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暑假前的体检(1 / 1)

命运时钟 吾名南嘉 1676 字 1个月前

清北中学。

学校体育馆里乌压压站满了等着“体检”的学生。

“哎哎?明天就放假了,去哪儿玩?”刘雷眯着眼盯着前方的白大褂们,用手肘怼了怼排在他身后的方舟。

“睡觉。”方舟打了个哈欠,看了看前面长长的队伍,懒洋洋的抱怨:“都已经放暑假了,这个时候体检是什么意思?上个月的体检报告过期了?”

刘雷老气横秋的摇着脑袋道:“谁知道呢。这是查什么呢?感觉像要上飞机似的。”

方舟又打了个哈欠,两滴生理性眼泪从眼角滴落,他这副没睡醒的样子让他漂亮的脸看起来有几分懵懂。他正在发育的身体像根急于成长的修竹,虽然急急的窜出了高高的个子却细瘦得有些单薄。

方舟身上的校服看起来格外肥大,在这炎热的季节里他把拉链规规矩矩的一直拉到下巴,他笔直的站着,整个人看起来又乖巧又听话。

当然只是看起来而已。

虽然这家伙升入高中以后就收敛了许多,但是他曾经的同学和老师,包括幼儿园的在内,都会告诉你:他们的校霸真的就长得这么乖。

最近校霸的心情非常不好。

从升高中以来,身边就全是学霸,早上要早读,晚上要补课,周六周日不放假,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周考月考从不断。

别说打个架缓解缓解压力了,基本的体育课都被瓜分了。

难受。

没时间活动筋骨的日子都难受。

这么难受的日子里他爷爷过了六六大寿,结果酒席上方舟被奶奶数落了大半天,搞得方舟都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拖累得他家天纵英才的方爸爸穷困潦倒。

方舟忍到回家就直接问他爸爸:“老爸,要是没有我你是不是真的就比现在好?”能上天吗?

当时他那位已经在国家研究所任职副所长的爸爸方君成就坐在沙发上。他肩背挺直,长腿交叠,肌肉线条流畅漂亮,他把笔记本随意放在膝盖上,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舞出一片残影。

闻言方君成抬了抬眼,英俊的面容上露出个笑来,他问:“你在那儿脑补什么呢?”

方大魔王太过和蔼的语气让才十六岁,见识比较短浅的方舟放松了警惕,他特别直白的说:“奶奶总说,你年轻的时候还被评了优秀青年企业家,本来能当首富的。”

方君成停下动作,好奇的问:“那你觉得我为什么没当上首富?”

“我小时候生病了,天天看心理医生,让你没有精力做生意,公司经营不下去了。所以咱们家才会这么穷。”

方君成古怪的看着儿子,好奇的问:“咱们家很穷吗?”

方舟被问得愣了愣,方爸爸面色特别平静的反问:“你的游戏本不是最新款?你的手机不是最新型?你的衣服不是一季几换?咱家旅行的时候报的不是纯玩儿团?你的零花钱比别人少?是什么给了你咱家很穷的印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方舟捏捏自己瘪下去的口袋,非常想时间倒流回去。

他现在还记得他家老方用特别慈爱的语气感慨道:“我的教育很失败啊。孩子果然应该从小体验,才能知道什么叫贫穷。”

接下来方爸爸冷酷无情的收走了他的电脑、游戏机、手机、银行卡……

方舟在口袋里摸了摸,那里只有小巧的绿屏手机,经典款诺基亚110,据说连生产商都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他神通广大的爸爸从哪儿弄来的。

方舟口袋里还有可怜的10块午饭钱,而他们学校门口一荤两素的盒饭都得12块。

这些天方舟不是吃素就是啃馒头,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贫穷。

“哇哇!这个厉害,快看快看!真的有特异功能!”站在后面的傻大个儿猛的撞了方舟一下,他大叫着把手机怼到了方舟面前:“快!快!一会儿就404了。”

方舟眼冒绿光的盯着半旧的智能手机,认真考虑是不是可以打个劫。

刘雷探过脑袋瞄了一眼,视频里一个男人像心脏病发了似的倒在地上,他身上冒出一团火,那火很快把男人吞噬干净,烧得灰都不剩,前后用时不到一分钟。然后,这火突破了地心引力飞上了天。

最诡异的是,那么个大活人被烧没了,他的衣服竟然还完好无损的掉在了地上。

刘雷呲牙:“这视频做的挺真啊。特效绝对够五毛。”

刘雷的面目非常普通,他有个宽阔的下巴,个子不高,长得壮实,往那一站只要不说话就是个又结实,又老实,又勤快,又不擅言谈的乡下汉子。当然只要他一开口,老实的形象就会瞬间崩塌。

方舟嘴角抽了抽,他嫌弃的看了眼傻大个儿:“还能更假点儿吗?”瞬间能把人烧没那得多少度的高温?这么高的温度衣服能没事儿?再说骨灰呢?人骨可不是容易烧毁的东西。

算了,打劫残障人士太不道德了。

脑残也是残。

这大个子叫李强,是个身高180cm,体重180斤的壮汉,也是本校仅有的几名学杂费全免且有奖学金的体育特长生之一。他长着四四方方的一张脸,学习成绩全校倒数,头脑简单,脑回路清奇,好骗得很。

这家伙最近迷上了在网上看特异功能的小视频,什么会喷火的,会放水的,能让植物开花的……别人看那种五毛特效就看个乐呵,这家伙就完全当了真。

大个儿特别认真的感叹:“你不知道,最近这种怪事儿可多了,好多人莫名其妙的昏迷,醒过来就有特异功能了,网上管这种叫觉醒者,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晕。”

方舟捏了捏拳头,阴森道:“想晕还不容易。晕几天你说。”

“啊啊!这个更厉害!这个昏迷了三天醒来就爆炸了,炸死了好几个人!”大个儿根本没听到方舟的威胁,或者听到了也根本没懂,他大叫着更用力的撞了方舟一个踉跄。

方舟忍住一脚踹过去的冲动,经验证明,跟傻子计较永远都没结果。他迈开长腿往前超过两个人站在了小眼镜的前面。

小眼镜名叫孟同泽,他长得又瘦又小,看起来就像个发育不良的小学生,因带着瓶底似的厚眼镜,得到了一个小眼镜的外号。他是真正的学霸,回回考试全校第一,而且超出第二名好几十分的那种。

小眼镜捧着本书,在闹哄哄的体育馆里看得津津有味。可是眼前的光线一下子就暗了下来,人也被突然插进来的瘦高少年挤得退后了一步。

小眼镜平静的看着眼前加塞过来的家伙,就只看到一个后脑勺。

是个认识的后脑勺。

小眼镜默默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他忽然一撅屁股把身后看热闹的刘雷怼得退后两大步,直接踩在傻大个儿的脚上。

“啊!疼疼!”傻大个儿抱着脚跳了起来。

“卧槽!小眼镜,你坏透了。”刘雷忍不住叫骂。

方舟连头都没回,他安静的站在拥挤的体育馆里,对身周的吵杂充耳不闻。

真烦。

明明都放假了还不让走。

还说什么体检。

骗鬼呢。

体检哪有临时通知的。

也不管吃没吃早饭,不抽血,不分男女,不脱衣服,这也叫体检?

前面的别以为套个白大褂就是医生了。

队伍前面那个“安检门”能检出什么来?超市门口立着的就是这玩意,那上面还装着灯。

还什么灯不亮的可以放学回家,亮红灯的集中到一边儿去等着。

这是体检吗?

这怕不是在查违禁品。

随着队伍的缩短,方舟离“安检门”越来越近,他注意到安检口附近守着一队人。

身穿迷彩服,站姿笔直,排列有序,全部都是生面孔。

军人?武警?

他们学校可没保安,就俩看大门的大爷。

这些人怎么看都像埋伏在一边儿等着抓毒犯的特警?

“亮红灯了!亮红灯了!”大个儿扯着大嗓门又叫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此时前面的“安检门”上红光闪烁,警报声响了半个体育场。

迷彩服们并没有一拥而上。

已经离得很近的方舟看着刚过“安检门”的男生,他记得那家伙好像是三班的。

此刻这哥们一脸惊慌,他拉着白大褂不停的问着什么,那白大褂倒是挺有耐心,他一边儿解释一边儿把他往旁边领。

男生很快就被说服,他老实的跟着白大褂走到体育馆的一角,那里已经坐了五个人。

红灯之前就亮过五次。

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

“啊——”

角落里坐着的一个女生突然大叫了一声,她捂着心口表情狰狞的跌跪在地。

周围的白大褂们迅速拉起附近的人飞快后撤。

三班那男生明显被吓着了,他用力甩开拉着他的白大褂,失控的大叫,尖利的嗓音像把剑似的穿透了混乱的体育馆,他大叫着:“我得绝症了!我也得绝症了是不是?”

“怎么回事儿?心脏病?”

“打,打120吧?”

“这些人是真得病了?这仪器也太好使了吧,这就能查出来?”

体育馆里瞬间乱成了一团,学生们的议论声把体育馆变成了菜市场。

很多人想挤到前面去看看,好在各班的班主任虽然也在探脑袋,却都很尽责的当起了门神,控制着所有的队伍停留在原地。

方舟疑惑道:“这么多大夫怎么不急救?”

是的,所有的白大褂都在后撤,没有一个人上前急救。

反而是一直守在旁边的“迷彩服”们冲了过去,他们强硬的把那个吓得大喊大叫的男生拖走,然后用身体组成人墙把“发病”的女生隔绝了起来。

“迷彩服”们的动作很快,只是,事情的发展比他们的动作更快。

在他们围上来之前,那女生身上突然腾起了一团白得近乎透明的火焰,火焰似乎凭空而出,迅速把女生整个淹没,几乎是一眨眼就把女生烧了个干净,只留下一团纯白的火焰悬浮在空中。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