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归 来(1 / 1)

娇玉 新星起火 1205 字 15天前

初冬的早晨下起了薄雾,地上的白霜打湿了路面。

在京都往川省的官道上,一辆老旧的马车向南急驰,时不时传来“啪”“啪”的甩鞭声,可见赶马车的人有多急切。

赶车的人是个留着络腮胡的中年汉子,长的很是魁梧,身材也很高大壮实,脸上还有一道伤疤。

可能当时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伤口有点外翻。虽然不是很长,但看着也很吓人。

此时赶着马车的中年汉子只着一件褐色单衣,额头上还有细密的汗珠,显得与这初冬的景象格格不入。

由于马车赶的太快,车厢里很是颠簸,坐在马车里的人,双手死死的抓住车厢才能不被颠倒,却没有人叫苦叫累,就连被抱在怀里的小女孩都没有哭闹。

马车里一共坐着三个人,抱着女孩的妇人头上包着青色布巾,身着藏青色印花汉服和长裤,脚上穿着一双圆口黑布鞋。

在她的旁边靠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穿着深蓝色长棉袄,外面套着同色裹边马褂。

明显是清朝特征的长辫子,有些凌乱的拖在后背,显然有几天没有打理了。

男孩名叫杨善勇,是前明定远将军杨忠毅的次子,今年十二岁。女孩是他的妹妹,乳名玉娘今年六岁。

跟在他们身边照顾的人是夫妻俩,赶马车的人姓廖,以前是杨忠毅手下的千长,对杨忠毅很是尊从。

十年前,被杨忠毅赶出军营之后改行杀猪,人称廖屠夫。

抱着玉娘的是他妻子,杨氏兄妹称她为廖婶,本姓无人知晓。

此时的廖婶心中有些担心,小姐自从昨日头撞到马车上,醒来之后就一言不发,和以往的大吵大闹不同。

现在实在是太乖了,乖的让人怀疑是不是中了邪?

这也就是廖婶在心中的想法,她不敢问出来,看着怀里又在发呆的小姐,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得轻声安慰:“小姐,您吃点东西吧!吃饱了再睡一觉我们就可以停下来了。”

坐在一旁的杨善勇也跟着劝说:“是啊!小妹,天已经亮了,吃了干粮再睡一觉,我们就到地方了,不用再坐马车了。”

靠在廖婶怀中的玉娘,听着耳边二哥和廖婶的劝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杨善勇,她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生怕一闭眼二哥和廖婶就不见了。

直到杨善勇轻拍她的手,再次出声,才小声回道:“知道了,二哥。”

抱着她的廖婶听到玉娘的回话,忙从旁边的包袱里拿出一块饼子,掰了一半递到玉娘的手中,把另一半递给了杨善勇。

玉娘从廖婶手中接过这半块饼子,因为放的时间长了,饼子很干,也很硬。

玉娘却没有嫌弃,用力的咬了一口,放在嘴里慢慢的嚼着。

玉娘一边吃,一边想着前世的事。没错,眼前六岁的玉娘已经活过一世,前世也同现在一样。

被鞑子官兵追杀一路,保护他们兄妹的伯伯叔叔一个一个被官兵杀死,到最后就剩下廖叔廖婶夫妻。

由于前世不懂事,在逃亡的途中,因条件坚苦,吃不好睡不好,在路上发脾气哭闹了一路,引来了追兵害死了保护他们的人。

最后连廖叔廖婶也因为保护她而被官兵杀死了。

重生归来后,玉娘一直在想办法摆脱追兵,改变自己和身边人的命运。可惜,想了一晚上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再哭闹,不耍大小姐脾气。

想到这,玉娘又拿起饼子咬了一小口,放在嘴里慢慢嚼着,尽量嚼时间长一点少喝水,不然停马车下来小解也很浪费时间。

杨善勇见妹妹在吃饼,没有再嫌弃干粮难吃,再哭闹,放心了不少。

怕妹妹吃饼噎着把自己的水囊打开,递到玉娘嘴边,玉娘看着哥哥摇摇头,继续吃着手中硬的像块石头的饼子。

见妹妹不要喝水,杨善勇收起水壤,拿起自己的那半块饼子慢慢吃了起来。

干粮还没吃完,感觉马车惭渐渐变慢了,直到马车停下来,玉娘伸手掀开车厢上那厚厚的布帘,看到马车停在一处山脚下,已经不在官道上。

廖屠夫停好马车,掀开布帘说:“二少爷,大小姐,前面有条小溪,咱们下马车洗漱一下,顺便休息一会。”

玉娘下了马车,左右打量了一番,觉得有些眼熟。

前世他们也是在这个地方停留,休整。可惜,也就是在这个地方,廖叔廖婶被官兵抓到杀害。

玉娘害怕前世的事情重演,抱着身边的小包袱上前对廖屠夫说:“廖叔,廖婶,我们抓紧时间洗漱,把水囊装满赶紧上路吧。我怕鞑子会追过来。”

“大小姐,不用担心。我们离开西安已经三天了,那些鞑子一时半会儿追不过来。”廖屠夫一边用毛巾擦着脸一边说道。

玉娘心中着急,却不能言明。转身看到二哥,正奇怪的看着她。

玉娘快步跑到杨善勇面前,悄悄说道:“二哥,你相信我吗?”

杨善勇看了看正在溪边洗漱的廖叔廖婶,对玉娘点点头说:“我相信妹妹。”

玉娘听到杨善勇的回答很是开心,还是二哥最好。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照顾她,无论对错,只要是她说的,二哥都会照着去做。

玉娘拉过杨善勇,在他耳边悄悄说道:“二哥,鞑子官兵马上就要追来了,我们要赶紧离开。

现在把马车上的东西全部拿下来,再把马车拉到官道到上赶走。这样可以引走那些鞑子官兵。”

杨善勇虽然愿意听妹妹的话,但是他还是有些怀疑,妹妹怎么知道鞑子会追过来了?

再说把马车赶走,那他们不是更危险吗?走路哪有马车快。

杨善勇是个直肠子没心机的,更何况是对自己妹妹。心中有了怀疑,自然也就问了出来。

玉娘一边去马车上拿东西,一边对杨大勇说:“二哥,我们的马车再快,也只有一匹马,日夜不停的赶路,人受得累,马也受不了,迟早会被鞑子追到。

现在把马车赶走,引鞑子们追过去,我们拿着行礼躲到山上去,就算他们发现上当,再回头找我们也要半天时间。

到时他上山搜查不能骑马,再加上半天时间的缓冲,再想找到我们就难了。”

杨善勇听了玉娘的解释得有理,忙上前去帮忙推马车。

两个小孩好不容易把马车推到官道上,玉娘拿起手中的马鞭,对着马/屁/股狠狠的抽了一鞭,马儿吃痛,仰起前蹄,嘶叫了一声,向前冲去。

等廖屠夫听到声音跑过来时,马儿已经跑远,看不到马车的影子。

廖屠夫不解的问道:“大小姐,为什么要把马车赶跑?没有马车,我们要怎么上路?”

玉娘扔掉手中的马鞭,对廖屠夫说道:“廖叔,我们不坐马车了,现在收拾东西马上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