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1 / 1)

“啪”,身份证被退回到柜台上!

“干嘛?”

“查询不到李平的名字!”漂亮的值机小姐对一脸疑惑的李平说。

“啊!不会吧?丁总的机票不是办完了吗?我们一块买的票,我没买到?“李平看看表,着急的说。

“确实没有,如有疑问,请到对面咨询台。现在请您尽快离开,谢谢!”

值机小姐视线越过她,直接投到后面,用职业的声音说,“下一位!“

李萍很尴尬,无奈拿起办好的丁总机票,身份证,又拿起柜台上自己的身份证,转身走向站在队伍外面等候的丁总。

她有些生气,三天前丁总跟她要的身份证,说让综合办给统一买票。当时她还沾沾自喜的想,跟老总出差就是好,有人侍候了。

还有一堆事,那些闲事不用自己管,可以专心审核那些要带的产品标书了。李平特别高兴,尤其这次出差是院长亲自点的名,又是和总经理一起出差。

即然老总说要亲命人买票,自己就省了操办,也没再去询问,直到刚才主动跟丁总要身份证去办登机牌之前她都没问过丁总。

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现在距值机仅剩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有谁能预料到,自己竟然才知道公司没给自己买票!她觉得被戏弄了,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

她脸色煞白的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机场大厅正抬着头,悠闲自得的四处浏览的丁总,气就慢慢的鼓满了肚子!

当李平气乎乎走向丁总,把身份证举到他面前质问,“为什么没有我的票?”的时候,丁总一愣,“我把咱俩的身份证都给她了!”随后又轻描淡写的补一句,“可能她忘了买吧。”

“给谁了?让谁买的?为什么偏忘了我的?”

一连串的逼问,使丁总眼神有些慌乱,“米小女啊!“

“又是她!那为什么没给我买?”李平强调了一句。

“不可能啊,我告诉她了,你查了吗?”

“刚查完!你的登机牌给办好了,我的身份证却被甩出来,说系统里查询不到我的名字,没买票!”李平说话的声音又严厉又大声,好像即刻就要爆炸的样子。

丁总皱起眉看看她,表情黯淡下去,小声嘟囔着说,“我现在打电话让她赶紧买!“

“马上就值机了,还赶趟儿吗?”李平用白眼盯着丁总,压着气说。

“应该能买到,这个季节去云南的人少,肯定还有票!“

随即,丁总从裤兜里掏出电话飞快的按了号就打。

过了有一分钟,丁总手机响了,他接完后如释重负的告诉李平,票买好了,并用眼神示意她去办登机牌。

这么快就买完了,干嘛非得整这一出,还要等到这一步?让她出丑难堪呢!

李平看着丁总那张若无其事,似乎啥事儿都与他无关风平浪静的脸,脾气火山一样,不可抑制的爆发了!

她上前一把拉过立在丁总脚边自己的旅行箱转身就往出口走,并回身飞快的把丁总身份证“嗖“一下冲丁总扔了出去,由于用力过猛,身份证飞过丁总,在他身后十几米远处落地又在大理石地面上滑行有两米才停下来。

丁总似乎被这突然的一撇吓住了,呆了一瞬,极镇静的一声不吭走过去捡起身份证,又很自然的把它放在自己上衣口袋里,并用手在兜外面抚抚平。

然后他转回身看着她愤怒的背部,不理解似的压低声音问,“你上哪去?还不去办登机?”

“我不去了,既然票都没给我买,你自己去云南吧,我现在回去了!”

“别走,刚才米小女来电话说买上了!“丁总又强调一句票买上了。

李平不用看,就知道丁总在众目睽睽目光注视下的窘迫,确定他内心肯定恨不得冲过来跟她大吼,但她知道,他不敢!

李平听到了丁总说的话,但一时气上头刹不住车。肚子鼓鼓的,感觉头要涨的爆炸,不想说话,也不理丁总在后面什么状态,不管不顾的急急走出大门,完全失去了往日的优雅风度。

此时的她,跟她平时最看不上的米小女一模一样。

李平走出大门,被迎面的冷风一吹,有些清醒了,便按着急速跳动的心脏停步站下来,但还是执拗的不回头。

她觉得委屈,觉得像被人给独自一个晒在了沙滩上一样!

站了一会儿,李平能够反省自己了,她用心听听后面,没有听到追赶的动静。李平想,他肯定不会追出来,那么爱面子的人。同时也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分,又站了两分钟,李平下决心式的转身拉着装满行李箱的标书往大厅走去,路过丁总时目不斜视,直接去办理了登机牌。

她还在生气,办完了票,没跟丁总打招呼,自己就直接去了安检口,直到登机,飞机平安降在机场,都没主动跟丁总说过一句话,装了满满一箱的资料死沉的箱子,也是自己拼命拿走的。

这次她是代表研究院跟自己所在分公司总经理,他们一起来上海创业的头,丁总,一起去开全公司一年一度的销售会。她这是第一次参加,这也是他们公司成立以来第一次的销售会。

会议具体什么规模什么形式她都不知道,也没好意思问丁总,又因为跟丁总赌气现在还是不想问,但又不知道机场出来后找谁?有没有人来接站?便默默地跟在丁总身后,他到哪儿自己到哪儿!

她心里很懊恼自己,“嗨,就这样要妥协了,真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