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演武场上的较量 下(1 / 1)

这么嚣张的啊?看来不能温柔一点了!

还是得一拳打飞他才省事!

青年将领大声朝吕扑训斥道:“这小家伙真不简单,你可别以貌取人!”

吕扑昂着头气愤的大声说道:“老子就以貌取人了,怎么着?反正老子不会出手的!

喂,小子!你想寻死是吧?老子没空搭理你,赶紧滚蛋,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李修元看着这位只会扭人的大白鹅,不悦的大声说道:“大哥,我赶时间呢!咱能不能快一点!别磨蹭了!”

吕扑非常来气的大喊道:“谁是你大哥?你给我滚远一点!急急急,你赶着投胎啊?真等不及的话,自个儿撞墙去!”

李修元欲哭无泪的大声说道:“我真赶时间啊!你站着别动,快让我打飞了吧!”

吕扑昂起他高傲的头颅藐视着李修元说道:“好,老子就站在这不动,你小子要是有本事就把老子给打飞了!”

李修元再次确认的大声说道:“你不许动哦!”

吕扑急躁的大声说道:“老子就站在这不动,你快来打飞老子吧!老子也赶时间呢!”

你也赶时间?是赶着让我把你打飞吗?

好!那就如你所愿!

李修元在吕扑身前一米外摆出三才式,然后心理默念一句‘把吕扑的力量给我’,在复印的力量上身后,李修元右脚猛的向前一跨,紧接着右手崩拳朝吕扑肚子上猛攻而去!

“嗯?哎呀...”

吕扑突然觉得情况有点不妙,紧接着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中了李修元的右崩拳,被击飞了出去!

紧接着,‘嘭’的一声落在离李修元两米外的演武场上!

不远处的青年将领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站在演武场上的瘦弱不堪的小男孩,又看了看还在地上装死的吕扑!

顿时想起马百长所说的‘您可别被他的外表所蒙骗了,这小子手黑着呢!’

一会后,又内心十分庆幸的想到‘还好没有和这小怪胎比试,要不然真有可能晚节不保啊!’

此时演武场外四周的士兵们纷纷炸开锅!

“草,这是哪里来的怪胎!居然把吕副将都给打飞了!”

“这尼玛还是个人么?他是吃啥长大的?”

“老子不信!这肯定是在作假!吕副将你怎么能欺骗我们的感情呢!”

“没道理啊!这么瘦怎么可能有力气打倒吕副将呢?”

“没天理啊!为啥我就不能有那小子的实力呢!”

“老子我不活了!为啥他都能打飞吕副将,老子连个苍蝇也打不飞呢!”

“我也不活了!你看看我这身块头,我这身板!你再看看他!这也太不公平了吧!为啥他的力气比我大?也太他妈的打击人了!”

“哎,同样是个人,这人与人的差距咋这么大呢!”

......

吕扑从地上爬起来气愤的朝李修元大喊道:“你小子使诈!我们再来,看老子今天不好好收拾你!”

李修元不悦的大声说道:“我哪里使诈了?”

吕扑气愤的大声说道:“是你让老子站着不动让你打的!”

李修元没好气的说道:“是你自愿让我打一拳的啊!我又没打你两拳!”

吕扑气愤的大声说道:“不行,是男人就要堂堂正正的!我们从新再来!”

青年将领微笑着说道:“好了,好了!吕扑,本将军早就跟你说过,让你‘别以貌取人’,你偏不听!

还说什么‘我就以貌取人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能把你怎么样啊?

怎么样?轻敌了吧?这就是你小瞧对手的下场!

幸好他不是敌方阵营的,不然你这条小命早就没了!

还不好好感谢人家?你大呼小叫什么?”

吕扑不满的大声说道:“将军,你们商量好的是吧?故意坑末将?”

青年将领不悦的说道:“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坑你了?现在还敢以貌取人不?还敢小瞧任何一个对手不?”

吕扑抱怨着大声说道:“末将以后不敢了还不成吗?要教训末将也别在这么多人面前啊!这还让末将以后怎么做人啊!”

青年将领训斥着大声说道:“就因为在人多的地方,你才会记忆深刻,不然你在战场上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吕扑非常郁闷的朝李修元说道:“小子,让你阴谋给得逞了!不过老子会再找你挑战的!你等着!”

青年将领微笑着朝李修元说道:“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李修元微笑着回道:“我叫李修元,木子李,修理的修,元气的元。”

青年将领微笑着说道:“李修元?好,你小子以后就跟着本将军吧!”

李修元试探着问道:“将军,那我的一年不用操练呢?”

青年将领微笑着说道:“本将军自然说话算数!”

“周苗,你带他选一个安静点的营房单独住下!一年内,旁人不得去打扰!”

“是,将军!”

年轻男子周苗大声回道。

接着走到李修元面前说道:“走吧,小兄弟。”

李修元微笑着说道:“好吧,那将军我先走了!”

青年将领微笑着说道:“嗯,你去吧!本将军一年内也不去打搅你!”

周苗带着李修元选了一处偏僻一些的单独营房后,又与李修元来到之前的营舍住处。

李修元抱着自己的被褥与一件常服,让周苗抱着四十余斤重的甲衣朝自己的新住处走去。

待他们来到新住处后,把东西都整理好后,周苗与李修元一道朝伙房方向行去。

李修元排队领到早饭,和周苗选了一处地方,有说有笑的吃了起来。

十余分钟后,李修元吃完早饭,告别周苗,朝自己新的营房走去。

又十余分钟后,李修元缓缓来到自己的营房内,坐在床上休息了起来。

此时他站三才式桩的后腿还是痛的厉害,这一路走来都是一瘸一拐的。

被周苗问及时,他的回答自然是‘早上起床时,这条腿突然就抽筋了’,这一句话后,周苗自然不在多问了。

李修元坐在床上,又开始双手比划着练起了劈拳。

时间匆匆,一转眼一天时间过去了。

李修元第二天早上起来,惊奇的发现,昨天还痛的厉害的那条腿,竟然一天一夜时间就好了!

这身体的恢复速度竟然比上世快了两倍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