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失忆(1 / 1)

言容 长安落雪扶桑 1052 字 14天前

年前生了一场大病,病好后整个人都怏怏地,提不起一点儿精神来。元常觉得这很不是办法,于是变着法儿的让我开心。

先是高价请了城里有名的戏班子来府里唱戏,几日不见我提起兴趣,以为是我腻味了,于是又换一个戏班子。到后来,一日换上一个,一日换上一出戏,大把大把的撒着钱,搞得整个长平城沸沸扬扬。

我曾委婉的向他提过不用再请戏班子了,但不知是否是我提的太过委婉了,以致他没听懂我在说什么,依旧每日如此闹腾。我便索性不管他了。

有一日趁着他进宫办事儿了,我躲在房里看书,没去看戏,窗外锣鼓声声,我听着只觉得厌烦。

许是我这个举动让元常觉得我真的很是很不喜这些东西,自那以后再未叫过戏班子,我总算是落得几日安静。

长平城内这阵风总算停了,可元常又掀起了另一阵——他寻了长平城内最好的说书人,轮番来给我说书。

我被他阵势吓傻了,可能他这次是动真格的了,我现在没办法劝得住他。

元常是一国之世子,他本是该专心于治国之策,而不是这些琐事。

锦湘在我病好清醒点后,曾有一次和我闲聊。说我是两年前不知从哪儿被他家世子带回来的。我来之前她家世子整日都待在王宫,忙的饭都顾不上吃,我来之后世子都待在世子府,我在床上躺着足足有一年,这一年来他守着我几乎寸步不离,头几日连王上召见他都不肯进宫。

在我清醒的前几天,拉着他的手说糊话,好长一大堆,她只听见一句,什么“有你陪在我身边就够了”。她还很夸张的说,她看见她家世子眼角含泪,不知是高兴我说的话,还是高兴我兴许要醒了。

她又说她照顾他家世子有十年了,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可见他对我多上心。府里都私传,也许我就是他们未来的世子妃了。

她一个人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我突然打断她:“笑着问她,你家世子寸步不离的守着我的时候,你是不是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家世子呢?”

她忽的脸红了,不知所措,吞吐的最后对我说了一句:“我家世子是我见过最好的人,姑娘您……您可要珍惜他。”就慌忙的跑了出去。

我笑了一声,继续躺着。

我倒不是嫌锦湘话太多,而是心里烦闷。其实我并不知道元常为何要待我这样好,这场病叫我在床上躺了有一年,病好后不再记得从前的一点儿事了,怎么都想不起来。元常也给我找了许多大夫,连宫里的御医都请来了,又遍请天下名医,都说我是因病所致。

我暗自惊叹什么病如此厉害,所以趁元常不在,逼问了一个照料我病的太医。

太医无奈给我甩了这么几句话:“姑娘您躺着是当然不知道,世子刚带您回来的时候,您是九死一生啊。世子用最珍贵的老参给你吊着命,便请天下名医郎中。最后可是我们二十几个太医综合了几百张药方,一点点给您解的毒。世子不让我们告诉姑娘,是怕姑娘知道后感伤,姑娘您就体谅体谅世子苦心,不要再问了!”

我到此刻才得知原来我是中了毒,失忆也许是解那毒留下的后遗症。这太医果然不是白当的,先不说解毒有多高的医术,就冲对我说的这番话,看似什么都没说,却又什么都说了,这可不是人人都学的来的!

我只是元常从外面带回来的,他是一国世子,待我却这般好,我想不通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的身份不简单?可我若不是高贵为一国王上,他何至于对我如此上心?

所以某个夜晚,我心不在焉的问他是从哪里把我带回来的。彼时他正在批公文,听见我这样问,愣了一会儿,而后放下书卷看着我,笑了,回答说:“凤山,我奉父王之命出巡,探查民情,在凤山附近遇到刺客,是你救了我,你病倒后,我就把你带回来了。”

我顿时来了精神,想着索性把话问清楚了,免得我整天在这蹭吃蹭喝蹭住心里难受:“所以你帮我治病,待我好,只因我救了你。”

“嗯。”他复拿起书卷,轻声回答。

我突然很委屈,说不上为什么,又问他:“没有别的原因了?”

他抬起头,似笑非笑的问我:“不然呢?”

我又气馁了,双手撑着头,怏怏的回答他:“元常,别拿我开玩笑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可能那时候我自己都等着别人来救,怎么可能会去救你?而且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吧,以你的武功,什么刺客伤的了你,用得着我救吗?”

他看着我,低头执起笔,轻笑一声:“原来你知道。”

我放下手,抬头问他:“那到底是在哪里把我带回来的?”

他这次很认真的回答我:“出行的目的是去凤山寻一味药给父王,你那时候住在凤山,所以遇见你了。”

他认真了,我也认真了,回他:“那时候只有我一个人在凤山吗?”

他点点头,又说:“确实只有你一人,我当时很佩服你一介女子怎么会有如此魄力一人待在凤山。毕竟在凤山六日也算相识,你病倒后就把你带回来了。”

我又急着问他:“那你可知我一人在凤山做什么?”

“不知道,”元常低头看书,“我那时候除了知道你名字是容惜,家中父母双亡之外,其他一概不知。但我想凤山是六国有名的药石之山,你当时身上带病,许是去寻药治病的。”

“是吗?这样你就肯救我了?”我有点沮丧,“没别的原因了?。”

“哦,对了,”元常放下书卷,笑道,“在凤山,你还和我说……”

我当时只觉得许是什么很有价值的话,只顾着问道:“说什么。”

他凑近我,近到双方都呼吸可闻,我觉得自己心跳变得有点快,呼吸有点急促,我看着他,他慢条斯理地回答我:“说……你想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