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关于历史的修正问题......(1 / 1)

六界事务所 拜将 1580 字 1个月前

最快更新六界事务所最新章节!

“白泽?!”

陈缘惊讶出声,那道声音笑着道:“三个月不见,连我都不认识了?”

“休眠结束了?”

“嗯,睡到自然醒啊!”

灰色的大海突然化作数据粒子,在陈缘前方百米之处,无数白色的数据光幕出现,与这个玄幻一般的地方格格不入。

一头浑身雪白,似虎似羊,颈有狮鬃的巨兽从中懒洋洋的爬出,朝着天上打了个哈欠。

“诶呀,你在修炼啊,打扰了啊。”

白泽从数据光幕之中爬出来,在他身下,那些数据粒子停止侵蚀,化作洁白的光团。

“上次的考核完成的不错,十殿阎罗都对你很是认可,当然,除了第三殿宋帝王。”

白泽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缘,巨大的虎嘴咧开一个可笑的弧度。

“他觉得你有点婆妈,秦皇陵一战直接使锁天拳就好了,顾忌那么多干什么,大不了骊山山崩。”

陈缘嘴角抽了抽,有点无语。

“好了说正事。”

白泽开口:“你知道我是引导AI,只有事务所升级才会出来。”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立刻出来?”

陈缘疑惑,白泽撇撇嘴。

“老子没睡够。”

“........”

陈缘摊了摊手:“你讲,我不插嘴了。”

“额....其实就是对于升级之后的说明,没有什么重要的。”

白泽龇牙:“上一次你接到了来自过去的委托是吧,我告诉你,这是因为事务所升级了,所以原本你只能接受【当前时间】的委托,而现在可以接受同一地点下的【不同时间】的委托。”

“这个同一地点你可能有些奇怪,当然,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个所谓【同一地点】范围为当前事务所店长居住的行星或者恒星。”

陈缘点点头,看来自己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

“然后,道具城现在可以随机刷出从其他【世界】来的物品,注意是【世界】而不是【空间】。”

“之前你刷到了百草液对吧,那就是另一个【世界】里的东西。”

白泽缓缓讲着,陈缘静静听,基本上有些东西和自己的猜测大差不离,出入是有,但是不大。

这样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白泽说完,又道:“现在你可以在各个时间节点里出入,而且委托人也不局限于当前时间点了,但是有一点要记住,事务所没有达到三级,不可以进行历史干扰。”

“历史干扰?”

陈缘皱了皱眉,白泽解释道:“也就是时间轴线不可紊乱,在大的方向上,就像是上一次你帮助尼古拉斯的事情。”

“潘特拉小镇只是在历史资料里提及了一下,在他们本地的记录中,历史寥寥,但是仍旧延续到了如今。”

“而你当初杀掉了那个白痴恶魔,这就是属于蝴蝶效应了,原本你不出现的话,那个小镇可能不会出现恶魔,而尼古拉斯也会在公元346年逝世,小镇可能会经历战火,但是最终依旧会延续下来。”

“那么说,是我出现在那里,所以导致了原本应该出现在别处的恶魔将目标定为了潘特拉小镇?”

“可以这么看,但是,你又杀掉了那个恶魔,所以历史又回到了正轨,大的方向上并没有变化,小的....呵,历史会自我修正,每个星球都有属于自己的时间轴线,无数时间轴线串联无数星球,最后组成河系。”

白泽挠了挠鬃毛:“宇宙同理。”

“在事务所没有达到三级之前,你无法对重大事件做出更改,就算做出更改,不久之后也会回到正轨。”

白泽道:“就像你之前给尼古拉斯送了解厄丹,但是他是在公元346年死亡,你无法改变,历史上并没有详细记载他是如何死亡的,有说是寿终的,也有说是死于战乱的。”

“无论你怎样改变,他终究会在公元346年死去。”

陈缘一愣,随后脑海里不由地浮现出那个胖胖的外国老人,红衣主教,心中莫名的有些伤心。

他死了,小镇的那些孩子会很伤心吧。

白泽瞥了陈缘一眼,继续道:“三级之后,你可以对一些重大事件做出改变,也就是历史上没有记载,或者没有明确记载文献流传下来的事情。”

“比如,战国时代,公元258年白起自杀,尸体被安葬,但是......”

白泽诡异的开口:“他真的死了吗?”

陈缘皱眉,白泽道:“他死了,在历史上是死了,但是,如果在他死之前给他吃下续命丹,那么,在他自杀的一瞬间,他的使命就已经完成了。”

“白起死了,但是他还活着,再后来,他不管是活多久,都不会再影响什么。”

陈缘疑惑道:“那这样说,我现在也可以做到这种事情。”

“不,你做不到。”

白泽笑道:“历史会巧妙的避开你的手段,比如你想要给白起先服下续命丹,他是吃了,也发挥了作用,按照道理是不会死了,但是他自杀的时候,他手里的那柄剑就很有可能变成一柄法剑,甚至是道器。”

“续命丹只能保护肉身,因为自杀杀不死魂魄,魂魄未离体,人的意识在一瞬间还没有消失,那就可以救回来,但是法器以上就有能够杀死魂魄的了,不需要彻底杀死,只需要休克意识一瞬间,那么,续命丹就没有办法发挥作用,白起也就彻底死了。”

白泽笑笑:“在达到三级之前,无论你使用什么手段,结局都不会改变,你只能干掉那些不存在于记载之中的东西,比如上次的恶魔。”

“对于历史上记载的,某时某刻,某点,死多少人,死的都有什么人,死的是谁,死状,你都没有办法改变。”

白泽说完,陈缘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无力感,这么说起来,自己岂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干涉一些事情。

“只能对当下进行改变是吗.....”

陈缘开口,白泽点头:“因为未来是多变的,而你和事务所所存在的时间节点就是当下,那么,未来对于你是【还未发生】的事情,过去则是【已经发生】不可更改的。”

“一个节点会衍生出无数支流,这个理论在初中就应该学过了,我想不需要我再继续多说什么。”

“但是.....”

白泽顿了顿:“在某些方面来说,未来也是不可更改的,因为它在更加遥远的未来看去,也是【过去】。”

“如果有一个人从未来要来杀你,你可以从过去把他的曾曾祖父给干掉,这样他就不会出现,但是,这个从未来来的人是不会消失的。”

“因为他已经存在于【当下】,对于他的未来,已经分成了两个节点,其一是【没死】,其二是【死了】。那么他完全可以从【死了】的那个节点成为从【没死】的那个节点来的人,而原本【没死】的节点的那个人则是依旧存在,因为前者在理论上是从【没死】的节点来的,但他实际上并不存在于【没死】的节点之中。”

“而当这个人回到过去,那么,在【死去】的节点中,他会有一个全新的身份,但是依旧保存着自己的所有记忆。”

白泽看着陈缘,陈缘眉头紧缩,白泽道:“有些绕是不是,我也是这么觉得。”

“这也属于时空悖论的一种。”

“每个人的时间轴都是依托于他的【当下】而存在,不会因为改变了什么就发生变化,只会衍生出无数镜像世界与节点,寻不到但又切实存在。”

白泽笑道:“用一个玄幻一点的解释,即你有许多的【他我】,而每一个【他我】在他们自己看起来都是【本我】,谁是真正的【本我】取决于谁的境界更强。”

“好吧,我大概明白了。”

陈缘叹口气:“也就是我现在对历史做出改变,历史则会强行把节点拉回轨道,但是如果事务所成为三级,那么我做出的改变就会被历史所遗忘,或者是修正,轨迹依旧,但是结局已经不一样了。”

白泽点点头:“就是这样,好了,说的有些多了,我要再回去睡一睡,有紧急情况再叫我,我要匿了。”

说完,陈缘只眼前有一道白光闪过,随后白泽消失不见。

..............

事务所中,陈缘睁开眼睛,青梅正坐在楠木窗边擦拭着四柄古剑,狼王则是找了个牛排在啃。

咚咚!

“您好,有人吗?”

陈缘抬起头,笑着开口:“请进。”

“欢迎光临......六界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