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于西郊矿场(1 / 1)

西元2020年。

大胃国。

川蔡城。

西郊五十里外21号小型矿场。

在一处简陋的木屋里,李修元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此时天还未亮,木屋里还昏暗的厉害,几乎什么也看不清楚。

他努力的睁大双眼朝黑漆漆的四周望去,企图要弄清楚这里是哪里?

不过,令他失望的是,他仅能隐隐约约的看到这里是一个非常宽敞的陌生环境,隐约有几十号人睡在这里。

而且他都听到雷鸣般的打呼噜声音了。

那鼾声真不是一般的响啊,吵的他实在有些心烦意乱!

他恨不得立刻走上去一巴掌将其拍醒!

这鼾声真TM让人心烦意乱!

纵使自认为自己脾气很好,可也被这鼾声给搅的心烦意乱!

就在他忍受不住要走上去出手时,这鼾声却却识趣的小了下去!

可还没等他安下心来,想要探查这里是哪里时,这时,令人无语的霍霍磨牙声又响了起来!

这有韵律,有节奏,又令人毛骨悚然的阵阵磨牙声,听的他实在有些犯怵!

这尼玛到底是什么龟地方?

李修元双手抓头,不禁有些要抓狂了起来!

不一会儿,他又听到有人开始大声说起梦话来,而且他还隐约能看到有人正在房间里无声的游荡着!

尼玛,居然还有梦游的!

他冷不丁的又猛打了一个冷颤!

不对,不对,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吗?

李修元皱着眉头,疑惑不解的苦想了起来。

一会后,他缓缓的记起自己是一个不喜欢被约束,不喜欢被人管,爱好自由,喜欢过无拘无束生活的自由职业爱好者,虽然收入不高,可他自给自足还是没问题的。

他还依稀记得自己开着路虎越野车,到了一处限速八十码的山区高速路段,接着,他好像打了一下瞌睡?

然后...就...

糟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把车开下悬崖了!

李修元想到这里,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接着又猛打了一个冷颤!

他慌慌张张又有些惊恐的快速朝四周查看了起来,接着伸出双手,使劲的捏了一把自己两边的脸蛋,以确认一下自己是不是已经出车祸遇难了!

哎呦,疼,真TM的疼!

他不是在做梦?他好像还没死!

不对,按常理说开车掉下悬崖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

还有,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李修元皱着眉头又陷入了苦思之中!

接着,他又缓缓记起,他现在是在大胃国,川蔡城,西郊外的矿场里。

三天前被发落到这里,被罚挖矿一年!

于是,他就出现在了这个陌生的房间里!

想到这里,他明白自己重生在异界里了,而且还成了一个被罚挖矿的小矿工!

他努力的克制了一下自己,要保持冷静!

然后,小声的朝前方半空中道:“系统?系统大大,麻烦您出来一下呗!”

......

没反应?没有系统!完了,这下要完蛋了!

不行,不行,不能待在这里,这是人该待的地方吗?

必须得想办法尽快逃出去才行!

正在李修元为成为小矿工而恼火,寻思着该怎么逃跑时!

这时,“嘭”的一声巨响,不远处的一个木门被人给用力的推开了!

李修元慌张的朝亮着光的木门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古代大兵?

穿着黑色甲衣,手里攥着皮鞭,这长的可真够粗鲁的啊!

身高约178CM,体重约80KG,还是个中年大叔!

这时,李修元听到这位中年大叔没好气的大声嚷嚷道:“都给老子起床,快!别他娘的想偷懒!

你们一个个的,每天吃这么多,不好好的干活,谁养你们啊!

快,都他娘的别磨蹭了!赶紧上工!”

只听‘唰’的一下,约三十个年龄不一,高矮胖瘦不齐的老少爷们,都麻溜的从干草铺成的席子上猛的爬了起来,接着一个个飞快的朝木门方向跑去。

李修元看着眼前这突兀的一幕,一时间大脑短路起来,迟迟缓不过神来,有些反应迟钝的朝木门方向疑惑的望去。

这时,这位身穿黑色甲衣的古代中年大叔疾步超李修元走来,人还未至,长鞭却在空中挥舞了起来!

并且大声朝李修元斥责道:“你找抽是吧?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抽死你!”

李修元看着这莫名其妙飞过来的鞭子,本能的朝后急退两步,险之又险的避开了鞭子的攻击。

并且缓了缓神,接着朝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暴躁老哥大声骂道:“你有病啊!我一没招你,二没惹你,你瞎抽什么啊?别以为你穿的人模狗样的,就可以为所欲为啊!”

这时,身穿黑色甲衣的中年大叔,却怒极反笑的用力扯了扯皮鞭,而后边朝李修元方向缓步走来,边大声的说道:“小子,你有种!敢冲你三爷大呼小叫的,我看你是真活的不耐烦了!”

这时,不远处一行人开始趴在门边上,朝门内张望了起来,并且开始小声的议论了起来。

“糟了,这小伙子八成要折在里头了!”

“坏了,坏了!这小子死定了,死定了!”

“这细胳膊,细腿的,还这么矮,这么瘦,他要是能逃过今天这一劫,我鹧鸪仔免费用舌头给他洗一个月臭脚丫子!”

“就是,这小瘦子要是能逃过这一劫,老子我就给大家表演吃便便!”

“也算我一个,要是这小子能打倒这位兵爷,老子就拿着锤子,见着兵爷就敲他的脑傻瓜子!”

......

李修元看着对方咄咄逼人的朝他走了过来,有些紧张的大声说道“你想干嘛?

我可告诉你,我也是个练家子!

练了一年的五行拳可不是吃素的!

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咋俩谁都别想好过!”

身穿黑色甲衣的中年大叔看着眼前这位身高不到一米五,瘦弱不堪的小男孩,微笑着朝他说道:“呦,小子,你蒙谁呢?

不过,三爷我今天还就给你一个机会,你若是能在三爷我手上撑过三个回合!

你小子就不用再挖矿了!

怎么样?别说三爷我欺负你,也别说没给你机会!”

李修元两眼放光有点兴奋的问道:“真的可以不用挖矿?”

黑色甲衣中年大叔活动了一下手腕后,有点欣赏的朝李修元说道:“对,不用再挖矿!不过,你得在三爷我手下走过三个回合才行!

来吧,让三爷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黑色甲衣中年大叔说罢,右脚一个纵步跳上前去,右勾拳紧接着朝李修元的左脸颊方向猛攻而去。

李修元看着黑色甲衣中年大叔凶猛的挥拳朝他攻了过来。

心中异常的苦楚,若是以前178CM身高,75kg体重,加上练了一年多五行拳的那个他,要打倒眼前这位古装癖大叔,那是分分钟的事!

可是,现在这幅小身板,实在有些让人力不从心啊!

他要是有以前那副身材一半的力量,哪怕就眼前这位古装癖大叔一半的力量就好了!

那样,他就有信心打败对方了!

刚想到‘要是有眼前这位古装癖大叔一半的力量就好了’,他就突然觉得自己浑身好像充满了力量!

由于情势危机,容不得他再多想,也顾不得弄清楚他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

他本能的左身向前侧去,紧接着右脚猛的向前一个纵步,后脚紧跟其后,右肩膀猛的朝对方肚子上向右侧撞去,同时伸出左手掌贴着对方右勾拳内侧手腕。

由于黑色甲衣中年大叔大部分力量都集中在右勾拳上了,导致他整个身子的重心都落于右后方大概左脚后跟的位置上。

被李修元右肩膀这突兀的往右侧大力一撞,重心立刻被撞的朝右方偏移了过去,接着古装癖大叔被李修元撞的朝右侧倒飞了出去,落到地面上后又一路滑行了两米多远,腰部撞到木柱上后才停了下来!

李修元张着小嘴看着地上躺着的,半死不活的古装癖大叔,惊喜道:“我原来天生神力啊!”

这时,不远处门外也传来了众人的惊呼声!

“我没眼花吧?那位兵爷居然...被一下子打飞了?这小子是怎么做到了?”

“我没看错吧!这小子是个怪物吗?”

“这小子还是人吗?就这小身板,把那兵爷,给打飞了?”

“错觉,错觉,肯定是错觉!这小子怎么可能打飞这兵爷啊!”

“你扇我干嘛?你不会扇你自己的脸吗?”

“就是因为扇别人的脸才感觉真实嘛!咦,那兵爷什么时候躺在地上的?”

......

黑色甲衣古装癖中年大叔扶着痛的直不起来的腰,缓缓的站了起来,接着痛苦难忍的大声抱怨道:“哎呦,哎呦,我的老腰啊!你小子天生神力怎么不早说!”

“我也是刚才把你打飞了,才知道的!”

李修元略显尴尬的回道。

“看什么看?你们一一个欠抽是吧?还不快去上工,都他娘的想造反是吧?”

黑色甲衣中年大叔边喊边用右手托着右后腰,一瘸一拐的朝木门方向缓缓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