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五章 宫宴(二)(1 / 1)

魏贤妃再次看向顾淑妃。

寿宁公主确实不那么对劲啊!

不说别的。寿宁公主当日对元思兰何等深情痴心,众人可是都看在眼底的。元思兰后来死在贺祈刀下,归根结底,也是因天子下旨,令元思兰去边军劝降之故。寿宁公主的心里怎么会没有怨气?

顾淑妃心里也诧异的很,忍不住细细打量寿宁公主。

寿宁公主还是那副骄傲又任性的模样。要是能装模作样到这等地步,也不是寿宁公主了。那么,就只剩一个解释了。

寿宁公主的病症,定然和此相关。

裴皇后眸光一扫,掠过众人的脸,目中透出不动声色的警告。众人各自压下心头的疑惑,纷纷张口说笑起来。

又过片刻,宫女前来禀报,二皇子进宫了。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了过去。

二皇子今日显然着意拾掇过了。一年的酒色无度生活,在他的脸上烙下了挥之不去的印记。还有那胖了一圈的身材,穿上皇子服也没了往日的挺拔。

“儿子见过母后。”二皇子恭敬拱手请安。

裴皇后眼底的憎恶一闪而过,声音还算温和:“平身吧!本宫也有些日子没见你了,快些坐下,和本宫好好说会儿话。”

二皇子恭声应是。

刚一坐下,寿宁公主便迫不及待地张口道:“二哥,你怎么忽然变得这么胖了?母后说你领着差事出京,我回宫几个月,也未能见你一面。今日这一见,我都快不敢认了。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一番话里,透出的信息着实不少。

众人心中各自错愕不提。

倒是二皇子,进宫后就得了内侍提醒,有了心理准备,顺着寿宁公主的话音说道:“我离京一年,在外当差行走辛苦,在吃喝上恣意了些,就胖了不少。”

寿宁公主略有些嫌弃地扁扁嘴:“丑死了。”

二皇子:“……”

二皇子抽了抽嘴角,挤出一个笑容来:“哪有做妹妹地这般嫌弃兄长的。”

裴皇后笑着接过话茬:“也不能怪寿宁嫌弃你。瞧瞧你,这一年将骑射习武都搁下了。以后不可惫懒,好好上朝当差,别令你父皇失望。”

二皇子恭声应下:“儿臣谨遵母后教诲。”

裴皇后又问起了二皇子妃:“江氏病得如何?”

二皇子一脸愧色地应道:“江氏感染风寒,卧榻数日,也没多少好转。儿臣也担心她进宫过了病气给母后,所以,便没让她硬撑着来。便是新年的宫宴,江氏也不能进宫了。儿臣代江氏,向母后告罪。”

裴皇后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心中愈发厌憎。口中淡淡道:“既是如此,让她好生养着便是。”

顿了顿又道:“待到上元节,你领着江氏一同进宫吧!”

这也是变相地敲打警告二皇子,不可再凌~虐江氏。

二皇子恭声应下。

裴皇后目光一掠,又笑道:“这就是衡哥儿么?快些抱过来,让本宫看看。”

衡哥儿生得健壮,奶娘一路抱着,早已累得胳膊酸软。此时正要将衡哥儿抱上前,衡哥儿却闹着要自己走路。

裴皇后笑道:“衡哥儿想走,就让他自己走。殿内铺了软的毛毯,便是摔了也不疼。”

奶娘这才松口气,将衡哥儿放了下来。

衡哥儿被众人看着,半点不怯,摇摇摆摆地走到裴皇后面前。含糊不清地喊了一声“祖母”。

裴皇后笑着赞道:“衡哥儿果然聪明,这么小便会叫祖母了。”立刻令宫女将准备好的见面礼拿出来。

衡哥儿被亲娘教导得极好,团着小手道谢。面团似的小人,学着大人抱拳,看着别提多可爱了。

裴皇后厌恶二皇子,对衡哥儿却很是喜爱。她伸手抱起衡哥儿,将衡哥儿放在腿上。顾淑妃魏贤妃立刻凑趣,笑着夸赞衡哥儿聪慧听话。

“都说母亲聪慧,生出的儿子就聪明。”裴皇后笑着说道:“由衡哥儿就能看得出来,本宫有个好儿媳啊!”

于是,众人又开始夸赞二皇子妃。

二皇子一句句听在耳中,只觉刺耳,心中冷笑不已。

江敏有什么好?

外人以为她贤良温顺。殊不知,她心思大的很。根本就没将自己这个夫婿放在心上。自以为有娘家撑腰,就敢拂逆他的心意。

哼!他就让她知道,什么是夫婿为天。惹怒了他,她休想有好日子过。

唯有寿宁公主,愣愣地看着白胖可爱的衡哥儿,心头一阵茫然。

二哥什么时候成的亲?

怎么忽然就有孩子了?

好在她近来病情颇有好转,不再动辄头痛发作了。身畔的康宁公主,扯了扯寿宁公主的衣袖,小声说起话来。

寿宁公主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忍不住又看了衡哥儿一眼。

……

等到宣和帝领着六皇子来的时候,椒房殿里众人齐至,一个个面带笑容,一派天家其乐融融的景象。

裴皇后起身,领着后宫众妃及皇子公主等,一同行礼问安。

宣和帝心情极佳,笑着说道:“免礼平身。今日没有外人,随意些便可,不必拘谨。”

熟悉的声音入耳,郑婕妤身体微颤,鼻间满是酸楚。

帝王无情!

二十年的情意,一夕之间就被打入尘泥。

这一年多来,她想得最多的是他,恨的怨的最多的也是他。可现在,她不能露半点怨怼,得感激涕零的谢过天恩。然后安静端坐,看着他坐在裴皇后身侧,和六皇子犹如一家三口。

殿内这么多嫔妃,都是天子的女人。皇子公主皇孙皇孙女都是天子的血脉。

可真正被宣和帝看在眼底放在心上的,唯有裴皇后和六皇子罢了。

宣和帝看着裴皇后的目光含着温情,看着六皇子的眼神有着父亲的慈爱。

不仅是郑婕妤。

谁都看得出来。

大皇子心中嫉火蹭蹭。二皇子心中冷笑连连。四皇子五皇子各自移开目光,心里呵呵。年少的七皇子八皇子倒是没想那么多。

反正他们年少,一直不太受重视。早就被忽略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