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尘埃落定,冬日接镖往北方(1 / 1)

镖行四海 华裳绝美 1525 字 8天前

从床榻之上苏醒已然是常扬威与唐明心二人来到南都的第三天。

由于失血过多而暂时不能下床活动的两人便只能坐在床上,从其他人的口中得知有关于‘狼王’维尔可沁的相关事情。

在得知维尔可沁已经被常安平亲自抓捕且关押在大牢里的时候,两人便挣扎着想要亲自去看一看那个自称是狼王传世的天选之子,但其实谁都知道这两个人只是想要去对方的笑话,更是企图掩饰自己被维尔可沁陷害后所受的伤。

早就看穿了这两人的小心思的闻竹立刻就让铁牛与马秋义用绳索将两人的手脚给捆了起来,然后还特地在离开时将房门上锁,确保两人不会从房间里偷偷地溜出去。

与此同时,确实已经将维尔可沁给抓捕归案的常安平、李老鬼以及李魁三人则是身在大牢之中,三人此时此刻正死死地盯着怎样都不肯开口说话的维尔可沁。

看着那犹如给自己的嘴巴上锁了一般的维尔可沁,常安平也是颇为无奈,但在稍作思量后却是说道:“其实你不愿意说也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塞外蛮夷还需要靠你来互相联系,甚至是依靠你的计划来施行对于汉武朝各个城镇的掠夺”

“如今你已经被我们抓捕,甚至可能会因此落得个身首异处的死罪之刑,维尔可沁,既然你不愿意争取一个活命的机会,那我们也就没有必要强行让你活下去了”

作为汉武秘卫,在皇帝还不曾知晓维尔可沁就是太后的私生子的情况下,常安平能够实行自己的权利来让南都当地的官府衙门直接将维尔可沁斩首示众,而且在众人对维尔可沁的身份的认知还停留在‘塞外蛮夷’的时候,常安平更是能够借此鱼目混珠,让皇帝也认为此人该死,从而做到瞒天过海。

然而维尔可沁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硬骨头。

当常安平正准备吩咐看守着大牢的士兵前去通知南都当地的官府衙门,为其准备斩首死刑的时候,当即尖叫着想要以一个秘密来换取自己的性命。

对此,常安平冷笑道:“我听说你自诩‘狼王’,更是派人在边塞之地不断地传播自己是为狼王转世,是为黄沙大漠一族的救世主,现在却是跪在我们的面前,想要用一个秘密来换取自己的性命,哈哈哈哈!维尔可沁,看样子你也并非似传闻中的那般令人可怖嘛”

“你······终究只是个失败者罢了”

“说吧!你要告诉我们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维尔可沁告诉给常安平三人知道的秘密是为塞外蛮夷分布在汉武朝境内,各个城镇的势力,也就是每一座海燕楼的所在。

而且正如常安平所猜测的那样,每一座海燕楼,每一个被派遣来到汉武朝境内的塞外蛮夷都需要依靠维尔可沁来实行计划,如果维尔可沁一旦与他们失去联系,这些大半辈子都活在黄沙大漠,头发短见识也短的荒漠粗汉子们哪里能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

如此一来,一旦维尔可沁这边出现什么差错,塞外蛮夷布局整个汉武朝的计划就会瞬时分崩离析。

只是就算告知了常安平这个秘密,常安平等人也还是没有松口放弃一条生路,反而是面露几分奸诈,其中李老鬼更是弯下腰去,与维尔可沁平视着说道:“还真是多亏你开口说出来,不然让我们几个人去查还真不知道要查到什么时候,但是······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什么叫做坑蒙拐骗吗?”

“我们只不过是稍稍的骗了骗你,就让你直接将自己隐瞒着的秘密给说了出来,还真是轻松”

不给维尔可沁继续开口的机会,李老鬼将一块破布塞到了前者的口中将其嘴巴给堵上,然后吩咐身边的官兵们说道:“马上去通知南都城太守,让他着手准备给这个家伙来一场斩首示众,更是要将此人是为塞蛮夷的身份给散播出去”

“就说,如果有谁敢庇护塞外蛮夷,就和这个家伙一样,处以死刑!”

南都,柳巷医馆。

找到身负重伤,在医师的帮助下得以痊愈,但还是在床上静养的常扬威时,已经是维尔可沁在那南都大街上被斩首示众后的第二天,常安平看着躺在床榻上,睁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常扬威,心里自然是五味杂陈。

“看你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怪我不告而别”,常安平镇定了心神,神情自若的开口问道。

“你是我爹,我是你儿子”,从床上起身,靠着床板的常扬威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后回应说:“既然我作为儿子,自然是要理解你这个当父亲的,只不过要我一个人来支撑起整个镖局,你不觉得有些为难我吗?”

“若不是我常扬威天生就是当总镖头的料,你看看你换一个儿子,早就把整个镖局给败光了”

常安平与常扬威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很快,常安平在当日傍晚便于李老鬼以及李魁二人一起离开了南都,只是在离开之前嘱咐常扬威要小心现在已经成为汉武秘卫的姚梦祺,而后便继续化作阴暗角落里的一道黑影。

下一次两人再见面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而与常扬威与常安平两人的告别不同。

“唐明心,你还是要跟着我一起回去镖局吗?还是说你要回去京城,继续待在我姥爷的身边?”

在柳巷医馆将身上的伤势完全养好后,准备离开南都,回去海石镇的常扬威找到了正在收拾行李的唐明心,问起了对方是否还会继续选择当镖师。

唐明心听闻常扬威的疑问后,回答说:“维尔可沁虽然已经被当街斩首处死,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可能远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所以我需要先回去京城,我想请求老家主来协助调查此事”

“所以,此行明心将会暂且离开镖局,还望少爷不要因此责怪明心”

唐明心暂时离开的消息镖局的其他人都已经知道,由于唐明心已经确保了自己会在对于维尔可沁的这件事情的调查结束后回来,所以众人也就没有过于伤心,在目送唐明心骑着马离开了南都后,便各自收拾行李准备回去海石镇。

——————

太元十二年,冬日。

海石镇。

距离维尔可沁被处死已经过去了足足一个秋季,在冬日到来之前的那段时间里,常扬威不断地接到来自于京城唐府的飞鸽传书,传来的书信中记录着汉武秘卫以及顺天镇远府对于塞外蛮夷在汉武朝所布置的‘一枚枚棋子’的拔除,如今已经将维尔可沁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而说出来的所有海燕楼推翻铲平。

可以说,现在的汉武朝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大后方会再次出现赤鸟胆之毒的恶意下毒事件。

但也正是随着塞外蛮夷在汉武朝境内的棋子被一一除掉,朝廷也随之开始展开对于边塞守军的秘密调查。

之所以朝廷会突然起意要去调查边塞守军,其一是因为当初莫敌将军正是因为守军中有内奸而身负重伤,其二则正是因为汉武朝境内突然被发掘出来的大量的塞外蛮夷的势力,这两个原因让坐在宝座上的皇帝很是烦躁。

想要彻底解决麻烦的皇帝便当机立断,立刻吩咐自己手底下的汉武秘卫和顺天镇远府展开调查,说是要将每一个内鬼都给找出来处死,以此来保证边塞的安全。

而对于常扬威等人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朝廷正在做什么,更不是塞外蛮夷是否要在这个时候对边塞进军,对于镖师来说,最为重要的无疑是现在正在正堂与常扬威签署着镖单,委托四海镖局送镖的托镖人。

在冬日的第一天就找上门来委托四海镖局送镖是一位海石镇上的商铺老板。

商铺老板名为‘薛理’,其本身是为汉武朝北边城镇的一位居民,但是由于家中变故而不得不远离家乡来到海滨城镇做生意,好在这些年来,商铺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好,再加上海滨城镇内本就少见来自于北方城镇的货物,所以薛理现在也算是人尽皆知的大老板。

而在成为家喻户晓的大老板之后,薛理想到了自己那还留在北边的家人,于是在越发浓厚,挥散不去的思念之下,权衡利弊,知道自己不能离开商铺的薛理便前来委托四海镖局来代替自己前往北边。

只见到薛理将一个箱子打开,将其中的金银珠宝,还有不少利于保存的海冰城镇的特产拿出来给常扬威检阅了一遍,确保没有任何不应该出现的货物后,才重新将东西放回箱子里去。

“这是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将箱子合上后,薛理取出一张银票交给常扬威,笑着说道:“此番送镖前往北边,烦劳常总镖头务必要将这个箱子安全的送到”

“若是常总镖头能够将箱子毫无损坏的送到冬春城薛家人的手里,等到常总镖头回来,薛某还有五百两银票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