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妮(4)(1 / 1)

小时不识趣 杉若繁星 613 字 1个月前

13

2016年10月23日

我上高一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件。

有一艘轮船运载着石脑油沉了,就在我家附近的海域。

当时报道着石脑油会爆炸,爆炸范围会波及整个市区,甚至整个省。

一时之间大家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其实我并不是很知情,因为我在上课。

当时下午回家的时候看到被拉到了警戒线就怕了,因为有不好的预感。

回到家,吃饭的时候爸爸说等晚上的时候我和妈妈,弟弟,妹妹,奶奶去酒店住,留他和爷爷守在家里。

当时我真的慌了,爸爸和爷爷怎么不跟我们一起走?

到了七点多的时候,我和妹妹骑着电动车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结果有个交警叫我过去一下,我当时还没有过警戒线。

交警叫我过去,我就过去了,然后就出了警戒线。

后来他和我说出了就不能回去了,我怕了,哭了起来,那一瞬间真的觉得以后回不去了。

后来妹妹打电话给爸爸,爸爸带我们回了家。

晚上到了。

爸爸先是带我们上去。

妹妹养了一条狗,是蝴蝶犬和哈士奇的结合体,叫,豆豆。

她说她舍不得豆豆,要把它带走。

爸爸同意了,妈妈也同意了,他们都同意了。

我说,我也想带安妮走。

他们不同意。

一个人都不同意。

我哭了,但我不能反抗。

后来,我们去了酒店住了一个晚上。

这个晚上也不太平,半夜大家“逃亡”的时候,有人跑的太匆忙忘记关了煤气,于是房子爆炸着火了。

但我并不知道,我一整晚都在想着我的安妮。

所幸,当晚消防队把石脑油捞了出来,让我们度过了这次难关。

所幸,我和安妮还能继续。

14

安妮怀孕了,肚子大大。

这是她的第一胎。

我是个多虑的人,看着安妮一天天肚子大了,我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太多太多狗狗生产平安的事例都不足以让我平静。

我害怕。

到了那天。

半夜的时候我还没有睡着,内心纠结我就偷偷开门出去了。

因为真的很不安,也真的很不放心。

爸爸妈妈弟弟是住在二楼,所以他们是不会发现我出去的。

我找到了安妮。

像我内心不平静一样,安妮确实生产了。

它躺在纸箱上,喘着气。

我怕的要死。

就蹲在它的旁边,想着要帮它接生。

五条小狗,安妮顺利生了出来。

我用剪刀剪了小狗的脐带,撕开了它们身上的膜,用餐纸擦干净它们口鼻上的水,防止它们不能呼吸。

为了帮助安妮生产,我特地上网查了很多很多的资料,认真的做了笔记。

有让我感到不安的事情,我要确保万无一失才得到安慰。

等小狗们都出生完后,我看着安妮底下的纸箱子,觉得安妮会着凉,小狗们也会被冷到。于是,我把我的旧衣服从衣柜里拿了出来,铺在安妮身下,然后继续擦干净小狗们身上的羊膜水。

等到我看着它们安静的吃着奶,我才讪讪回了房间。

五条小狗,旺凯,珍妮,旺荣,肥波,毛毛。

三条公狗,两条母狗。

每一条生命来到这个世界都是弥足珍贵的,就像我们和爸爸妈妈一样,安妮的孩子对于我来说也很宝贝,因为安妮是我的朋友,它们就是我朋友的宝贝,也是我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