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掌握主动(1 / 1)

陈元走回山庄,到了山庄门口的时候陈世忠看着陈元这副摸样,着实大吃一惊,忙的迎了上来:“大哥,您这是怎么了?跟人打架了么?”

陈元咧嘴看着他:“你家那浅秋呢?”

陈世忠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见她了。”

说着一把扶过陈元,陈元手指点了他两下:“我跟你说啊陈世忠,一个男人呢,最起码要做到的一点,就是管好自己的老婆!明白了么?”

陈世忠有些不太明白:“大哥,到底怎么回事啊?”

陈元冷哼一声,他一路已经想的很明白了,赵懿天天就呆在皇宫里面,除了自己能找她出来之外,她和外界的唯一联系通道就是浅秋!肯定是早上自己找花的时候这丫头怀疑自己了,然后跟踪自己!

还真没看出来,自己正想找谍报人员呢,结果身边就有一个!

他的嘴巴动了两下,这样的事情当真不能说的太清楚,含糊了一句:“你让浅秋以后少管闲事,知道了么?”

陈世忠一歪头:“我不知道!到底什么事您倒是说呀?”

算了,不明白就算了。把话说的太明白了,浅秋肯定会知道这中间有文章。既然自己清楚是这个小丫头打了小报告,以后提放着一些就是。

陈元当即挥手:“当我没说。山庄里有跌打药膏没有?哥哥这腰被摔着了,赶紧帮我擦上一些。”

陈世忠忙的点头:“有,有,大哥您坐着,我去给你拿药。”

陈元慢慢的坐在椅子上,开始想着老庞会怎么暗算自己。这一次是因为自己鼎力支持范仲淹,所以庞吉才会动怒。

他明白,自己很可能成为那些保守派反扑的目标。当领袖真的很危险,那些明枪暗箭都会向自己招呼。不过正因为危险,所以利润才会非常可观。

一旦自己挡住了对方的反扑,那么从今以后,在朝堂上将有很多人支持自己!特别是改革成功的话,这些少壮派纷纷上位,那陈元的天地马上就宽了。

他揉揉自己那酸疼的大腿和腰,眉头皱了起来,看来是该换个地方了,最起码以后再找房间,要找一楼的。

正在想着,忽然看见赵懿的马车在山庄门口停下,赵懿那婀娜的身姿从马车上下来,看见陈元正坐在大堂之中,赵懿很是兴奋,更是坚定刚才浅秋看到的事情只是一个巧合引发的误会。

“世美,”赵懿向里面跑来,不顾旁边有些酒客看见她之后那种惊艳的目光,直奔陈元身旁:“世美,你刚才到哪里去了?”

陈元十分想把她裤子脱了在那粉嫩的屁股上打两巴掌!若不是你去捉奸,老子这腰怎么会摔成这样?

现在不能发火,现在如果说穿了,那赵懿就会有一个疑问,陈元是怎么这么快就知道的?别捉奸没捉到,却被自己说出去了。他已经想好了,明天再好好的教训一下赵懿,让他知道自己对这件事情很生气才行。

当下强忍腰部的伤痛:“刚才?我早上去了一趟城里,回来已经有一会功夫了,你问这个做什么?有什么事么?”

赵懿笑的面若桃花:“没事,再过几天我们大婚之期就要到了,我来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陈元心中暗笑,这丫头心机太浅,连骗人的说辞都想不好,他们的婚事由宫里的专人负责准备,几乎就没有要陈元动手的地方。

“哦,这样啊,我昨天问过管事的公公,他说都差不多了。对了公主,明天我们一起去相国寺拜佛,这是规矩。”

赵懿点头,拉住陈元的胳膊:“来,你跟我来到房间里来。”

陈元脸色大变,这丫头不是这个时候有需要了吧?虽然说自己被沈蕊挑起来的欲火没有发泄,再战一场也肯定没有问题,但是现在这腰实在不行!扇不动了!

当下小声说道:“公主,现在不是时候,我一会还约了人,马上就要走了。”

赵懿一听这话,顿时知道陈元想的是什么,脸上顿时泛起了羞涩的笑意,轻轻掐了一下陈元的胳膊:“你想哪里去了?我是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快点!”

陈元起身跟她一起走进房间,赵懿的眉头皱了起来:“你今天怎么走路这么慢?”

陈元无法解释,很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到底什么事情?”

赵懿靠在他怀里拿出一张纸条来:“给你这个。”

陈元接过,顺口问道:“这是什么?”

打开一看,上面写着“楚州山阳,城南五十里,徐家庄。”

他的心忽然就跳了起来!楚州!陈元明白这个地址是怎么意思了。赵懿双手抱住他的脖子:“这是你爹娘现在的地址,我已经派人去接他们了,你放心吧,如果一路顺利,顶多一个月之后,他们就能来到汴京。”

陈元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谢谢娘子!对了,你是怎么有这个地址的?”

赵懿顿时愣住了,那眼珠忽然间急速的旋转着:“我,我,我派人打听了好长时间才打听到的。”

陈元笑了,对于他来说这真的是一个好消息,赵懿派人去接,说明她最少愿意和秦香莲坐下来商量了,不管什么事,有商量就行。

赵懿在陈元的胸口捶了一拳:“这下你满意了!若是接来你的正室娘子,我看你马上就会把我甩在一边的!”

陈元搂住赵懿的腰:“娘子放心,如果香莲还活着,怎么安置她,我一定听你的意见。”

赵懿的嘴角泛起了笑容:“我已经想过了,不能让别人知道你还有个正室,给她些钱,让她走就是了。我父皇说你会骗人,我警告你,你要是敢骗我的话,我灭你九族!”

陈元忽然换上一副正色,走出房间,看看头顶的太阳,举起自己的手来。

他又要发誓了。

陈掌柜的誓言是不值钱的,特别是在女人面前发下的誓言,就如同至尊宝那谎言一般,信手拈来,比剽窃小苏苏的大作还要容易许多。

他也从不把誓言当成一回事,既然宋朝的女子都爱听,那自己多发几个又有何妨?

“我陈世美对天发誓!如果我此生有负赵懿的一番深情,不用她诛我九族,让老天来收拾我吧!”

这一招对赵懿很有效果,赵懿属于那种憧憬浪漫的女孩,听到陈元这样发誓,感动的马上就笑了,把因为要接来秦香莲而产生的不快立刻抛到了九霄云外!

“哗啦!”一盆水照着陈元的头顶就浇了下来!

太煞风景!这样的场景,应该是赵懿扑入陈元的怀抱,然后两人相拥入房,上床才对。

陈元的满腔热情被这盆水浇没了,浑身都湿透了!而赵懿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

陈元慢慢的抬起自己的脑袋,看着这排小房间后面的二楼窗户:“谁呀!”

陈师师的脑袋从里面伸了出来:“哎呦,对不住掌柜的,我真没看见,你说平时这时候你这院子里都没人的,今天真是巧了啊。”

陈元怒气冲天:“没人你就可以往我院子里倒水么?”

说话间那水有些进入了他的嘴唇,味道有点咸:“这是什么水?”

陈师师的一脸无辜的说道:“真不好意思,姐妹们洗脚水,实在对不住了掌柜的,赶紧换衣服去吧哦。”

说完马上把窗户给关上了。

她在也不会出来了,陈元知道,自己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去换衣服。

西疆。

延州城的军营里面,范仲淹站在地图前面仔细的看着,狄青,刘平,任富等将来站在两边,眼神都投向范仲淹。

范仲淹始终不说话,这个态度让众将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力。韩琦实在等不下去了:“范大人,李元昊已经退到盐州了,如果我们再不打的话,他就自己回家去了!”

范仲淹点头:“打,是要打了。”

说完就再不说什么,韩琦现在激动的都想替范仲淹来下命令!可是范仲淹这不温不火的样子,着实让韩琪很是苦恼:“我的范大人呀!我真的不明白你还犹豫什么!现在我们军粮充足,士兵斗志旺盛,皇上派刘平来是什么意思你比我清楚!”

范仲淹是清楚,只要打赢这一仗,那自己不光赢得战场上的胜利。现在朝堂上庞吉和夏竦还在反对推行新政,欧阳修他们做的不错,给自己的声势造的很足了。如果战胜了党项,自己携不世功勋,带着得胜之师一回朝,还将赢得朝堂上胜利!

他心里也急,但是他是一个很稳重的人,正因为胜利是如此的宝贵,所以更要谨慎避免失败!

李元昊已经连退上百里,那副模样就像是已经不准备打仗,而是急着回去平定党项内部现在的矛盾一样。宋军的前锋已经逼近了洪州,龙州方向的进展也很是顺利。

现在的二十万党项部队在盐州和嘉宁军司驻扎,好像还准备撤退一样。

韩琦的着急是有道理的,李元昊再退,就进入了西平府,这样就算范仲淹他们打胜了,在别人的眼里也是因为李元昊不愿意打仗而获胜的。那样的话,他们的胜利将在朝堂上失去原本的价值。

范仲淹已经决定要打了,可是怎么打,却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他抬起头来看看狄青:“狄青,你认为李元昊会再退一步么?”

<divid="adbot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