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夜袭(1 / 1)

他知道这样的避战必然会让士兵们有所不满,就像当初老毛提出游击战方针的时候,也有许多人反对一样

陈元看看他们:“我知道你们想打打仗,想一战打出一个名堂来,可现在绝对不是时候……”

正在做这些人的思想工作的时候,却看见一个斥候忽然跑了进来:“将军党项骑兵来了”

陈元动作极快的把桌子上地图往怀里一收:“马上烧了房子撤”

呼延平很是不满:“撤,撤,你也不问来了多少人,首先就想到撤”

陈元不和他拢骸翱斓闳盟腥松下恚遄永锩婺茉业亩荚伊耍也坏舻纳樟恕

西凉府守将杨廊,是张元的好朋友。在党项汉人能当上大官的很多,但是能当将军的却非常少杨廊能以一介书生当上这个将军,可以说是他的能力非常出众,得到了李元昊的格外垂青。据说当初李元昊攻打甘州的战斗中,这个杨廊的表现就非常出色

这次党项发动对大宋的战争,李元昊把镇守西疆,防备回鹘的任务交给他,可以说是对杨廊的信任。

让杨廊没有想到的是,回鹘人很安稳,却来了一股不安稳的宋军一开始听说这股宋军来的时候,他没有丝毫的紧张,在他看来这样一支只有三千人的部队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传下命令让所有的城池戒备之后,他就在西凉府等着这些宋军碰壁的消息,一旦条件合适他就带着人马出来干掉这些人。

可是几天时间过去了,这些宋军根本没有去攻打那些城池,遇到上百人的党项骑兵都躲着走,却专门找一些小村落下手也不杀人,只是抢烧一番了事

开始他还没察觉出来什么,但几天功夫下来,越来越多的人变成难民,涌入西凉府之中,这让杨廊感觉到了事情的严峻要是任由这股宋军闹下去,整个西凉府就完了

于是他带兵出来征剿。

这次又慢了一步他看到的是浓烟四起的房屋,是垂泪哭泣的乡民,是满地的死牛死羊

骑在战马上,杨廊慢慢的走过那些乡民的面前:“他们往哪个方向跑了?”

有乡民马上说道:“往东边去了还没到半个时辰,我们本来想派人追上去跟着的,可是我们村子里的马都被他们给杀了,将军,您一定要把他们抓住,给我们出了这口恶气啊”

杨廊没有说话,他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一旁的党项勇士没藏安桑显然气不过宋军这番作为:“杨大人,这些宋军简直就是鼠辈不敢和我们的军队交战,专门找这些偏远的乡村下手不杀光他们难消我心头之恨请将军给我五百人马,我现在就追上去”

杨廊语重心长的说道:“没藏将军,不要急躁,以免中了对方的圈套”

没藏安桑显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我不知道你们宋人这些花花肠子我们党项的勇士一向用刀说话的,敌人来了就消灭他消灭了他,什么圈套都是空的”

杨廊摇晃了一下脑袋:“我也知道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事态没有扩大之前把那股宋军消灭了。否则一旦真的让他给我们搅合起了十几万灾民,不要说打仗了,就是大王这江山能不能保住都是两说。”

没藏安桑道:“那你还犹豫什么?”

犹豫什么?杨廊和这个莽夫说不清楚这几天那些宋军倒是造成了上万难民,但是这个数字远远不足以撼动庞大的党项

这几万人中间有一些人靠着野菜和树皮可以勉强活着,有些人去投奔了远方的亲戚,有些人有些手艺活,带着一家几个外出谋生去了,有的干脆抱棍要饭,大多也不至于饿死。剩下的人太少,闹不起什么风浪来。

可是宋军真的只满足于这些小村落么?杨廊注意到这些宋军洗劫的村寨的位置,从最西边开始,一直到今天这个村子,从没有离开西凉府五百里之外。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些宋军虽然没有和他交战,可是却随时在窥视着西凉府

一旦西凉府被这些宋军打下来,自己就担待不起了

所以他必须考虑周全,既要干掉这些宋军,还要保证西凉府的安全才是。这就决定了杨廊必须小心的迈出每一步,防止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

“大军休整一夜,帮助乡民用木料搭起简易的房子,或者搭起帐篷也可以。给乡民留下打猎的工具,派斥候查探敌人的行踪,有了确切的消息在去追剿”

布置完了这些之后,杨廊看了一眼没藏安桑:“没藏将军不要急躁,我已经派人向兴庆府求援,等援军一到,就是绞杀这些宋军之时”

杨廊非常稳重这让陈元找不到任何机会

听说后面的党项军队没有追来,只是有些斥候快马偶尔出现在自己身边,陈元知道这个对手非常难缠

要是他追来就好了陈元会一直带着他跑,跑到大家都累了,马都跑不动了,他再挑一个合适的地方伏击那时候宋军的人数优势将能够得到充分的发挥。

可是对方没有来,这让陈元很是失望:“看样子他是想等部队集结齐了再来抓我了”

杨文广说道:“应该是这样,这个家伙打仗还可以,从追兵的人数来看,他应该在西凉府还留有部分兵马,我们没有机会”

陈元嘴角笑了一下:“如果不干掉他的话,等到他们援军来了,就轮到我们受罪了”

杨文广道:“大哥,我想我们现在完全可以去佯攻西凉府,一旦西凉府告急,他们必然回去支援。到时候我们可以学着李元昊打三川口那样,给他来个围城打援”

陈元看了他一眼,西凉府现在守军肯定只有几百人,但是里面还生活着几万党项百姓那里面所有的男人拿起武器就可以上城墙的,现在去打西凉府可能这些人根本不会搭理自己

陈元犹豫了一下,西凉府现在不能打。

也不能让那些人就这样跟在自己身后虽然他不会打仗,但是把战争的节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是战场上每一个人都知道的

“小侯爷,我给你五百士兵,你自己挑选那些骑术相对好一些的人,他不是不来追么?我们回去打他一下”

杨文广听的大是兴奋,一拍胸脯:“末将领命”

一边的呼延平却是忙的上来:“妹婿,我也去”

陈元想了一下,点头:“好,但是你一切要听小侯爷的吩咐记住,能打就打,不能打就骚扰他一下就可以了自己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杨文广和呼延平同时抱拳:“是”

敌进我退,敌驻我扰陈元坚持着的游击战术,只要你住下,我去就去看看,能打就打你一下,不能打我喊两嗓子不让你休息好也挺满足的。

那些党项士兵晚上还没有休息,他们按照杨廊的部署,先安顿军民,灭火,盖屋子,整整忙活到半夜。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累了,屋子烧起来容易,盖起来就累人了。勉强搭了几十间茅草屋子之后,天色已经黑了,党项人这才收工回去睡觉。

进入屋里的士兵睡的自然香沉,外面负责警戒打岗哨也大多靠着大树打盹。

杨廊在屋里研究着明天该怎么办,那些流窜的宋军会继续往哪里流窜,自己该做出什么样反应来。

那没藏安桑则享受着被宋军杀死的牛羊的款待。

他相信自己是安全的,因该说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危险。他没有想到宋军会再回来,也不认为那些胆小如鼠的宋人敢回来

陈元猜心思猜的很准,可惜他不会打仗。如果是狄青的话绝对会派两千人回来,最少派一千人回来看看,有机会肯定一战消灭这些麻痹大意的党项人

可是陈元太谨慎了,他坚决地执行这“敌驻我扰”只是想骚扰一下,而也教导他要“寻机歼敌”,这个“寻机”陈元显然做的并不合格

杨文广确是懂得打仗的人,一看对方的防备如此松懈,心中暗叫可惜

“上马”杨文广把长枪一提,再也不隐藏自己的行踪。

呼延平愣了一下:“小侯爷,不用摸进去干掉他们的岗哨么?”

杨文广冷冷一笑:“这还有多远了?这么近的距离他们都没有发觉,用不着来那些虚的大伙一起冲进去,不等那些党项人爬起来我们就到了”

呼延平笑了:“哈哈,跟着小侯爷打仗就是痛快众位兄弟,上马冲锋”

哨兵靠在一颗老树上,枪头杵在地上,脑袋一点一点的。虽然人还站着,可是肯定已经在本睡半醒之间了。站着打盹是一种本事,每一个当过兵的人基本上都会。

是打盹,不是睡觉。打盹的时候精神松懈,可是还能感知外面的情况。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脚下有些颤抖,忙的睁开那朦胧的眼睛往前看去,他看见一道很亮的寒芒奔着自己就来了

还没有清醒意识的他有些恍惚:“那是什么?”

“噗”

弩箭穿过他的喉咙,将他永远的钉在那颗老树之上

“敌袭”

不是所有人都这样不走运的,外面有几十个党项哨兵分散在不同的位置上,他们中间终于有人喊了起来,接着是党项那悲凉的号角在深夜中吹响。

杨文广感觉自己一身的热血在,长枪猛的举了起来:“火箭放”。。

更多到,地址

<divid="adbot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