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沉甸甸的感谢(1 / 1)

强化医生 若忘书 1559 字 4天前

(感谢好友无名茜打赏鼓励)

老天爷还是很给面子的,这一宿除了进入醉酒高发季以外,并没有需要急救的患者。无非也就是将急诊室的味道弄得差一些,别的没毛病。

“守田,你先吃饭去吧,等你吃完了我们俩正好下班休息。”看到刘半夏从休息室走出来,陈建新笑着说道。

“没事,昨天晚上睡了那么多,你们一会儿先撤吧。”刘半夏笑着说道。

“还合计昨天晚上那个孩子呢?这样可不成。”陈建新说道。

“估计最少还得半天的时间,看看今天有没有手术吧,蹭上一台心情估计能好点。”刘半夏说道。

“真是的,都这身份的人了,对手术还这么执着。”陈建新摇了摇头。

他知道刘半夏的情况,如果是为了赚钱根本不用这么辛苦。这完全就是为了提升自己的业务能力,他现在都没有这么多的想法。

这时候刘半夏的手机响了一声,掏出来一看竟然是邱明远发来的,问他吃饭没。

“你小子要干啥?起这么早可不容易。”刘半夏回了一条信息。

“刘哥,你是不知道,今天我妹做手术,那就是顶顶重要的日子。吃了没?我给你带汉堡过去。”邱明远马上回了一条。

“三个汉堡,一杯咖啡。”刘半夏可没跟他客气。

邱明远直接回了一个“OK”的表情,这就算沟通完毕。

让他没想到的是,邱明远过来得很快,还没二十分钟,拎着汉堡就冲进了急诊室。

“你有超能力了?”刘半夏好奇的问道。

“刘哥,我爸说让我到医院先做准备。你说我能准备啥?”邱明远苦笑着说道。

“哈哈,实在不行一会儿你就上楼上陪着你同学去吧。今天肖月能过来不?”刘半夏挤了挤眼睛。

“这事还说不准呢,反正我是跟她说了,她没回我。刘哥,你给我参谋一下。”邱明远说道。

刘半夏打开了袋子,正好周莉过来,直接给她也塞了一个汉堡,“你还让我参谋呢,我现在都是老光棍一条。反正我就觉得吧,现在跟以前也不一样了,你主动一些没毛病。”

“但是有一点,肖月的学习成绩很不错。可不能因为谈恋爱就耽误了学习,将来会后悔一辈子,跟有多少钱都没关系。”

“刘哥,这都不用你说。要是真影响了她的学习,我爸都得削我。”邱明远很苦闷的咬了一口汉堡。

“我爸没文化,我姨有文化。我就这样了,他就惦记我妹和儿媳妇有文化。我们这个家吧,你应该了解,有些特殊。”

刘半夏乐了,确实挺特殊的。只不过他以前也没有真正接触过有钱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家庭本来应该是啥样。

“守田,有一位患者找你。”这时候周莉喊了一嗓子。

刘半夏抬头看过去,那位疑似淋巴癌的叫做陆刚的患者正站在分诊台那边。

“怎么过来这么早啊?今天出病理结果?”迎上前后刘半夏问道。

“心里没底,这几天都没怎么睡觉。刘医生,您这里有什么建议么?”陆刚搓了把脸。

“先坐下吧,喝点咖啡,我还没动呢。”刘半夏顺手将咖啡递了过去。

“我的建议就是从容面对,心情对于疾病有很重要的作用。你现在焦虑、失眠,对于身体肯定是不好的。”

“稍后应该就是接受进一步的治疗,在治疗的过程中,什么时候心里烦了、闷了,就过来找我聊天。”

“刘医生,我能问一下,为啥对我这么好么?开始我对你还挺不客气的呢。”陆刚喝了一口咖啡,好奇的问道。

“这就对你好了啊?我接诊过的患者都这样。昨天有个小患者8岁,我还给他买了个鸡腿呢。你这么大人了,我就不给你买鸡腿吃了。”刘半夏笑着说道。

“我虽然没有得过那么多的病,跟你说啥都是一个理论上的建议。但是我看的多啊,看啊看的其实也是有一些感受的。”

“正常来讲所有接诊的患者都是我人生中的过客,我也需要尽可能的冷漠,要不然我可能用不了多久都得抑郁了。”

“得病了,就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遭遇了我们不能反抗的不幸还能咋办?积极面对呗。你现在属于刚刚发作,我判断不会达到三期,预后的效果会很好。”

“那个小伙子他们学校的一个学生也是在我这里诊出的胰头癌,十几岁的孩子啊,前天晚上见了一次,很乐观,也做好了化疗的准备。”

“别的我不多说了,有些话你没法跟家里人说,你就到医院来找我。只要我手头上没有患者,咱们都能好好的聊一会。”

陆刚点了点头,“谢谢刘医生,就这一锤子了,老天爷要是真想把我收走,我也干不过他。反正能活几年是几年,能陪着虎子好好玩就行。”

“刘医生,谢谢了。我一直都没跟家里人说,怕他们受不了。这辈子可能都得你帮我,下辈子有机会了,我还给你。”

说完之后,陆刚很是郑重的冲着刘半夏鞠了一躬。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大步流星的就往肿瘤科走了过去。

这份感谢,让刘半夏的心里都变得沉甸甸的。

“刘哥,这是咋了?”邱明远好奇的问道。

“哎……,淋巴瘤。没法手术清除,只能用药物和放化疗来控制。”刘半夏叹了口气,心里边也有些不是滋味。

“我的天,刘哥,那你们每天都接触这样的患者,受得了么?”邱明远吃惊的问道。

“我这里现在还算行吧,你去肾内科看看那些做透析的。再到ICU病房赚一圈去,那边的压力才叫大呢。”刘半夏说道。

“干我们这一行其实真的不轻松。所以你当时问我的时候,我其实是想劝你还是别惦记了,后来一合计你咋也是回去管家产。”

“刘哥,你还不如直接说我考不上。”邱明远苦笑着说道。

“嘿嘿,冲着汉堡的面子我也不能这么说啊。”刘半夏笑嘻嘻的说道。

“刘哥,其实有时候我还真不爱跟大人呆着,但是跟你呆着能解闷。”邱明远说道。

“你还不如直接说我没心没肺。”刘半夏白了他一眼。

“嘿嘿,冲着我妹那么粘你我也不能这么说啊。”邱明远也笑嘻嘻的回了一句。

两个汉堡对于刘半夏来讲,其实真的就跟吃俩馒头差不多。现在他的饭量比以前大得多,也算是强化了身体之后带来的“后遗症”吧。

“你先在这边呆着,我到食堂在弄碗粥解解渴。吃茶叶蛋不?我们食堂的茶叶蛋也挺好吃。”刘半夏说道。

“成,给我带一个尝尝味就行,我先上楼去啊。”邱明远说道。

对于邱明远这孩子刘半夏也是很喜欢的,现在不穿校服了,看着也确实是精神小伙。正经有钱人家的孩子,还没有那些臭毛病,挺好。

来到了食堂,小米粥就当汤喝了,顺便又要了四个茶叶蛋。

“刘医生、刘医生。”

正要往回走呢,就听到有人喊他。扭头一看,正是那位自己给做手指食肉菌清创患者的妻子。

“该出院了吧?”刘半夏问道。

“嗯,今天就办出院手续,还有一些没长好的地方只需要回来换药就行。”患者的妻子点了点头。

“那挺好,让你们出院就证明没有什么炎症了。在医院呆着心情也不好,回家后恢复得也快。”刘半夏笑着说道。

“刘医生,有一个小请求。您看您有时间么?能不能跟他说说?”患者的妻子很是为难的说道。

“咋了?”刘半夏问道。

“哎……,虽然手指保住了,可是目前这个样子他们单位也给他的工作做了调整。而且现在也不知道手指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好,每天他就自己上火,我咋劝也不听。”患者的妻子说道。

刘半夏皱了皱眉,这也是很多患者都会经历的一个过程。可是疏导心情这个事情,他也不在行啊。

“这样吧,你把我电话记一下。我今天有些忙,明天咱们约时间。”刘半夏想了一下说道。

“行,谢谢您,刘医生。”患者的妻子开心的说道。

“他现在估计也就能听您的话了,别人的话都听不进去。我跟他说了,他也就哼哈的应付,完了还那样。”

“这个事情我会尽力帮忙,不过我不是精神科的医生,能有什么效果我可说不好。”刘半夏说道。

“哎……,他能听进去哪怕一句都行啊。”患者妻子苦笑着说道。

这个事情算是今天冒出来的小插曲,回到了急诊科之后,刘半夏也没有着急给邱明远送茶叶蛋,而是一边剥一边想心事。

这两天虽然没有正经的做手术,可是给他带来的触动真的不小。

患者想要真正康复,不仅仅是医治好身体上的疾病,还要修复好心理上的创伤。说起来很简单,可是在真正操作的过程中又怎么会那么轻松。

就说陆刚,现在只剩下强颜欢笑。这几天肯定也是查了很多这方面的资料,已经有了属于他自己的诊断。

再有的就是刚刚这位患者,手指上的伤没什么事了,可是整个恢复期太长,这就增加了他的心理负担,可能对他的生活都会造成影响。

当医生真的很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