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强卖(1 / 1)

最快更新明末之成王败寇最新章节!

吴帆徽和徐彦琦来到的是三楼的雅间。

两人面临的环境,与西安府城的聚花楼的情形是差不多的,他们进入的这栋楼一共有五层,最上面的一层楼肯定是最为安静和清静的,也是花费银子相对最多的地方,不过富乐院与其他的青楼有着很大的不同,那就是其院落分为三进,有身份的人都到后面的院落去了,不会留在这第一进的院落。

与一般青楼所不同的是,从花钱方面来说,进入后面两个院落的,一般是不会花费很多钱的,而需要自己掏银子的地方,恰恰就是在第一进的院落。

毕竟能够进入到第二进和第三进院落的人,身份是不一般的,他们进入到富乐院,名义上是官方出面接待的。

楼道间依旧是站着不少青楼的姑娘,看见吴帆徽和徐彦琦两人在小厮的带领之下上楼,都是看着两人微笑,也有手里挥舞手帕的,但没有谁大声开口嚷嚷。

吴帆徽和徐彦琦两人的气质还是不错的,富乐院的姑娘见多识广,肯定是觉得两人不错的,所以才会有人挥舞手帕。

雅间是一个套间,外面类似于一个会客堂,面积不是很大,里间的卧室则显得更小,仅仅放下一张床之后,再也放不了多余的东西。

看样子这个雅间,条件之只是一般,不算是很好的。

吴帆徽和徐彦琦两人坐下之后,小厮面带笑容开口了。

“二位公子欣赏南曲否。”

徐彦琦看了看吴帆徽,没有马上开口回答。

所谓的欣赏南曲,则是点那些卖艺不卖身的姑娘,陪着吃饭喝酒,亦或是长袖善舞,让客人能够在轻松愉快的环境之下吃喝玩乐。

小厮是肯定要开口询问的,这是富乐院的规矩,若是换做秦淮河其他地方,小厮或者鸨母是绝不会开口询问的,一大堆的姑娘给你找来,反正掏银子是客人的事宜。

因为富乐院属于南京教坊司,而教坊司名义上说是负责乐舞演奏的,具有乐籍身份的教坊司姑娘,论身份其实就是演员,所以凡是到富乐院来寻欢作乐的客人,小厮的第一句话就是询问你是不是欣赏南曲。

这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而面对那些熟客,小厮根本就不会开口,要知道到富乐院来的人,很少会文绉绉的欣赏歌舞的,人家掏出大把的银子来,仅仅看富乐院的姑娘唱歌跳舞,还不如在茶楼去吃喝听说书的。

“小哥,先准备一桌酒宴,找几个歌舞出色一些的姑娘。”

吴帆徽的回答已经很明确,就是欣赏歌舞。

至于说欣赏歌舞之后,徐彦琦是不是有其他的想法,那就不是吴帆徽所需要关心的事宜。

小厮愣了一下,他本来是随口询问的,若是两位公子不回答,他就会马上离开,自作主张,做好一切的安排,毕竟这两位第一次到富乐院来。

酒宴很快上来,小厮领着四个姑娘,进入到雅间。

四个姑娘都是淡妆,着装也是统一的皂衫角巾。

一个姑娘的手里抱着文武七弦琴,一个姑娘的手里抱着古筝。

尽管说四个姑娘看上去都是很不错的,可惜她们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看见的笑容也是勉强挤出来的,而且站在屋子里面,有些不自在的感觉。

仅仅凭着这一点,吴帆徽就清楚了,这四位姑娘,绝非是什么南曲姑娘,恐怕是小厮临时拉来凑数的,要知道唱南曲的姑娘,气质是绝不一般的。

不管小厮怎么安排,这个时候,身为客人的吴帆徽与徐彦琦,就需要掏出来银子了。

这也是规矩,毕竟到富乐院来,是需要消耗银子的,这里的一桌酒宴,比外面寻常的酒宴价格高很多,譬如说外面同等的酒菜,最多也就是二两到三两银子左右,可这里面至少需要五两银子,而且概不赊账。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秦淮河被称之为销金窟,这个名字可不是随便得来的。

还没有等到吴帆徽有任何的动作,徐彦琦就从怀里掏出来一锭银子,放在了桌上。

这是一锭五两的银子,付酒水钱是足够了,不过姑娘表演的银子,尚未付出来。

如此的消费理念,在富乐院是不多见的,很多第一次到富乐院来的人,想到的就是摆阔,掏出大把的银子来,生怕被人瞧不起,要知道这是当着富乐院四位姑娘的面掏出来的银子,若是多掏一些银子,面上也是有光的。

小厮禁不住扭了一下头,但眼光没有看向徐彦琦,很自然的将银子收起来了。

收好银子的小厮,没有马上离开,而是跟着开口了。

“二位公子,第一次来到富乐院,小的该说说情况,四位姑娘一个时辰需要十两银子,若是还有其他的事宜,则是另外的开销了。”

尽管已经见过太多的黄金白银,可是吴帆徽还是被富乐院高昂的收费震撼了,一个时辰唱曲就需要十两银子,这若是听上两个时辰,岂不是要二十两银子,要知道二十两银子可以维持一个中等家庭一个月的开销。

而且有个规矩吴帆徽是知道的,那就是富乐院的姑娘演出,价格也是不一样的,若是名气很大的姑娘,一个时辰需要多少的银子,那就不好说了,且你愿意出银子,人家还不一定愿意见面和唱歌跳舞。

男人需要面子,在小厮看来,凡是到富乐院来的客人,都是将面子放在第一位,从未过问价格方面的事情,开口就是要富乐院最好的姑娘,岂不知最好的姑娘,哪里是随随便便就能够见到的,你就算是出再多的银子,人家不愿意,也是没有用的。

可惜小厮这次遇见的,的确不是一般人。

吴帆徽面带微笑,看了看小厮,他可不愿意做冤大头,白白的掏出来银子。

“小哥,你索性将富乐院的价格说清楚,我们兄弟若是能够承受得起,自然会掏出银子来,若是承受不住,也免得到了后面丢掉了面子。”

小厮再次愣了一下,脸上马上堆出了恭谦的笑容。

“二位公子欣赏南曲,南曲的价格分为三类,第一类每个时辰三十两银子,第二类南曲每一个时辰二十两银子,第三类每个时辰十两银子,二位公子的酒宴,一共是五两银子,二位公子离开之时,若是愿意给姑娘打赏,也是可以的。”

“哦,第一类的南曲,怕是我们兄弟想着听,也不一定能够听得到,是不是这个意思。”

“公子说笑了,不是能不能听的事宜,而是姑娘的确是没有空。”

吴帆徽挥挥手,从怀里掏出了一小锭的黄金,放在了桌上。

小厮的眼睛里面瞬间迸射出来不一般的光芒,能够掏出来黄金的客人,绝不是一般的客人,要知道黄金是很少见的,就算是士大夫家族,拥有的黄金都是紧紧的收藏起来的,能够随意就掏出黄金的人,肯定是大富大贵之人。

“公子,小的知道了,小的马上就安排好。”

小厮带着四位姑娘离开了房间,并未拿起桌上的黄金,而且将那一锭五两的银子也很自然的放在了桌上,作为富乐院的小厮,他当然是知道规矩的,也能够听懂吴帆徽的意思。

徐彦琦看着吴帆徽,有些埋怨的开口了。

“大人,今日是我想着到富乐院来的,可不能够让大人颇费。”

“说这些干什么,你到南京来了,就是客人,客随主便,难不成他日我到凤阳府去了,还要自己掏出来银子吗。”

吴帆徽一边说,一边将桌上的银子塞给了徐彦琦。

“好了,不用想那么多了,我们先吃饭喝酒,难不成姑娘不来,我们就这样干耗着。”

酒壶里面的酒是温过的,还带着一定的热度,要是时间耽误的长了,冷了就不好喝了。

吴帆徽拿起了酒壶,倒给了徐彦琦一杯酒,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

两人第一杯酒喝下,慢慢的开始吃菜。

小厮再次进来的时候,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好,而且眼角也出现了青色。

跟着进来的依旧是先前的四位姑娘,而且这四个姑娘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了,甚至脸上都没有微笑的神情了。

吴帆徽微微皱了皱眉,难不成富乐院也要霸王硬上弓吗。

果然,小厮再次开口。

“二位公子,这个、这个其他的姑娘,的确是没空了。。。”

小厮还没有说完,徐彦琦将筷子摔在了桌上,站起身来。

“什么意思,是不是看我们兄弟第一次到富乐院来。。。”

吴帆徽挥手,示意徐彦琦坐下,不用过于的激动。

“小哥,这是什么意思,你说明白就是了。”

小厮有些畏惧的看了看门口,接着开口了。

“二位公子,小的说的是实话,其他的姑娘的确没有时间,还请二位公子谅解。”

吴帆徽的脸上露出冷笑的神情。

“我们兄弟要是不愿意勉强,有该当如何。。。”

吴帆徽的话语还没有落下,门就被推开了,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走进来了。

“二位公子,富乐院有富乐院的规矩,既然已经安排好了,那就请二位公子付银子,若是对几位姑娘不满意,也请掏出银子来,富乐院自然会安排其他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