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曹聪新发现 推测被反转(1 / 1)

周日,贾雅雅再约我去她那,我说要准备演讲稿,还是没去。

有了一次上当,不会再有第二次。

她说有证明给我看,不知道是什么证明,不想看,也不敢看。

我带着小白去了曹聪那,曹聪说有消息告诉我,且今天就他一个人值班,比较方便。

所以我才带上小白,现还不能让它独自在家里待着,预防相思病复发。

去时已快晌午,点了几个炒菜过去,算是请他吃饭。

曹聪说:“今看到张泉坐董事长车走了。”

我以为啥大事的。

曹聪却不这样认为:“你不觉得就张泉这芝麻大的官能坐上董事长的车?”

“估计是搭顺风车吧。”

曹聪摇摇头:“就我从听来的判断,借胆给张泉他都不敢搭这顺风车。”

“那你以前看到有人坐过董事长的车吗?”

“难得见到董事长,更难得见到他还顺风车带人的,这是第一次。”

“那你的意思是?”我好奇问。

虽是周末他一个人值班,但警惕的他,还是本能地转头环顾左右,见没人并细声道:“我感觉张泉和董事长有某种关系。”

“何以见得?”

“我之前就有这样的推断,你看啊,当初贾山明还在企划部时,只要是呆在这公司的,无论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爬的,按贾山明的性格,换谁不知道他是闲总特别照顾的老乡。

“只要有点积极向上的人都会把热脸贴上去,可张泉却拼拼不是这样,反而是带有火药味的针锋相对。

“你说,就张泉那小毛驴,他何来那么大的胆,而且按照贾山明那性格,早找借口把张泉端了,何来一直在面前碍眼。”

就曹聪这番话,我顿时起敬,对他刮目相看,想想自己当初被开除的遭遇,还不是贾山明看我太碍眼。

我敬佩道:“兄弟,让你看大门,委屈你了,有朝一日发迹了,定带你一起飞黄腾达。”

曹聪歉意笑笑:“就盼着兄弟腾达,好让我也扬眉吐气。”

接着曹聪又悄悄说:“听说董事长生活非常不检点,到处沾花惹草,人品极差,真是十恶不赦,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但大家对闲总却给予很高的评价,且寄予厚望,希望有朝一日能接替董事长的位置。”

我纳闷不解:“这些消息你从哪得知的?我咋一点没听到。”

曹聪没理,接着还提出一个大胆的判断:“我感觉董事长和闲总关系不是融洽,且听说现在闹的不可开交,董事长可能想鱼死网破,你要站好队,防着点。”

“站好队?”我费解,洗耳恭听。

曹聪说:“为什么说祁董和闲总不合,我感觉张泉和贾山明分别就是祁董和闲总的缩影,或就是他们交锋的一个前沿战线,其实很容易看的出来,张泉和贾山明都在抢地盘争夺市场,说白了其实我感觉更像是祁董和闲总抢地盘。”

我一头雾水,我说:“市场都是他们的,又没分开,为什么祁董和闲总要抢,没有这个必要吧?”

曹聪说:“抢地盘,说白点就是抢话语权,就是去那地盘的人以后为谁所用,为谁说话,投谁的票,张去了肯定站祁董这边,贾那肯定是闲总那边了。”话毕继道,“总之祁董人品极差,知道这么回事就行了,要站好队!”

“上次给我们颁奖不是感觉挺好的。”我不解问,确实无法往人品极差上面联想。

“领导这点伪装的能力都没,那哪还是领导?他们都是身怀绝技,玲珑八面。”曹聪再次解释道。

“那闲总也是这样的?”

“怎么说呢,领导都是演员,那逢场作戏的能力肯定都有一套,没法,这都是职场的生存法则,不过我感觉闲总为人实在,谦卑随和,且处处为我们基层着想。”

没接触过闲总,所以没法对他判断,只能是曹聪灌输的印象。

我们又聊到了张泉和董事长的关系,曹聪表示肯定不寻常,并认真道:“董事长那人品,有几个私生子那也是很正常的,现集团上层领导都挺反感祁董的,但他大权在手,大家只能忍气吞声,不过最近非常异常。”说的很是神秘。

“这些不是我们关心的,我就是想把这个虎彪一伙揪出来绳之以法。”

曹聪道:“这关系可大了。”

“怎么讲?”

“之前我判断虎彪是董事长的私生子,我感觉张泉也是。”

“那就是?”我这才反应过来,吃惊的没敢说出来。

想着张泉说和虎彪一个院子长大,他们身上有那同样傲慢的性格,和要除了我这个他们共同的后患,感觉还真有可能,那董事长颁奖给我留下好印象,难道是欲盖弥彰?

“莫非他们就是一伙的?”我把吃惊的话还是说了出来。

“对,他们就是一伙的。所以我们必须要防着他们,他们是我们的敌人。”

我错愕不敢信。

曹聪还透露说:“顺利的话不久可能会升职,上面已经找我谈过几次话了,可能会升为办公室副主任,保安队队长。”

我听后非常为他高兴,这样的人才换我是他领导早提拔他了。

我恭喜道:“兄弟,终于苦尽甘来了,好好努力,继续加油,等你提携。”

他却叹着气愁眉苦脸:“还不一定的,上层太乱了,水深火热,你都不知道,前两天听说他们现都彻底闹翻了,那种凶猛的风浪,自己到时怎么被拍死的都不知道,还是基层比较自在。”

“这有啥担心的,太顾虑了。哪个公司都是这样的情况,但领导的事自有领导去应付,我们不需要瞎担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没有问题。”

我安慰着继道,“再说谣言都不可信,这以讹传讹的,到我们耳朵就已经芝麻变地球了,我咋一点都没察觉?”

曹聪指着24小时行为监控,道:“最近这个帮了大忙。”

不知道是啥,感觉挺神秘,但没兴趣进一步想了解。

曹聪又道:“事肯定是真的,矛盾也早就有了,且现在都白热化了。不过也确实不需要瞎操心,反正知道你我是一条线就行。”

“一条线啥意思?”

“就是我们都站在闲总这边就行了。”曹聪认真解释。

“可闲总是贾山明的老乡,我咋就到了敌人的阵营?”我困惑很是不解。

“领导嘛,肯定都是有个性的,不能把个性看成领导的敌对行为,否则所有的领导都是我们的敌人了,而且我感觉贾经理相对张泉要好很多,最起码不会人面兽心,防不胜防,再说贾经理不是和虎彪一伙,何来是敌人的阵营?”

我略点点头。想想张泉若真把任语梅无故的赶走,那确实也不比贾山明好哪,我多少还确实有错的,而任语梅工作那么认真积极,肯定是看她不是自己的人,直接赶走了。

不过张泉救过我一命,且还明确说了他不是我的敌人,所以我不想卷入这个领导纷争中去,我只想把虎彪一伙揪出来就行。

“队肯定是要站的,人在屋檐下,不得全由自己,再说我们也没有啥选择,谁在理谁胜算大我们就跟谁。”

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