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枪刺敌营主将(1 / 1)

李修元瞬间把长枪刺入了对方的马脖子上,而对方的长刀此刻也已贴着王将军的脖子处,只需在王将军脖子上轻轻一划,王将军就必死无疑了!

这时,敌方将领发觉他的战马有异样,顿时心生警惕,在李修元拔出长枪时,敌方将领发现他的战马异样更甚了,于是他立刻收刀,并快速从马背上跳了下去。

此时,他的黑色战马刚好侧躺下来,流血不止,抽搐不止!

敌方中年将领,看着躺在地上流血不止,抽搐不止的心爱宝马,心中巨痛难忍,满眼恨意的朝李修元看去,并且愤恨的大声朝李修元说道:“小子,你有种!本将心爱的战马你也敢杀,你活的不耐烦了!”

李修元看着躺在地上的王将军,双目瞬间阴寒下去,接着言语冰冷的缓缓朝对方说道:“能在它身上捅个窟窿,就能在你身上也捅个窟窿!识相的就带着你的人,马上滚蛋,否则便让你下去陪它作伴!”

敌方中年将领怒极反笑的大声道:“好,有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今天就让你知道得罪本将军的下场!”

不远处躺在地上的王将军此时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在看到眼前不远处李修元与敌方主将四目相对,并随时都有可能大战起来的样子,顿时焦急的大声提醒着李修元道:“修元,快跑!这家伙是炼气二层的高手!”

敌方中年将领发狠的大声道:“想跑?晚了!小贼,本将今天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李修元双目冰寒的朝敌方中年将领道:“机会给过你们,可惜你们都不知道珍惜!也罢,你们都是该死之人,死不足惜!死不足惜!”

李修元说罢,把没受伤的左腿站在后面,受伤的右腿站在前方,成三七式站好三才式,摆好持枪姿势,准备着将眼前的敌人结果掉。

敌方中年将领不屑的讥笑道:“呵,小子,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本将军就来会会你,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李修元话不在多说,左脚往后使劲一蹬,右脚使劲向前一蹚,同时双手使劲朝对方刺去!

敌方中年将领双手攥着木质刀身,挥舞着大刀向左抵开李修元的长枪,同时上前一步挥舞着大刀朝李修元当头劈去!

李修元双手把长枪往左肋下猛的一收,接着左脚往后一蹬,右脚又向前一蹚,朝对方心脏位置便刺去!

看的敌方将领一愣,自认他的长刀劈落速度没有对方长枪刺来的速度快,当然他们也有可能同时伤到对方,可他被人一枪给刺死的可能性要大上一些,他是一军之主将,可不能和眼前这年轻人比谁更愣,比谁更扑!

顿时,他不得不立刻抬起长刀,使着刀身再次险险的将对方的长枪给抵开,接着刚要准备给对方反手一刀时,李修元又快速的收回长枪,接着又是老套路,一蹬一蹚用力一刺!

这娴熟的快速刺枪姿势,整得敌方将领火大了起来,眼前这小子刺枪速度贼快,稍微分一点神,他就攻进来了!

不由得他破口大骂道:“你他娘的不会就只会这一招吧!”

李修元微笑着道:“对啊!我就只学会这一招!看招!”

李修元又是老套路的攻了过去,敌方将领又气愤的给他往左抵出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李修元用着老套路一连朝其刺了上百下,虽说均被对方给抵了出去,可是对方心态崩了!

敌方中年将领完全觉得他这是在陪这小子练习枪法,他有心想一刀劈了这小子,可奈何这小子刺枪速度太快,他有些有心无力!

就在第一百零一刺时,李修元又按着老套路刺了过来,敌方中年将领有些麻木的挥了挥刀,准备要抵开对方长枪时。

李修元忽然改变了枪的方向,改向向左猛的朝对方的长刀木质刀把上猛扫而去,对方看着这突然变了招式,一惊之下,双手用力下压,企图压住对方的长枪,李修元则在和敌方的刀柄剧烈一碰撞后,接着反弹力道,又左脚一蹬,右脚一蹚,快速控制枪头朝对方心脏位置猛刺而去!

敌方中年男子看着这如入无人之境的长枪枪头时,顿时惊的他挥舞长刀朝长枪身上抵去,同时迅速侧身后撤!

这瞬间的机会,李修元岂能让他给逃掉,于是立马接着又左脚一蹬右脚一蹚,同时微调整枪头朝对方心脏位置死死的刺去!

一瞬间后,敌方中年将领终究还是未能躲过这死死的追踪速刺,被刺了个正着,虽然长刀把对方的枪身给砍断了,可对方用力太猛,用力也过实,已经深深的刺中了他的心脏位置!

死期已至,神仙难救了!

终于,敌方中年将领躺在地上抽搐的挣扎了一阵,便一命呜呼了!

此时,已经坐在地上的王将军,震惊的看到敌方主将被李修元给刺死了,顿时不顾伤势的,站起身来兴奋的大呼一声:“敌方主将已死,兄弟们给我杀啊...”

顿时,川蔡营的所有将士们听到王将军的大喊后,都精神一抖擞,瞬间都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般,飞速的朝敌方凶猛的杀了过去,并嘴里都大声喊道:“杀啊...”

李修元此时听到四面八方到处都是川蔡营将士喊打喊杀的声音,而敌方将士们似乎意识到他们的主将已死,于是,纷纷的往回路逃去,更有敌方千长大喊道:“快撤...快撤...”的仓惶撤退命令!

就这样,川蔡营的将士们一路追杀溃退的敌人一里余路,正准备继续追击,要扩大战果时,突然王将军却下达了停止追击的命令!

原因无它,因为李修元来到王将军面前并建议道:“将军,穷寇莫追!而且留着他们比杀了他们更有用!”

王将军当时就疑惑的问道:“为什么要停止追击?又为什么说留下他们更有用呢?”

李修元的解释则是:“万一追击时,遇到敌方赶来的援兵就麻烦了,况且这些没了士气的敌兵,回到他们的军营里,不仅他们的战力难以提升,而且他们还会向附近的士兵传播负面的情绪,让他们士气也跟着低落下去,这样有利于我们接下来的作战!”

PS:感谢书友140906111334837与书友20200916181336950第一时间的打赏,有你们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