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山中孤寨(1 / 1)

李元昊这次大意就大意在他低估了白山营这些女真人的战斗力。所以来的时候只是带了十几个亲随。

在李元昊看来,西平府的守军就算再不济也能和大宋的正规军队有的一拼,陈元手下这些私兵必然不会比宋朝正规军厉害。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几次交锋下来,损失了几百人不说,居然还被陈元硬生生的杀了出去

看着那二十多骑一路往西北方向逃去,李元昊忽然笑了:“哈哈哈陈世美,好胆识”

西北那个方向现在正是他和辽国人作战的战场,那里党项士兵层层布防,想要从那里逃出去可以说是相当困难的。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昨天晚上他通知四面党项郡县严加布防的时候,对西北一方却是没有严加要求。

不过李元昊却不拍,因为党项人也有他们独特的传讯方式,他能保证在陈元到达下一个城镇之前,让那个城镇做好准备

李元昊露出了一丝笑容:“往西北跑?那我正好顺路了”

等待党项人开始再度追击的时候,还没有到陈元估计的一盏茶的时间。双方之间的距离不过十余里,遇到山坳什么的还好说,若是经过平原的时候,陈元等人甚至能看见身后追兵一路扬起的尘土。

二十多人奋力的奔跑着,对于他们来说不光要应付后面的追兵,还要时刻注意着前面是不是出现了拦截。这一条路对于这二十多人来说又都是完全陌生的,全部都靠陈元怀中的那张地图作为指引。

所以虽然一天连两个时辰都休息不到,但是五六日过去了,依然无法摆脱李元昊的追击。

客场的作战的最大问题马上暴露出来了,他们胯下的战马已经不能承受这样的奔跑,从前天开始就不断有战马毙命,到了今天,更是两人共骑一匹马。

照这样下去的话,自己是绝对跑不掉的

趟过一条河流之后,陈元在马背上再度打开了那地图。他们现在因该是到了大横水,再往前走两百多里,就是宋朝的三关

陈元回头望了一眼,这几天他们跑的累,可是李元昊追的一样辛苦,所以回头没有看见追兵的影子。

“大家歇一会吧”陈元下了命令,所有人马都立刻停了下来,有的人甚至连下马这个动作都嫌费力了,直接从马背上一头扎下来,倒在草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李姐儿更是脸色苍白:“掌柜的,我们能跑的掉么?”

这是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可是一群大老爷们却宁愿把这个自己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藏在心里。相比之下女人就简单多了,她们害怕的时候可以喊叫,伤痛的时候可以哭泣。但是男人不一样,明明知道自己奔跑在一条绝路上,他们一样要挺着。

陈元看了李姐儿一样,强笑一下:“放心吧,我们现在已经快到边境了。”

李姐儿笑了,坐在地上岔开自己的双腿,看着头顶的太阳由衷的笑了。这个回答能让李姐儿满意,但是呼延平等人却知道,快到边境,也就意味着快到党项重兵集结的地方了

呼延平慢慢上前:“妹婿,我们往哪里走?”

陈元看着地图小声说道:“我们直接往西走是大宋的边关城镇新秦,哪里是保德军的防守区域,现在保德军的将军是任富,我和他有过几面之缘,如果我们去了哪里,他必然不会把我们交给李元昊。还有一条路就是继续往北,经过三关入宋。这是我原本想走的路,因为战场可以消除我们留在党项的一切痕迹。不过现在已经不需要了。”

呼延平道:“那我们现在去新秦?”

陈元却很玩味的说道:“去新秦?李元昊不会让我们过去的这些天我们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拦截,除了我们选择的道路正确之外,我想也和李元昊的布置有关系。他一定是想在边关把我们干掉。”

呼延平看着陈元:“那我们该怎么办?”

陈元声音放的很低:“照样去三关”

话音刚刚说完,只听有一个兄弟大声喊道:“来了追兵来了”

陈元回头一看,果然看见自己眼前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队党项骑兵,领头的正是李元昊。当即怒骂一声:“也不知道让我们多休息一会上马,兄弟们继续往北”

三关,本来是宋朝的三关。

按理说陈元跑到边境的时候就应该是安全了的。可是现在形势却完全不一样了,由于陈元那个“收拾一下坛坛罐罐,让党项人和契丹人打擂台”的计划,宋朝的三关整体向后撤了五六十里。

这就导致了这一带现在几乎全部都是党项的部队,二十多人跑到天黑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实在没有路可以走了。凡是有路的地方就有党项部队,凡是能走人的地方就被死死的看守了起来。

身后的追兵越来越紧,在迫于无奈之下,陈元等人再次弃马蹿入山林之中,依靠着丛山密林勉强前行。

而李元昊派了好几股部队进入山林之中搜索,他不愿意再犯上一次的错误,不愿意再给陈元留下一点点的时间。

这一次不光有李元昊带来的那些西平府的部队,还有几支正在这里作战的辽国一线部队,在野利旺荣的带领下也加入了对陈元的追捕之中。

这些人的战斗能力比那些西平府的军队要强出好几倍来,而且搜索跟踪的本事也是相当高明。陈元等人在密林蹿了一天,不光没有找到出路,还面对渐渐有被对方合围的危险。

随着夜色的降临,所有人都几乎陷入了绝望之中,包括陈元也是如此。

他绝望,是因为他在无路可走的时候还缺乏一种勇气,那种勇气不是战场上正面厮杀时候的呐喊,不是危险的时候的拼搏,不死困境中的决不放弃。那种勇气,就是一种明知必死,却义无反顾的精神这种精神不是谁能给你的,你必须为自己找到一个理由,找到一个宁愿去死也要战斗的理由

他马上就要找到了。

黄昏的余光射入森林之中的时候已经几乎不可辨认,众人惊奇的发现,在他们前方忽然出现了点点星火,仿佛是一个寨子一般。在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心情之中,那点点的星火让陈元等人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或许是党项部队,也或许不是,总要过去看看才知道。

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力气,必须过去看看才是。

这是一个小的寨子,里面生活的是一群猎户。这些人本来是大宋的居民,因为这里本来是大宋的土地。因为陈元,他们现在落在了党项人手中。

不过这对他们来说好像没有什么区别,生活和以前完全一样,打猎,求生。

这只是好像,真正内心之中,那种忽然被蛮夷统治的痛苦,那种亡国之人的悲情,他们只能深深的埋在心里,这就是草民,真正的草民。

当陈元他们二十多人来到寨子门口的时候,十几个青壮手拿刀叉围了上来:“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寨子中的女人赶紧搂住自己的孩子,马上反身回到哪破旧的草房中去。

男人们围过来越来越多,陈元等人很是紧张,紧紧靠在一起,随时准备应付不测。

一个年级四十多岁的壮汉排开面前的人群挤了进来,看看陈元等人身上的党项军服,马上抱拳说道:“诸位军爷,我等安安稳稳的猎户,常年在此打猎为生,前些日子你们的人已经盘查过了,该交的军粮我们也交了,寨子里面确实什么也没有了,还请诸位军爷放我们一条活路才是。”

陈元犹豫了一下,这个人眼神虽然凶狠,可是却透出一种善良,他决定实话实说,赌一把

“我们宋朝的人,后面有党项人追我们,可以收留我们么?”

那个人愣了一下,走进了看看陈元。片刻之后问了一句:“你们是宋军?”

陈元点点头。

那人丝毫没有犹豫:“当然可以兄弟们,把诸位军爷接进去”

陈元等人大喜过望:“多谢大哥”

那人笑了一下:“我们在后面有一条通道,可以直达寨子外面,通道里面有足够的粮食和水,你们自己进去吃饱了。若是听到上面有动静,就从通道逃出去就是。”

一个女人悄悄走了过来,拉了一下那人的肩膀:“当家的,”

女人什么也没说,不过她的担忧之情却在脸上明显的刻画着。那个猎户拍拍女人的手:“没事的,诸位兄弟,该干什么干什么就当军爷们没来过”

陈元很是感激,又抱拳行了一个大礼:“多谢大哥”

那猎户亲自带路,把陈元等人送到通道门口,打开隐蔽的大门:“下去吧,不用谢我什么,你们要是能把这片地方打回来,我还要谢谢你们才是唉,祖宗几辈子都是宋人,到我们这里活了几十年,忽然变成党项人了朝廷里面那帮狗官都是混账东西”

饶是陈元脸皮够厚,也感觉自己的耳朵热热的。那个方案真的错了么?他心中不由问了自己一声。

在地道里面还没休息多长时间,忽然就听见上面又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党项人搜来了。陈元赶紧又揣了一些吃的在衣服里面:“快走”

尽管地道十分隐蔽,可是上面有好几十人,陈元不敢保证他们每一个人都愿意为自己守口如瓶。。

更多到,地址

<divid="adbot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