送到条件更好的乡镇集镇小学,甚至是送到市区的小学来读书。”

“此消彼长,村小读书的学生数目将要锐减。”

“商议方案的时候,我也专门做出了分析,我认为这个趋势已经形成。”

“我之所以要求教育局和计委重新调查,重新制定双普九的方案,而且要详细摸清楚全市每个村的人口数,学生数,由此来决定双普九最终的方案,就说考虑到未来。”

“林丰市本来就说国家级贫困县市,财政上很困难,不过再困难,教育上面也是必须要投入的,但投入必须产生真正的作用,撒胡椒面的形式,不适合我们这里,富裕地方多拿一些钱无所谓,也不会心疼,我们可不行。”

“我认为,一些偏远的、人口少的村子,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没有设立小学的必要,全市的教育资源必定要整合,全市目前有三百七十七所农村中小学,到时候能够保留两百所,已经是极限。”

“教育资源一旦整合,财政上投入同样的钱,产生的作用就更大。”

“所以,在制定方案的时候,我要求教育部门进行了调查,侧重于那些规模大、人员集中的中小学,对这些地方重点投资,稍微此一些的中小学,适当的投资,整修教室,购置新的课桌椅子,稍微的改善办学条件,偏远的地方,则是简单的整修,不会耗费太多的钱。”

“而且我考虑过了,最多两年到三年的时间,全市的教育资源就需要整合。”

“张书记或许感觉到奇怪,为什么集镇的小学,还要修建学生寝室,其实就说为教育资源整合做准备的,这次由于双普九的经费不足,如果有足够的经费,一些相对集中、规模大的村小,同样要修建学生宿舍,便于其他村到学校就读的孩子住校。”

。。。

廖凡民说完之后,张登才连连点头。

“说得好,说得太好了,我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层,撒胡椒面的确不合适,现在投入到那些偏远学校的钱,两年到三年之后就浪费了,还真的可惜,你的分析很精准,其实农村小学学生数减少的情况我也听说过,但没有想到这一层,有些村子只有两三百人,也有小学,将来村子里只有几个上学的孩子,怎么可能维持一所小学,浪费太大了。”

说到这里,张登才掐灭了手中的香烟。

“廖市长,我服气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上面有硬性的政策,尽管你是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可有些时候也不好解释,如果上级检查组一定要找麻烦,那也是有问题的,好在我是全市双普九工程的总负责人,这个责任就由我来担着,有谁想要找麻烦、追究责任,我承担全部的责任。”

“张书记,这怎么行,毕竟是市政府制定的方案。”

“没有什么不行的,这件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你是真心为林丰市办实事的,我算是完全看出来了,林丰市不能没有你,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能够帮你承担责任的,我一定冲在前面,廖市长,我最后提醒你,市里的局势,只是表面上的平静,有些暗流在下面,看不见的,一旦这些暗流涌动出来,会让你我防不胜防。”

廖凡民将张登才送到了楼下,看着张登才上车,看着轿车离开了市政府大院,才转身回到办公室去。

张登才是真汉子,也是能够做实事的人,可惜到了林丰市,迫于现实、憋了好长的时间,这一次抓住了机会,终于能够放开手大干一场了。

张登才肝胆相照,廖凡民当然也是真心相待,林丰市真的在双普九工程上面遭遇到追究,廖凡民甚至可以直接去找刘方胜高官鸣冤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