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入狱(1 / 1)

苏图拳头重,而且出手极快。他这一下突袭又是早就选好目标,就是想打出一个气势来的,所以对手也是一个看上去相对较弱的党项人。

那党项护卫的眼光还在看着自己的大王大显神威,根本没有想到旁边的苏图偷袭于他,全无防备之下,苏图的拳头直接打在那人左耳根上面。

那护卫身影摇晃了几下,还没有摔倒就看见口鼻处鲜血不断的涌出,眼神一下就呆滞住了,整个人直接扑倒。

党项护卫被这一下偷袭打的有些错愕,铁安里趁机喊道:“打”

新月山庄的女真护卫们早已经做好了准备,而那些党项人又是仓促迎战,人数上双方也是悬殊了一倍,地形更别提了,山庄的人甚是闭着眼睛都知道怎么走。

这就和打仗一样,天时地利人和新月山庄都占全了,党项的几十个护卫以飞快的速度一个接一个的被打倒在地上。

李元昊从动手的时候就知道事情坏了,他不想在汴京展示自己的武力,可是如果党项人全被放倒的话,那对他的名声来说更是致命的打击。他一向善于征战,不管是大的战斗还是小的战斗,动手,都是他最擅长的事情。从打斗开始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最好的机会是擒拿陈元,所以他的目标始终在陈元的身上。

可呼延平的武艺虽然和李元昊还有差距,缠住他一时片刻却还能做到,这一时片刻的功夫,足够陈元躲开李元昊了。

不断的有一些人被对手打的从二楼飞向大堂,大堂中间的宋朝酒客们也是看的仔细,若是下来的是山庄的人,能扶住就扶起来,然后送上去继续打过。假如飞下来的是党项人,那少不得用些手段招呼一下。而无论是新月山庄的护卫,还是党项人,都是统一装束的,更是方便了酒客们辨认。

他们的态度也在一定程度了决定了这场战斗的走向,就像老人跌倒了为什么要扶一样,不要认为让他躺在那里等着救护车来救可以了。一直躺在地上真的会死人的,而这个时候如果扶一下,很可能连救护车都不需要。当一个人从二楼摔下来的时候,身体内各个器官严重受创,这个时候扶一下还是踩一下,直接关系到还能不能站起来。

从二楼下来的新月山庄的护卫大多能再次上去,而党项人则基本上见不到起来的。这就使得那些女真护卫们更是大胆,在关键的时候敢于抱着对手一起跳下去,因为那样对他们来说并不意味着同归于尽。而遭到对方紧逼的时候,也有胆子跳下来,大不了重新上去打过。

李元昊把这一情况看在眼里,心中更是焦急万分他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完了,输是输定了,关键是输多少的问题。

房里陪他们一起来的大宋官员们开打的时候都跑出来拉架,希望能用自己身上的衣服吓住这下山庄的人,使得事情不要闹的太大。若是皇上怪罪下来,他们真的吃罪不起

苏图等人一开始也确实躲避着他们,但是几拳头打出了火气之后,谁让去看你穿什么衣服?只要不是自己人,碍事的打倒扔下去就是了

随着两个官员被扔下楼去,其他人慌忙的又躲了起来,再也不敢出门劝阻,只有那职务最高的一个老头知道自己无法摆脱干系,还壮着胆子从窗户上伸出一个脑袋:“别打了别打了”

新月山庄这一帮人虽然占尽了优势,但是对方还有十几个人以李元昊和野利旺荣为依靠,形成一个小的战队,这一个小战队却给山庄的人造成了不小的威胁,他们出现在哪里,哪里注定要被党项人占据。

随着局面越来越不利,李元昊再不顾及什么,下手越来越重,和他交手的人非死即伤连续四五个护卫倒下来之后眼看不活了,陈元在下面也是怒火中烧,大声喊道:“动家伙大不了老子跟你们一起回长白山”

不用陈元说,女真人早已经被李元昊连续的下杀手激发了他们心中野性有些伙计这时候已经取出山庄存放的刀剑来,女真人拿了兵器,转瞬间党项人血流满地。

双方已经由打架斗殴,转入了不死不休的局面,整个山庄中随着越来越多的死尸出现,有些酒客们已经清醒了过来,开始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有了兵器本就战局绝对优势的女真人更是显得勇猛了起来,除了李元昊身边那个小圈子以外,其他的党项人全部倒在了地上,几十个女真人一起扑向李元昊那里,如果不是受地形的限制施展不开,就算李元昊再能打,估计也守不住身后的。

陈元看着局势无法突破,眼睛放出一道凶光:“烧把走道给我烧了”

李元昊听了这话,心底顿时一寒,一脚踢飞一个护卫,冲陈元大声喊道:“陈世美老子总有一天剥了你那一身皮”说话间那股凶狠和野蛮暴露无遗,再也没有了那份装出来的儒雅。

赵懿被他的神情吓的脸色苍白,她有些不明白,刚才那个温文儒雅的党项大王,为什么在瞬时间就变的如魔鬼一般,到底那个才是真正的李元昊呢?

相比之下,她忽然又觉得陈元显得真实许多,始终都是那让人讨厌的摸样。

听李元昊放出狠话,陈元在楼下哈哈大笑:“还总有一天?我今天活烤了你”

陈世忠有些惶恐了:“大哥,事情不至于这样吧?已经闹出人命了,你再烧了党项大王,这就没办法收拾了”

陈元却道:“你不懂从他一下杀手我们就没其他的办法了,只要出了人命,咱们这山庄就麻烦,老子最少也要落个充军。但是如果我烧死这党项大王,那事情就不一样知道么”

陈世忠正待再说什么,只听后面传来耶律涅咕噜的小声:“呵呵,陈兄所言极是。打出人命了你们是杀人凶手,为了平息李元昊的怒气,你们的皇帝自然会把你们都杀了。但是如果打死了李元昊,你们就是大宋的英雄,还替你们皇帝做了他最想做却又不能做的事情。”

声音闹的太大了,耶律涅咕噜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到,他这么说明显是在怂恿陈元,不过没关系,就算他不来怂恿,陈元也一样知道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回头看了他一眼:“你们不是也想让李元昊死么?”

耶律涅咕噜丝毫不隐瞒:“是,他若死了,辽国和宋朝都会安稳一些。”陈元不再理他,而耶律涅咕噜也站在旁边看着。

楼下已经有几个伙计举着火把,去燎李元昊那些党项人脚下的楼板,呼延平和苏图等人看见这一情况,也不去打了,守死走道,在下面也布置好人手,防止李元昊跳楼求生。

就在楼板即将被点燃的时候,门外忽然冲入一票人马来,只见张龙带着一帮捕快飞速扑向那些正举着火把的伙计,把火把夺下来熄灭。白玉堂疾步冲到陈元面前:“陈大哥,快让你的人住手你惹烦了”

而展昭亲自带着一帮人冲了上去,把正在围攻李元昊的呼延平等人拉两帮人中间隔出一段距离。

当展昭带着一帮捕快进来的时候,陈元整个人忽然呆住了,所有的凶狠和彪悍在一瞬间消失全部消失,他知道事情完了这种情况就像是一个正在行凶的忽然被警察逮住了一样,只要他还不是十恶不赦的惯犯,那种惊慌失措是无法形容的。他没有机会改变什么了,甚至连逃去长白山的机会都没有了

那些捕快以很专业的手法制止了打斗之后,展昭站在楼上,眼神扫视了一下大堂,张龙站在楼下说道:“大人一共死了三十一人,其中二十二个党项来使。还有十一个党项人身受重伤,需要及时医治。”

展昭点头:“找郎中。”

完之后身血迹的李元昊:“大王,从今天起请你在驿站呆着,直到我们把事情弄清楚为止。”

李元昊没有说什么,而展昭更是没打算听他说什么。一挥手对张龙说道:“护送党项大王回驿站。”

这时候那几个官员才敢站出来,那带队的人马上说道:“展大人,卑职目睹了整件事情的过程,其实是这样的……”

展昭看了那人一眼:“这位大人现在不用说什么,麻烦你们跟我走一趟,去和包大人说吧。”

几个官员都知道,这一下事情大了,可能自己的乌纱帽是保不住了。

展昭走下楼来,边走边说道:“还有,刚才参与打斗,看见打斗的人,请全部跟我走一趟,各捕快盘查仔细了,不要让行凶之人走脱”说道这里的时候他正好走在呼延平的面前,展昭装作很随意的样子,顺手推了一把呼延平:“去帮你们掌柜的收拾几件衣服,你们掌柜的可能要离开几天了。”

呼延平机警的借故离开,而赵懿也低着头随一班ji女和倒茶水的丫鬟们跟着几个捕快走向后堂,进行简单的问话,展昭是真的没注意她,眼睛一直盯着陈元在看。

走到陈元面前,展昭先是叹了口气,然后说道:“陈兄,本来我听说党项人和辽国人都来了你这里,怕你有麻烦想来帮你看一下的,怎么会闹成这样?”

陈元苦苦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动手前我只是想把那些党项人赶出去,谁知道一打起来就越打越厉害,控制不住了。”

作为经常打架的展昭来说,他自然明白其中的缘由,若是单打独斗还好一些,这种群殴是最容易让人上火的了。当下也不再说什么,拍拍陈元肩膀:“陈兄,不给你上枷锁了,交代一下,跟我去见包大人吧。”

陈元真的想哭,见包拯?他自己也知道,这次是人命案,还一次三十多条人命,还是俗话说的外国使节。凭当初的柴大官人都挡不住三十多条人命,自己更别说了。

当心中热血澎湃的时候,如果不控制住的话,很可能要抛头颅撒热血的。做英雄要付出代价,这句话是谁说的?太经典了。没办法,展昭让自己走,不走是不行了。

看着一旁抹泪的菱花,陈元强笑了一下:“没事的,我去去就回来。你去找相国,看他愿意不愿意帮我,如果他不说话,你就带上一些钱,和离开汴京,他知道带你去哪里。”。。

更多到,地址

<divid="adbot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