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雨中的山洞(1 / 1)

山风呼啸,雨声哗哗,山洞里却安静不少。

咕噜、咕噜。

轻轻的流水断断续续的浸湿地面,本就昏暗的山洞渐渐潮湿。

一阵山风吹来,带着不少冷意,宇智波秀的心也凉了下来。

他很不喜欢这个环境,有种进入囚笼的感觉,仿佛随时会有人出现在洞口,收割他们的生命。

“为什么会这样?”他心语。

只不过是和族人外出任务,却意外碰到大批云隐忍者。

结果,他们被冲散了。

或许是命运的安排,与他一起逃跑的竟是宇智波鼬。

两人躲过一次次追击,最终在傍晚迎来降雨,云隐的搜查力度降低不少,得此机会他们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好不容易找到这个隐秘的山洞躲进来。

“若非天降大雨,现在可能已经被云忍抓获。”宇智波秀心叹。

穿越到火影世界十多年了,从最初修行到现在,他经历过各种战斗,也见到过各种死亡,有敌人,更有朋友,但始终都不能像其他族人那样在刺激下开启写轮眼。

宇智波有人不能开启写轮眼很正常,可他的家庭不一样。

父亲、爷爷都是族内有名的精英上忍,处在这样的家庭中,他就是一个另类。

一直以来,父亲和爷爷对他的表现很不满意,好些族人看向他的目光也充满鄙夷。

为此,他曾怀疑自己是捡回来的,并向父亲道出疑惑,结果被狠狠打了一顿。

脚底传来丝丝凉意,流水已经漫到脚下,整个山洞里能立足的干燥处没有多少了。

他后退几步,靠在石壁上,瞥向一旁抱膝而坐的鼬。

年仅八岁的鼬,不久前开启了写轮眼,能力本就在同龄人中拔尖他,得到写轮眼更上一层楼,因而不管在宇智波还是木叶都小有名气,惹人羡慕。

在原时空,鼬参与了宇智波的灭族,尽管知道这一切的根源不是鼬,可在最初见到鼬的那几年里,宇智波秀内心对鼬充满敌意。

尤其因为自身的平庸,这种敌意更盛、更复杂。

直至九尾之乱后,他在废墟中发现一枚形似核桃的黑色事物,碰触后融入身体,进而得到小助手黑核桃,并在它的指导下修炼太阳仙术,这种心态才渐渐改观。

如果说曾经的他对宇智波的命运悲哀和无力,那么得到小助手和太阳仙术的修行方法后,他就有了改变这一切的想法,不再悲观。

“一定要改变宇智波……”他闭上眼睛,在心底呼唤道,“黑核桃。”

“我是一颗孤独的种子。”小助手黑核桃浮现在脑海中,这是它惯用的开场白。

随后,一排排光亮的字迹在旁边显现出来,形成他的属性面板。

姓名:宇智波秀。

年龄:19岁。

忍术:5。

体术:5。

幻术:0。

太阳仙术入门:99/100。

查克拉属性:土、火、阴。

综合评定:普通中忍。

忍术、体术倒罢了,作为宇智波族人,在这个年龄还不能使用幻术,对于自身资质的平庸,他已经懒得吐槽。

从修炼太阳仙术开始,每积累八天就会增长一点,时至今日,他已经得到99点,最后一点也完成了七天,就差最后的一天。

尽管太阳仙术的修炼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可他并没有感觉到身体的丝毫变化,仿佛一切都只是在不知不觉中积累,唯有入门才能得到真正的收获。

“仅仅是入门就要八百天……后面的一步步又该需要多久?”宇智波秀心语。

小助手黑核桃是神秘的,太阳仙术听着也很神秘,他很期待完成太阳仙术入门会有什么变化。

“呵,普通中忍啊,黑核桃的评定果然精确。”宇智波秀自嘲,在逃到这里的过程中,年幼的鼬可是主力,数次将他从危险中救出。

以他现在的实力,绝不是鼬的对手,这让他有种白活了多年的挫败感。

“写轮眼对忍者实力的增强显而易见……”将这些念头甩去,他睁开眼,开始思考两人的状况。

且不管云隐的真实目的,以现在的情势,处于包围圈中的他们迟早会被云隐找出来,下雨只是延缓时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这么一来,摆在两人面前的似乎只有被云隐抓获或死亡两条道路,而骄傲的宇智波族人不可能被俘,所以他们的路只剩一条。

“鼬不应该死在这里,难道是因为我的到来出现了偏差?”宇智波秀心疑,和鼬数次经历生死,他已在心底接受了鼬。

这个时候,他不希望自己出事,也不希望鼬出事。

虽说太阳仙术的改变不远了,可能不能解决眼前的问题还是个未知数。

强大不可能一蹴而就,如果没有打破平衡的强大力量,两人就无法安全离开。

至于有没有人暗中保护鼬,他也说不上来。

“生命是什么……”鼬低头看着越来越近的一滩水,像是自言自语。

“这孩子,也不知道他已经思考多久了……”宇智波秀无奈,突然有了一个想法,禁不住眉头一挑,“生命会诞生,生命会死亡。”

鼬抬起头来,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有些疑惑道:“生命为什么要争斗……”

宇智波秀摇头,坚定道:“我不知道,但如果能阻止纷争,我愿意出手。”

此时的他实力比不上鼬,却摆出一副强者姿态,有着小助手撑腰,说出这种话的他一点都不脸红,只是在心里微微惭愧,毕竟照搬了止水的话。

鼬身体一震,眼前的前辈有些不认识了。

“我也愿意!”鼬认真道,在这一瞬间,鼬的眼里迸现奇异的光彩,那是一种看到同类人的眼神,哪怕山洞中昏暗都看得清楚。

“永远不要对族人失去信心,因为他们都深爱着你。”宇智波秀心喜,和鼬处理好关系,这对宇智波的未来很重要。

鼬有些奇怪的点了点头,继续低头看着眼前缓缓蔓延的一滩水。

明天还要应对云隐,为了更好的逃跑,两人没有再说什么,各自休息。

雨一直在下,山洞里轻微的流水声也不曾止歇。

不知睡了多久,宇智波秀感觉十分安静,猛的睁开眼。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山洞里的流水声早已止歇。

洞口微微发亮,距离天亮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