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重兵围歼(1 / 1)

第654章重兵围歼

入城,夹击,合围。

和宋军苦战了一夜的辽国士兵在炮火的打击中苦苦支撑,那些匆忙集结起来的南京城的青壮面对汹涌如潮的宋军队伍只顾亡命奔逃。这些辽国人的行动再一次证明,当平民遇到正规军的时候,不光是宋人只会亡命,反抗,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可以说文彦博选择了一个最合适的时候押出自己手里最重的筹码。耶律石牙整个防线仿佛一座坚固的堤坝,在被洪水冲开缺口后瞬间坍塌。

宋军的胜利已经无法逆转。浑身是血的耶律石牙站在昔日辽国皇帝和大臣们议政的宫殿里面,根本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现在,整个南京城只有这个地方还在完全掌握在辽国人的手里。

南城破了,东城破了,西城破了。

辽队节节抵抗,一点一点的收缩着防御阵线,耶律石牙还不死心,宋军敞开了北门让他们跑,许多权贵早就走了,现在那些居民的溃兵正在北门哪里拥堵着。

可是他不想走,因为这一仗的关键不是宋军歼灭多少辽国士兵,或者辽国士兵杀死多少宋军。而是当战争结束的时候,这座城在谁的手里。

耶律石牙脑海中想着几十年前的那场大战,那个时候韩德让也是孤军守城,同一座城池,韩德让坚持到援军的到来,并且把宋朝皇帝赵光义的几十万大军杀的丢盔卸甲,可是自己呢?

再坚持一下吧,耶律涅咕噜的大军就在旁边不远的地方,或许援兵马上就来了,自己也能杀宋军一个丢盔卸甲。

外面的战斗还在进行,辽国的士兵也还在抵抗。南京的辽国居民大多数人亡命一般的往城北逃去,但是当有一些人发现自己根本跑不掉了以后,勇敢的选择了和宋军战斗。

有的人是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面拿着顺手的武器偷袭那些路过这里的宋军,有些人则是找到辽国的残余部队,和他们一起顽抗。

每一条街面上都血流成河,每一条巷道都要发生战斗,甚至每一座屋舍都要经过争夺。宋军一步一步的向前推进,每前进一寸土地都要付出伤亡,冲锋不止,敌人的反抗也是始终没有停止。

零星的战斗比之昨夜的攻城战丝毫不让血腥程度,这是辽国人最后一口气了,文彦博知道大功即将到手,可是丝毫不敢大意。

因为他心中清楚,南京之战只是一个节点,取得这个节点很重要,但是后面的事情更重要。

战斗打了整整两天,整个城几乎都被打成了一片废墟,而耶律石牙带着残余的几千辽国士兵依然据守。

无论是士气还是武器,他们都无法坚持了。

耶律石牙整个人坐在地上的一个石凳上面,眼光呆滞的望着地面,他的长矛放在一边,神情异常的迷茫。他可以接受失败,可是他无法接受这么快就失败了

三天宋军只用了三天两夜的时间就打下了辽国人认为最少可以坚守一个月甚至半年的南京城

文彦博一开始出的全都是虚招,填平壕沟,围攻五原山,甚至一整夜上万宋军士兵死在南京的城墙下面这些都是假的。

宋军来的时候就确定了他们的致命杀招,所有的的部署全部是为了让自己露出破绽来。

时代真的变了,连文彦博那样的宋朝士大夫都会使用诡计了耶律石牙想到这里忽然笑了,笑的声音很大:“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亲兵跑了过来:“将军,宋人又派人在外面喊话了,说我们如果再不离开,他们就要放炮轰平这里”

耶律石牙收起自己的笑声,眼睛看向那亲兵:“我不走。大王把这里交给我,我守不住也绝对不会离开它”

亲兵犹豫了一下,然后下定决心,冲耶律石牙一抱拳:“将军保重”

四个字说完,那亲兵转头就跑了。耶律石牙的手摸了一下放在自己旁边的弓箭,最终一声叹息又把手放开,看着那亲兵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

拿起酒壶来给自己倒了一碗酒,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喝了下去。

“呼呼”

带着那阵阵骇人的风声,一颗颗炮弹飞入这座大院,其中一颗正好落在他的身边。耶律石牙看了那圆圆的东西在自己脚边滚动着,也不去管它,拿起酒壶又是猛灌一口。

“砰~”

辽国人又组织的抵抗终于结束了,那些散兵游勇还在继续战斗,文彦博站在城门楼的最高处,看着脚下这座硝烟四起的城池,那种征服者的感觉让他很是兴奋

这座城宋军想了很多年了他这一时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什么话来。

付永吉从旁边跑了过来:“大人,城内的残敌基本已经肃清,还有一些零星的战斗,不过规模都不是很大,半个时辰之内可以平定。还有十几万辽国人拥挤在北门那里,我们是不是把门关上?”

文彦博一声叹息:“关上做什么?你当我是陈世美么?既然他们想走,就让他们去吧。舒宝鑫那里怎么样了?”

“哪里的辽国人已经开始突围,舒将军请示是不是要留住他们?”

文彦博摇头:“我要的是这座城,让他们去把这一战的结果告诉其他的辽国人也不是什么坏事。你去让各部队监军一个时辰之内将伤亡人数上报给我,随战表一起送回汴京。还有,士兵们辛苦了,今天晚上烧一顿好的。”

付永吉抱拳:“是。”

南京之战宋军歼灭城内守军一万七千余人,那些辽国临时招募的青壮人数,以及战斗中辽国平民的伤亡数字无法统计。

宋军自身的伤亡十分惊人,光是阵亡人数就在二万九千余人,重伤一万四千多,轻伤不计。

主要是文彦博攻击的太猛,那一夜的攻击为了给辽国人造成压力,他几乎就是用人命在往城墙上面堆人,那些刚刚急行军赶来的部队立刻投入战斗,体力严重的不足,即便拥有比辽国人好的多的装备,但是依然占不到丝毫的便宜。

从人数上面看,辽国人这一站没有吃亏,甚至还占了很多的便宜。可是战争不是这样算的。

这里是辽国整个东南防线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文彦博三天打下了南京,意味着辽国的整个防线上面最坚固的一点被打掉了辽国的半壁江山失去了支点最强硬的一个支点。

宋军把握住了战争的节点,掌握了战争的节奏,剩下的事情,就是让战争按照宋朝的脚步继续走下去。

皇佑三年月初。

耶律洪基一部骑兵反攻南京城,希望能够打通这条通道。但是遭到文彦博的反击之后退去。

四月中旬,李士彬和野利遇乞的骑兵部队马上对辽国的西南半壁发起了席卷xg的攻击。

同时穆桂英的四十万大军一改战争开始的时候那种慢吞吞的动作,犹如一只发现了猎物的猎豹一般扑向后路被宋军卡住的耶律洪基的部队。

下旬,仁宗把范仲淹这一段时间调集在汴京的十余万本来准备保卫汴京的士兵也压了上去。任富也指挥河间府的近三十万宋军展开了旨在拖住耶律洪基的反攻。

辽国人还没有从南京失陷的震惊中摆脱出来,正在想着宋朝会不会继续北上攻打他们的时候,宋军以最快的速度在河间府一带调动了近一百万部队,意图非常明朗,就是要一口吃掉耶律洪基率领的这四十万辽国精锐

五月初,耶律洪基放弃了对信安的攻击,率领大军回撤扑向文彦博在南京一带部署的防线,希望能够打通一点,让自己的大军逃出生天。同时耶律涅咕噜率领大军南下攻击接应,希望能击溃宋军,把被困住的辽国大军给救出来。

双方血战数日之后传来狄青从高丽出兵的消息,耶律涅咕噜被迫退去。

中旬,三路宋军全部到位,耶律洪基率领的辽国精锐除了近三万骑兵乘着宋军的包围圈没有完成之前跑了出去之外,其余人马全部被围困在永清,新城,固安一代。

辽国人失去了最后的机会,一场宋朝从来没有打过的大规模的围歼战,马上就要拉开帷幕了。

整个大宋都为这个消息振奋不已,那些民夫们脸上挂着一种骄傲的笑容,有的推着架子车,有的赶着马车,将一车又一车的物资从后方推往前线。

所有的商队几乎都是在义务的帮助宋军进行运输,就连宋朝的士大夫们,这一段时间追求的也不在是风花雪月了。

当初河间府双方血战的时候,在茶楼酒肆,最受欢饮的人已经不是他们这些士大夫,而是那些从河间府那里回来的一些士兵和逃难的流民。这些人不管出现在什么地方,总是有一大群围着他们询问战场上的真实情况。

当听到宋军杀的精彩之处,总有一些好事的人大声叫喊,并且喊出今日所有酒菜钱都算在他头上,博得满堂的掌声。

士大夫们的心里本来对自己受到了冷落有些不平衡,不过现在好了,文彦博打下南京无异于让他们扬眉吐气,谁说只有武夫会打仗?当初太宗皇帝饮恨幽州,现在文彦博帮他讨回这个面子再合适不过。

而且文彦博打下南京之后没有如陈世美对东瀛人那般来个赶尽杀绝,很大度放那些辽国败兵和逃难的平民离去,更是彰显了宋朝士大夫的心胸,让他们也有了可以吹嘘的资本。

所有人都在谈论前线,谈论河间府宋军的死战,南京城宋军的奇袭,还有对即将开始的围歼辽国大军的战斗准备。

在这个时候,宋朝的民族主义因为战争的胜利而空前的高涨,上到那些士大夫,下到那些贩夫走卒,都在商议着自己可以为前线做些什么。

<divid="adbot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