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舌辩(1 / 1)

包拯当下压住怒气:“陈世美,你到底是杀人,还是打架?”

陈元被这话问了一愣,包拯这是什么意思?是杀人还是打架应该传证人才对的呀?

眼光看着包拯包拯身后的展昭却给陈元使了一个颜色,冲张元一孥嘴。陈元顿时明白过来,包拯是让自己搞这小子,这没问题,反正现在自己都在死囚的行列了,就是俗话说的一只脚在棺材里面了只要你包大人开心,今天你让我搞谁我搞谁

于是陈元当即说道:“回包大人,罪民平日为人安分,从不做违法乱纪之事,那日却是酒喝多了,只想把闹事的党项人赶出去而已,却不想事情最后由不得我来控制了……”

张元转过身来怒视陈元:“你胡说由不得你控制?那最后是谁让放火的?”

陈元等了一下,见包拯在上面不再说话,心知包拯是让自己放胆和这小子辩论。

陈元一下站了起来:“你当时又不在,你怎么知道是我让放火的?”

张元在这方面的经验比陈元差远了,丝毫看不破其中的陷阱:“那么多人都听见当时就是你喊着要烧死党项大王,难道此事还可以抵赖不成?”

陈元跟着问了一句:“我问的是你怎么知道的?”

张元顺口说道:“党项大王亲口告诉我的我们那些使者也都听到了”

“哦”陈元做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听说的。”

他把听说两个字用一种很强的语气说了出来,其中的用意自然不用解释。

张元脸色一变,正想说让包拯传唤证人来证明陈元曾说过那一句话的时候,陈元却又转身向包拯跪了下来:“包大人,这听说的事情当然要听清楚才可以。党项尊使只听了我说要烧死他们大王,可是他们大王先说要扒了我皮,他却决口不提如果断章取义,显然是陷害罪民”

张元一时语塞,陈元说的确实是事实,当时李元昊当真说过要扒了陈元的皮只是李元昊是说说而已,陈世美却当真是举着火把烧了起来他忙的整理了一下自己思路,准备辩白一番。

包拯的内心微微的笑了,心叹这陈世美果然机灵,几句话那张元已经全然忘记了刚才辩论的议题是陈元到底是酒后打架,还是存心杀人。

趁着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包拯一拍惊堂木:“陈世美你若再敢不经过本府允许就站起来,当心本府的杀威棒还有,也请党项尊使尊重一些衙门的规矩。”

张元看看陈元,不再说什么了,抱拳对包拯说道:“请大人传唤证人,把当时的情况向堂上诸位做一个说明”

包拯一听这张元估计是没有想到陈世美如此表现,居然顺着陈元的路子往下走,那包拯就不管了,你要传就传吧

先上来的是几个党项使者,他们的说法很是统一,显然都是经过仔细推敲过的,把责任全部都推在了新月山庄的身上,事情是山庄惹起来的,打架是山庄先动手的,也是山庄的人先下杀手的。总之,他们党项人都是无辜的。

这个证词包拯已经有了,但是现在是过堂,要说给所有旁听的人知道,包括屏风后面的仁宗。

来作证的党项人有八个,都是当天晚上打架斗殴的幸存者。这些人对陈元恨之入骨,而陈元对于这些人的供词,只有三个字:“不解释。”

他知道自己这件案子其实说穿了就在包拯怎么判,包拯如果认为自己该死,自己说的这些人哑口无言也没用。现在,包拯好像给了自己机会,只是陈元还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表现才能让包拯满意。

颜查散那个手势到底是什么意思?

接着包拯又传了新月山庄的人上堂来。除了那些伙计和姑娘之外,还有被抓起来的铁安里和苏图等人,也被押了上来。

让陈元没有想到的是,这帮小子很够意思,特别是铁安里和苏图,不但没有说出呼延平,还把自己的事情也给扛了,打架是他们打的,杀人是他们杀的,和陈元没有任何关系。

陈元很感动,只是铁安里他们不明白,这次事情大了,他们扛不住的。

证人不断传唤,节奏在包拯的把握之中,一个时辰的传唤之后,张元已经明显的看了出来,包拯是有意想帮助陈世美因为他几乎把当时看见情况的人都找出来了,包括那些和两帮人都没什么关系的酒客。

八个党项人相比于陈世美身后这个庞大的亲友团显得太单薄了,如果让包拯把所有的人都传来,一遍又一遍的按照这些人的说法把当时的事情说下去,那就等于一遍又一遍的告诉旁听的人,陈世美不该死。

不能让他们再说下去了所以,李姐儿刚刚说完事情的经过之后,张元决定对陈世美使出一招致命的杀手:“包大人其实就算我们不告陈世美,按照大宋的律法,他也是当杀之人”

包拯愣了一下:“尊使此言何意?”

张元的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不知道按照大宋的律法,私自拥有私兵,所犯何罪?”

包拯听到这里,心猛的向下一沉,陈世美有自己的武装,那些女真家丁是不争的事实这一点包拯是知道的。

大宋朝规定私人可以拥有一定规模的武装力量,但是必须要经过批准才可以陈元建立新月山庄的时候,就已经向开封府递交了申请,由于手续的繁杂,还没有批下来。

而陈元也就先搞起来了,有庞吉和吕夷简在哪里,手续只是早晚的事情。新月山庄的护卫规模来一百人都不到,完全符合规矩,包拯对此也是知道的。可是现在张元拿这个问题来说话,毕竟无法争辩,况且仁宗就在自己身后,这些手续上的事情对于下面的人来说是小问题,但是听到仁宗耳朵里,就会是陈世美这个人还没有经过批准就建立了私兵,这一点很要命的

陈元看着包拯的神色,就知道这个问题必须自己来申辩才可以:“包大人我的护卫现在只是保护山庄安全的,和私兵完全就是两码事情。”

张元冷笑一声:“两码事?刀剑都拿起来了,如果是一码事情,岂不是要拿弓弩了?”

陈元的脑袋里面也是在急速旋转着,他当即说道:“那些刀剑只是城南的铁匠铺寄存在我那里的,铁匠铺的铁匠可以作证”

他现在敢放胆撒谎,因为这个问题包拯却是没有查过,那些捕快只知道兵器是来自城南的铁匠铺,至于是买的还是别人寄存的,真的没人想起来去问一下。

陈元说道之后,轻轻的摆了一下脑袋,旁听的王伦用胳膊捣了李铁枪,李铁枪顿时会意,悄悄的退了出去。而陈元这边,阿木大听完之后也是马上闪出了人群。

阿木大是清白的,打架的那天晚上他在城里照看烧烤铺,所以现在行动完全自由。

门口的张龙对这两人的离开也是视而不见。

包拯犹豫了一会才说道:“来人,去带铁匠上堂。”

展昭马上领命去了,过堂也过了很长时间,包拯乘此机会下令把一干人犯全部看押起来,休息片刻之后继续开堂。

走入后堂,包拯先是看了一下仁宗的脸色,仁宗脸上很是平静,略微的带着一些满意的笑容,这让包拯放心不少。

“包爱卿,是不是每次过堂都这般的繁琐?”仁宗显然被无休无止的盘问弄的有些着急了。

包拯回道:“启禀万岁,那样看案子涉及的人数。陈世美一案涉及人数甚广,而且其中细节双方各执一词,虽然微臣心中依然有数,可是要揭破谎言,必然是个漫长而又繁琐的过程。”

仁宗点点头:“嗯,这倒是。朕听到现在,有一件事情很是奇怪。那张元显然是铁心要杀陈世美,打架的事情不行,又搬出私兵一事。对了包爱卿,陈世美真的有私兵么?”

包拯心中放下了一块石头,仁宗刚才说“打架的事情不行又搬出私兵一事”,显然是认定陈元只是酒后斗殴,只要仁宗这么看,就说明他想让陈元活下去了现在的问题是陈世美必须解释清楚私兵一事。

“万岁,陈世美那山庄却是有不满一百人的护卫,他也却是打算把这些护卫编为私兵。这一点微臣是知道的,吕相国和庞太师也知道。只是,那些刀剑到底是他买的还是别人寄存的,就不清楚了。”

仁宗显然有些惊奇:“哦?你们都知道?那为什么没有手续?”

包拯说道:“陈世美那山庄开张不过一月,山庄很大,确实需要看护之人。但是申请手续繁琐,就先弄了一个护卫的名号。微臣以为,这事情关键在于那些武器。若是陈世美买的,他自然该杀。如果真是别人寄存在他那里的,只是伙计们打红了眼之后顺手拿起,就另当别论。”

仁宗听的点头:“嗯,爱卿所言有理。”

没用多长时间,那铁匠就被展昭带来了。铁匠是穆,四十多岁,因为打铁的原因,裸露的胳膊上能看到健壮的肌肉,黑浓的胡须未经梳理,身上的褂子也汗透了,显然是刚刚从铺子里面被拉来。

陈元虽然知道肯定有人会去替自己先通气的,但是当铁匠真的被带来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忐忑。

包拯看着那铁匠:“堂下何人?”

铁匠忙的跪了下来:“小人城南铁铺匠人穆震,叩见包大人。”

包拯嗯了一声:“好,穆铁匠,你且这大堂上跪于中间之人你可认识?”

穆铁匠看了一眼陈元:“回包大人,这是城外新月山庄的掌柜的陈世美,和小人打过交道。”

包拯又问道:“他可是从你那里买了一批铁器?”

陈元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只听那穆铁匠说道:“陈掌柜确实在小铺订做了一些兵器,单子还在小人这里,小人已经带来了,请包大人过目。”

陈元听到这里脸色忽然变的很难看,那张元却笑了出来:“包大人,小人没有说错吧?”。。

更多到,地址

<divid="adbot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