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入手之处(1 / 1)

称呼都在瞬时间变的更亲近了一些,陈元知道这些都是赵懿的功劳,如果自己还只是以前的新月山庄的掌柜陈世美,这些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油条根本不会搭理自己

在他们确定了赵懿和陈世美之间的故事如同传说中的那般真切之后,马畅等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支持陈元

他们通过民间对陈世美这个人物的传闻,知道了这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和自己一样对做买卖情有独钟,而且他的前途一片光明,这个时候就是押宝的时候

更何况,从陈元简单的说了一下的那个计划来看,真的是一笔值得去做的买卖。

其他人也是纷纷表态,张掌柜说道:“这样吧,我们也不要说死了每人拿多少出来,大家一人两万贯用于头一个月的花费一个月之后,也就是下个月的今天,我们再来这里聚一下,看看成果如何,也看看还需要再投入多少陈老弟以为如何?”

陈元马上拱手说道:“还是张掌柜想的妥当,诸位放心,在下一定不负诸位从我这里来说,只要各位鼎力支持,赚钱是没有问题的,现在的我们要考虑的是赚多少合适。”

马畅点头:“陈老弟如此说我就放心了,虽然说咱们商人做什么都是为了赚钱,可是如果把辽国逼急了诉诸武力,咱们都吃不消的。”

商人喜欢打仗,可他们喜欢的是别人打仗自己家里还是稳当一点的好。陈元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笑了一笑说道:“我还有些事情要做,诸位前辈在这里慢慢享用,怠慢之处还请诸位海涵,世忠,你替我招呼好了”

这些商人们也都知道他要陪赵懿去相国寺,也就没有挽留。

陈元的第一次巨头会议就这样结束了,按照现在的时间来算历经了两个小时另四十分钟。这意味着陈元的第一次成功时间很短,相比于日后那些大财阀国际炒家的会议来说,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足以商讨完炒作中的一个小小的细节的问题。

这充分的说明了现在陈元聚集的这些玩家还不够专业,他以一个不专业的团队去炒作一个更不专业的市场。在这场游戏当中,唯一一个专业一点的,就是陈元了。

陈元虽然说的简单,但是真正想把货物的价格炒起来又让那些辽国人跟风囤积却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辽国羊毛市场本身的不健全就给陈元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加上这次因为战争让辽国的羊毛滞销,更是给陈元提供了方便。现在钱也有了,就看自己玩的怎么样了。

陈元的最终目的是逼迫宋仁宗勇敢的挥舞起自己的拳头和辽兴宗的这场游戏只是自己计划中的一步,玩的好了,辽国就是病秧子。关键是陈元要让辽兴宗觉得辽国还没有病入膏肓,只要慢慢修养还能恢复生机才行。万一辽国觉得自己没救了,他一豁出去和宋仁宗玩命,那就不太好了,怎么说这两个也都算自己老丈人吧。

如果让辽兴宗还剩了一些力气,他也断然不会坐视的。这中间的度真的很难把握,特别是对于陈元这个上辈子只听过那些国际财团恶炒的二把手来说,想掌好舵,需要花很大的功夫。

还有,就算辽国不插手,宋仁宗还是畏惧战争的。从哪里入手让他放下对战争恐惧呢?

陈元现在也不知道,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切入点和切入时机。

所有的问题都在陈元的脑袋里面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没办法,想赚大钱,就必须冒大风险。

赵懿看着陈元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上来拉了他手臂晃动两下:“世美,你在想什么呢?”

陈元回过神来:“没想什么。”

赵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在想菱花姐姐?”

陈元马上顺杆子说道:“嗯,我觉得我挺对不起她的,当初说好了今年秋天我把爹娘和孩子接来就抬她进门,可是现在又要推到明年春天,唉”

陈元说道这里,摸样甚是伤感。这可不是他装的,菱花的事情就是一个开头,只要赵懿能接受菱花,就能接受秦香莲,这两个女人是赵懿知道的。

在陈元的女人当中,呼延瑞珠和耶律缕伶相对坚强一些,她们都懂得隐忍和伸缩。但是秦香莲和菱花不一样,这两个女人表面看上去柔弱,其实内心都刚烈无比

如果自己处理不好这件事情,无疑是把她们逼上绝路。赵懿的态度真的很重要。只要赵懿点头了,他才有把握去和仁宗说说。

“世美,我认识的之前,已经知道你的家世了。既然我还愿意跟着你,就不会要你为难什么。只是菱花的事情好说,等我们日后成亲了,你可以马上把菱花接进来。你家里原配姐姐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本来我也想着怎么说服父皇的,可是没有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你要节哀才是。”赵懿的心机本就不深,说道秦香莲的时候却更是眼神闪烁。

陈元知道,这个一向高高在上的公主,能接受菱花,却不能容忍自己的正妻秦香莲。她现在说的好听,那是因为她认为秦香莲已经死了,陈元甚至连休妻都不用了,这个问题已经没有了争执的必要。

他们都这样说,现在连陈元自己都有些怀疑秦香莲是不是一定还活着。不知道为什么,陈元现在真的有些挂念那个属于陈世美的女人,如果真的有《铡美案》,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她能平安无事。

陈元心中并不怪赵懿这个态度,因为人都是自私的,赵懿是公主,她从生下来就是别人在迁就她,这次她能容纳菱花,已经是让陈元很满意了。而且自己没有理由责备赵懿什么,作为一个男人,这是自己应该处理好的事情。

看看大宋其他的驸马,有几个敢娶小老婆的?赵懿能让自己把菱花抬进门,从一个公主的角度来说,就已经做了莫大的让步想让赵懿的步子让的更大一些,就需要自己努力

需要自己做到像在那些商人面前说的那样,赵懿有十万贯,自己就要凭本事赚到二十万驸马爷的名头可以作为自己崛起的一个重要资本,却不能一辈子躲在这个名头下面过活,不然自己做什么都要看着赵懿的脸色。

赵懿看到陈元脸色不太好看,身体往陈元身上靠了一点:“世美,我刚才可都按照你说的做了,怎么样?我表现的还好么?”

陈元在脸上挂起笑容,亲了赵懿一下:“非常好奖励一个”

赵懿笑着躲了一下,没有躲开,反手在陈元肩膀上拍了一巴掌:“谁稀罕呀说真的,你要是真的让我从父皇哪里借钱,我还真的借不出来。你不知道,父皇一向是个很节俭的人。”

陈元点头,这个他当然知道。宋仁宗是个节俭的皇帝,这一点历史上是公认的:“我们知道借不出来没有关系,下面那些人不知道就行了。”

赵懿忽然正色说道:“对了,你做买卖归做买卖,让你考功名的事情你可不能耽误了如果到时候你连殿试都进不去的话,父皇会很生气的。”

陈元一拍胸脯:“你相公我才高八斗,去年如果我参加科考,那状元怎么会轮到颜查散?”

赵懿只当他在吹牛:“还有,你做买卖小心一些,父皇最近心里很烦躁,你不要再去触他的眉头。”

陈元问道:“是不是还在为党项人和辽国人的谈判烦心?”

赵懿点头:“嗯,听说辽国和党项的战争已经快结束了。这些番邦就是这样,辽国送来了国书,让父皇给他们三十万贯军旅费。那国书上说的很不客气。”

陈元轻声哼了一声:“皇上就是太仁慈了。”

他本来想说软弱的,但是考虑照顾一下赵懿的情绪,还有就是现在真的不要再说仁宗什么坏话所以换了一个词。仁慈和软弱在某些时候是一个意思的。当你对那些已经准备来打你的人仁慈的时候,其实就是软弱。

按照陈元的想法,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先下手,弄个几十万大军趁着李元昊的士兵还在贺兰山,一路打到兴庆府去先把李元昊放倒再说。

赵懿悠悠的叹息一声:“你哪里知道父皇的苦。今年刚刚过完年的时候,有个叫曾公亮的人上书父皇,请求父皇拨款给他研发兵器,并且试验一支新的军队。父皇本来是同意的,可是后来被那些言官们给否决了。父皇昨天还说,如果曾公亮进展的顺利的话,现在那支部队也该组建完成了,最少有几样很厉害的兵器可以研制出来。”

陈元听到这里忽然一下拉住赵懿的手:“你是说,曾公亮现在缺钱是不是?”

赵懿眉头紧紧皱起:“你弄疼我了”

陈元的脸上却笑了,再次抱住赵懿狠狠的亲了一下:“娘子,真是太谢谢你了”

这个消息对于陈元来说非常重要它告诉陈元两件事情,第一是曾公亮现在缺钱,第二是仁宗想把这件事情做好

他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切入点,仁宗想支持曾公亮,可是那些言官们却不答应。

陈元能想的出那些言官的心理。他们都是文官,在宋朝文官的地位远远高于武将,其原因就是文官们有功绩,而武将却屡战屡败。

所以这些文官在军队的问题上其实一直是很矛盾的。他们一方面希望大宋的军队战无不胜,另一方面又怕武将出头会挑战他们的地位。所以当他们觉得危险还很远的时候,很果断的拒绝了曾公亮提出的那一套强兵的措施。

陈元觉得这个切入点对自己来说简直是太合适了。。

更多到,地址

<divid="adbot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