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可疑的任务 求推荐票(1 / 1)

毒箭 浊酒老仙 1172 字 14天前

1937年,日军挥兵南下大举进攻中国黄河以南的地区,国军奋力抵抗但依旧没有阻挡住日军的铁蹄,日本扬言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眼看就要得逞。

8月,迫于战争原因,黄埔军校这所当时最好的陆军军官培训学校被迫迁移南京,毕业生提前分配,紧急奔赴前线。

张松正也是这一期毕业的学员,但他却没有和其他学员一样分配个好去处,也没有被学校通知再次入校“深造”,而是被滞留在南京的一家旅馆,进行所谓的反思。

之所以滞留不是因为他各科成绩拔尖,而是因为他连续留级三年,至今都没有通过毕业科目的考评,教务处拿这种资历比教员还老老的学员也没有半点办法。

这些人都是党国的精英,民族的脊梁,开除学员那是要蒋委员长亲自签署命令的。学员毕不了业除了有学生的责任,也是学校的责任,这种事情报上去,对谁都没有好处,上层中自然没人愿意为这种小事被蒋校长痛批一顿。

南京城的下午微风和煦,阳光明媚。

威廉宾馆,此时的张松正手持着高脚杯细品着红酒,透过窗户看着街上来往的行人。一米七八身高,黝黑的皮肤,健硕的肌肉,他看起来更像是身手敏捷之人,谁会想到他是一个毕不了业的军校学渣。

大学六年,他偷奸耍滑想尽一切办法使各科成绩都不及格让自己迟迟毕不了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躲避这场无意义的战争,躲避无意义的剿匪。

他这样的业务能力,黄埔的教员都对他失望透顶,黄埔的学生以他为耻。没有人在意他的前途,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他在学校的存在感却极低。

但可笑的是他瞒过了所有人,却没有瞒过他的导师章宁。

章宁很清楚张松正的能力,正因如此才将他从长官部保了下来,安排他留在了南京。用他的话说,张松正就是一只喝醉的疯狗。

南京街头相比于几月前行人少了很多,来往的多数是各地赶过来的军队,看军服的颜色可以确定是中央军。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远处的玛丽卡酒吧依旧歌舞升平,进出的都是军官政要,似乎没有为大战来临做半点准备,这酒吧听说是长官部某位高官的私人产业,背景深厚。

想到这些发国难财的王八蛋,张松正也是一阵叹息……

“叮……”一声嘶哑的电话声响起,打破了房间的宁静,这时候谁会来电话?张松正眉头一皱,似乎觉得这通电话来的不是时候。

“喂!……是!……”电话的那一头的声音有些低沉,来电的正是他导师章宁,也是黄浦军校学员处副主任。

“……据可靠情报,日军已经准备进攻上海,也很有可能西进,随时会进攻南京城。现在有个棘手的问题,我军可能出现了叛徒,而且这个人可能掌握了城防图。”章宁的声音有些怒火,似乎对这些守城部队的警惕无比失望。

张松正:“大战在即,居然有这种事,军统这群废物,先前怎么没早发现!这叛徒是哪个部队的……”

章宁:“如今南京城大大小小十多个师,鬼知道是哪部分!知道就直接抓人了,还需要如此大费周章吗?你是生面孔,安排你去绝对是最好的人选,守城军官没人认识你,更方便你执行任务。

今晚八点,玛丽卡酒吧!他们会可能会接头。

武器弹药早就为你准备好了,就藏在床底下。你务必要完成此次任务,毁掉城防图,不能有任何闪失,别再给我装孙子。完成任务后,我自然会派人联络你。”

“是……是……请老师放心!”张松正一脸严肃,站的笔挺,对于导师他无比尊敬,他的命令从未违抗过,不过这一次他产生了质疑。

这种事本应该是特务处的拿手戏,而今却把烂摊子丢给自己,特务处却躲起来了。

这样的任务是一个“生面孔”三个字就可以敷衍过去的吗?

如果是临时发现,这早早备好的武器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章宁能掐会算,早就知道军中会有叛徒?

这世道卖儿鬻女之人比比皆是,更何况一个导师……

是真有任务还是想借机除掉自己,张松正都拿捏不准,但党国如果要除掉自己,也至少需要一个理由啊?难道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吗?

张松正不傻,知道这件事肯定没那么简单,但军令如山,吃着党国的饭,那就得为党国尽忠。

缓慢的挂下电话,俯身便看到床底下的牛皮公文包,公文包中有一把勃朗宁M1910和五十发子弹。

他看了看手表,把玩起手枪,距离七点还有三个小时,他需要提前到达酒店熟悉环境,找到合适的位置观察来往之人,这是最特务最基本的业务能力。

……

七月的天气比较炎热,但玛丽卡酒吧装了吊扇而且还是一楼,极为阴凉舒适。

张松正身着一身灰色中山装,戴着圆框眼镜,手里拿着一个发黄掉皮的公文包,看上去像是公司里的文员或者政府的底层职员。

他点了杯啤酒,拿了一份报纸,选了靠门口的一张桌子,乘机观察着进出的每一位宾客。

这个位置极好,进出之人他能轻易清楚,但想要别人注意到他这个角落,确实需要特地费心思。更何况张松正打扮了一番,现在看起来就像是老实巴交的公司职员,这样的人政客、军人、妓女都会避而远之,不会轻易前来打招呼。

盯梢这种事是个需要眼力、思维和智慧的活,需要从陌生人最细微的表情和动作之间感受对方的心理。

人会有思想、情绪、性格、感觉,如果他伪装或者演绎的不够完美,他就会暴露真实身份。

当然这或许是一种猜测,但经验告诉张松正人等的人已经来了……

酒吧中更有八位客人,一号桌四位女人搔首弄姿,媚眼如丝,显然是没找好今晚的“新郎”。

五号桌的男子时不时桌下的骚扰和摩擦对面的女子香脚,眉目传情,这样的情况告诉他这是情侣或者姘头。

九号桌和八号桌分别是一位男子,很难判断谁不是接头之人,但八号桌那位双腿张开且外展,显然是经常穿木屐所致。

至于九号桌那一位,表情严肃,额头上深深的印痕告诉张松正此人绝对是位军人,只是面生的很。

难道是这两人想要交易?张松正不动声色,在没有见到城防图之前,一切行动都意味着任务失败。

“不对……”门口突然进来一人,虽然是便装,但一看就是军人,而且此人有些面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