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包拯的橄榄枝(1 / 1)

陈元听的错愕,原来清原以前也是一个愤青。心中很是不解的问道:“他既然从少林寺出来了,为什么还留着光头,穿着袈裟?”

庞喜说道:“有一次他师傅找到了他,要带他回去接受少林寺的处罚,清原当然不愿意回去,动手和他师傅打了起来。他师傅既不让路,也不还手,被清原连打几十拳,死了。临死前他师傅说,清原永远是他最好的徒弟。所以清原不脱下袈裟,他可能忘记少林寺,却不能忘了他师傅。”

陈元听着摇头:“既然还有师徒情分,为什么下重手杀人呢?”

王伦的眼睛看着庞喜:“他师傅身上致命的伤,好像是庞总管打上去的吧?”

庞喜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意:“是,当时那老和尚堵在门口,对清原说,人生总会遇到一些不公平,就像清原动手打他一样,他心中也很气愤,可是,面对这些挫折的时候,要淡定。我想看看他有多淡定,所以就从后面给了那老和尚两拳。”

王伦放下酒杯:“说实话,我在这件事情上也瞧不起少林寺。他们当时很多人看见你偷袭了,只是因为你是太师府的总管,他们知道就算交给官府也拿你没办法,所以居然给清原安上了杀师的罪名。”

庞喜看着王伦说道:“这些所谓名门大派就是这样,掉面子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做的。”

陈元听的摇头:“真没想到,原来他也不是那样坏。”

庞喜给自己倒了一杯:“他若真的是十恶不赦,展昭和白玉堂那些开封府的捕快怎么会让他在汴京待到现在?”

杨文广这时候站了起来:“就算清原不来,我们几个也该庆贺一下,说真的,当初耶律洪基让人使出车轮战的时候,我真没想到自己还能活着回来,庞总管,敬你一杯酒。”

庞喜马上端起杯子:“其实我们应该一起敬陈掌柜才是,耶律洪基那几千人马就把咱们逼入绝路,差点没跑出来。可是出了城门之后,耶律缕伶带着上万人拦住我们的时候,我当时真的以为完了咱们谁最厉害?陈世美最厉害一家一张嘴就从一万辽兵中杀了一条生路出来,来,我们一起敬他”

众人一起起哄,架起陈元,陈元很是不快的说道:“你们这些人就是混账,知道那是我伤心事还拿来说,莫不是想让我哭上一场你们才如意么?”

酒过三巡,众人也都放开了,当日的种种惊心动魄,今天回味起来却又是另一种滋味。他们一个个脸上带着醉意,这场酒显然喝的十分尽兴。

陈元最后对王伦说道:“王大哥,你那个货行如果自己撑不下去了,兄弟和你一起撑,或者你卖我给,放心,我绝对让你亏本的。”

王伦听的心头大喜,那货行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是个鸡肋一般,陈元肯接手他是求之不得:“那我就多谢了兄弟,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陈元忽然放低了声音说道:“王大哥,别怪我多嘴,咱们踏踏实实做点买卖,比什么都强,你那些理想,还是不要做了好。”

王伦想了一下:“事在人为,世美,若是真有那么一天,你会不会来帮我?”

陈元拍拍他的肩膀,既然话不投机,就不要再说了。陈元只是说了一句:“只要我能,我就会帮你活下去。”

王伦叹了口气:“如此也罢,多谢了。”

这一场酒席是陈元来到大宋之后喝的最舒服的一场酒席,人家说心情好了就能多喝一些,这句话是真的。陈元不知道最后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客栈的。

反正他记得的事情就到王伦说的那句话为止,以后发生了什么他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黎明,头痛的厉害,他从床上爬起来,看见菱花就睡在自己的身边,床下还放着一个大盆,显然是给自己呕吐用的。

粗粗的喘了两口气,菱花被惊醒了过来:“相公醒了?现在天还没亮,你再休息一会吧,是不是想和茶水?我去给你倒。”

陈元低垂着脑袋,只感觉胸口很是难受,无力的点了两下头:“好。”

菱花起身去烧热水。这个年代是没有暖水瓶的,所以想喝热水要现烧菜可以。像客栈这种热水需求量比较多的地方,往往提前烧上一锅,然后放在炭火上保温,用的时候只要简单的加热一下就可以了。

没有等太长的时间,菱花提着一壶热水进来,给陈元倒上茶叶,又放了两颗冰糖在里面:“糖茶水解酒,你喝一些会舒服一点。”

这就是有老婆的好处,在自己不想动的时候她会给自己端来茶水。陈元喝了两口之后,虽然心里还有些空空的感觉,但是嗓子里却是一下舒服了不少,终于是开口说话了:“我睡了多长时间了?”

菱花笑了一下:“七个时辰了。从昨天中午吃过酒回来你就开始睡,一直到现在。还吐了两次,你饿不饿?要不要我去给你弄一碗粥来?”

陈元轻轻摇头:“现在不用,什么都不想吃,等一会吧。我是怎么回来的?”

菱花把剩下的热水倒了脸庞里面,蘸上毛经给陈元拿来:“你和庞喜一起走回来的,庞喜倒是没有喝多,只是不停的问你,到底知不知道呼延瑞珠在哪里。”

这话让陈元的酒醒了大半,忙的问道:“我说了什么没有?”

菱花笑了一下:“阿木大一直在旁边听着,他说你什么都没说,只是不停了和庞喜说,庞太师的姨太太很好。”

陈元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粗口一下就爆了出来:“这他糟糕”

完又看看菱花:“我酒喝多了胡说的,你不可当真哦?”

这样的解释多少有些画蛇添足的嫌疑在里面,而对于菱花来说,却是更不必要的。

宋朝现在文风盛行,那些达官贵人们也喜欢风雅一番,汴京的夜市之所以热闹,与此有很大关系。他们往往把家中的娇妻美妾抛在家里,天天除了喝酒品茶之外就是跑到勾栏里面去寻一些风月,或者就是去找那些去寻风月的人的娇妻美妾,谈另外一种风月。像陈元这般每日子时前肯定回家的男人,已经很少找了。

菱花笑了一下:“酒醉的话何必解释?相公,今天包大人回来了,还专门派张龙大人来了一趟,说是你山庄开张的时候,给他一份请帖。”

陈元一骨碌爬了起来:“不会吧?老包这么给面子?不行,我要好好想想,想想。”

菱花把被子拉起来盖住陈元的上身:“别冻着身子,你要起来先把衣服穿上。”

陈元来回的走动了两圈,他想把事情想清楚,可是脑袋现在有点不大灵活:“娘子,给我去熬点醒酒汤来,提点精神。”

他现在不怕包拯了,陈元心里觉得,龙头铡已经离自己远去,现在和包拯如果能建立一些关系,那无论是在生意上还是在其他的方面,好像都没有什么坏处。况且包拯和范仲淹一样,是一个让人尊敬的人。

从包拯对旁人说的关于自己的评价来看,自己在包黑子心目中的形象还是比较良好的,现在既然他主动抛来橄榄枝,自己没有道理不去。他要和包拯建立一定程度上的关系,他希望自己能将包拯作为一种资源来充分的利用

老包答应在山庄开张的时候来给自己捧场,这对陈元来说就是一个契机。他觉得好像可以先去拜访一下包拯,送点礼物。自己没案子在包拯手中,只要礼物不是很过分,相信老包不会拒绝的。

若是能说服包拯那天来给山庄剪彩,是最好不过的。当然,如果能说服包拯如吕夷简那般入伙的话,那事情就太完美了

不要说这不可能,这世界上只有你不去做的事情,没有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一碗醒酒汤下去之后,陈元的酒意好像忽然就没有了,脑子里清晰了许多,开始盘算怎么样的说服包拯,同时也盘算着包拯这次为什么主动来找自己。

遇到事情就要思考,考虑的周全一些可以让自己少犯错误,像陈元这种有点野心却有手无缚鸡之力加之胆小如鼠的,靠的就是这个脑袋。

如果考虑的不周全的话,后果可能十分严重。

赵懿也不是笨,只是社会经验欠缺了许多,所以,有些事情她是注定不会考虑的太周全的。

今天一天是她和这些姑娘相处的第一天,早上,她教这些姑娘一些走路的姿势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些女人走路和平常的女人大不一样,也没往心里去。

可是下午她念诗经给这些女子听之后,这些女子的反应明显就让她有些错愕了。

她们说话轻佻,一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这些女子却是张口就出来了,甚至有两个说到兴头之上,当堂脱去上衣比谁的胸部更大一些。更有人直言不讳的责问赵懿,学诗经这些东西和勾引男人有什么直接的联系没有。

面对这些责问,赵懿面红耳赤,无法回答。

她的表情更是让那些ji女也开始怀疑她的“头牌”身份。要知道,真正的头牌不光要面对那些挑剔的男人,还要面对同行不断射来的明枪暗箭,像这样两句话就脸红的角色,哪里会是什么头牌?

赵懿能在陈元面前骗的过去,因为陈元和他身边的人都不懂勾栏这一行当,可是这些女人确实混迹在风尘之中的,几句话就问出了赵懿的老底。

有个ji女轻蔑的说了一声:“那陈世美也当会骗人,还说什么头牌,我看这位姑娘应该是头牌大家闺秀还差不多姑娘,被男人摸过么?”

赵懿还没有说话,另一个就闪到赵懿背后,一巴掌拍在赵懿屁股,赵懿浑身一紧,怒斥一句:“你们做什么”

一众ji女笑嘻嘻边看着热闹。

李姐儿脸上如花一般的扭了过来:“行了,别闹了,这位姐姐这么大反应想是没被人摸过了”。。

更多到,地址

<divid="adbot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