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断了脊梁!(1 / 1)

六界事务所 拜将 1155 字 1个月前

最快更新六界事务所最新章节!

天地人三道杀机威势不减,云天化剑、龙蛇起陆、众生皆杀。董儒生骇的魂飞魄散,疯狂的逃遁,口中嘶嚎,哀求陈缘饶他一命。

事务所内,方乾看到董儒生模样,不由地撇撇嘴,不屑道:“之前那么嚣张,现在如同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陈缘目光微沉,轻轻开口:“你若是求饶,此生都要化作我的奴仆,你还愿意投降吗?”

事务所内的声音很轻,但传到董儒生耳中却是宏大无比。

董儒生冥冥之中听见一道如天神一般的喝问,虽然惊惶,但还是一瞬间就明了这是那陈老板的声音,顿时大呼:“我愿意,我愿意!”

他当即告饶:“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仙驾,还望前辈恕罪,给晚辈一个机会!”

“只要前辈肯原谅晚辈,莫说要晚辈为奴仆,便是做牛做马也可以啊!”

听得对方如此求饶,陈缘叹息一声,与方乾道:“我常闻古代的读书人有风骨,包括我所见之人,那些鼎鼎有名的历史人物,无一不是人中翘楚。”

“始商代,伯夷叔齐不食周粟而死;汉代苏武,北海牧羊九十载;东晋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

“南朝陈庆之,身躯文弱难开弓弩,北魏内乱时,陈庆之七千白袍纵横千里,攻必克战必取,一战之后,北朝谈陈色变。”

“宋代金兵破汴梁,李若水殉节;南宋末年文天祥从容就义。”

“南明史可法,马士英,陈子龙,冯梦龙,张煌言........文人风骨在他身上看不到,倒是只能见到书生意气。”

方乾摇头:“三百年前文人已经断了脊梁,直至民末,甚至有大儒坚决要留下辫子,也不知哪里来的狗屁风气,那是耻辱的象征,怎的还引以为荣了?”

陈缘打了个响指,三道杀机止住,在天地之间徘徊不休,董儒生战战兢兢跪下,脸色扭曲,一副谄媚讨好之样,与初时在董家姿态简直有天地之别。

他当年科举不中,被天字二号带去修道,本就是随手丢下的一颗棋子,没想到却让他修成了人仙境界。

数百年间潜心修行,境界上去心境却还是当初的士子模样,见到高手就想一较高低,若是赢了,自当沾沾自喜,若是败了,便想尽办法诋毁谩骂。挂着文人的名头,修着人仙的境界,干点狗屁不通的事情。

他原本以为胜券在握,殊不知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被陈缘看在眼里,暗自以为高明的棋法在对方看来不过如同小儿嬉闹,挥挥手就可以掀了棋盘。

不论哪个时代,并非所有的文人都有不屈的风骨,他们更多的是墙头草,王朝更迭,他们总是朝有利的位置去倾斜,并向新的主公献上自己最优秀的能力,这样上头就会觉得他们仍旧有用,留下他们一命。

性命尚在,凭借他们的老油条,难道还不能重返巅峰吗?他们所等待的就是这样一个时机,等到椅子上的那头龙打个盹,自己便可朝前多走几步。

心念至此,陈缘不由地对董儒生有些厌烦,想着不如一指下去给他戳死一了百了。但又想到天字二号随意落下一子,自己也未必不能到处下棋,不管用不用的上,随意就好。

董家的资产不小,毕竟也是仅次于京城八家的存在,在社会各界还是比较有影响力的,与自己不同,自己的影响力仅仅限于高层,而且是修行界高层。政府对待自己的态度,起码国安是有意示好,不愿为敌的。之前送了镇岳与昆吾,便是相让自己欠下两个人情,不论大小,若是起了冲突,自己总归会留点手。

但其他部门还真不好说,虽然在自己眼中都是土鸡瓦狗,而且自己也不必对他们负责,但是麻烦事情还是少点好,有时候灰色势力比白色势力更好用。

陈缘手指在天宫图上画出一个圆圈,远在天边的董儒生顿时感到三股杀机涌动,心中惊骇欲绝,浑身颤抖,大吼者,连连磕头求陈缘饶他一命。

三道杀机环绕,突然冥冥之中有一根混沌手指落下,画出一道圆环,天地杀机顿时消散,那人道杀机中,无数白衣青衣的修士起身,朝着虚空作了一揖

三道杀机消退,冥冥之中有三道黑光转回,朝着董儒生头颅绕去,在他额头缠了一道,脖颈上缠了一道,腰部缠了一道。

陈缘虽将三股杀机挥手消退,但既然已经三杀发起,岂能说散就散?这三道黑气便是三股杀机所化,冥冥之中气机牵引,被陈缘施以法力种入董儒生元神之中,若是后者有半点二心,三道杀机爆发,顷刻之间便能让他形神俱灭,魂飞魄散。

董儒生面无血色,那三道杀机虽然不是血誓之流,但其中可怕更甚血誓,血誓尚还有逃脱之法,这三道杀机乃是天地人气运所化,冥冥之中与自己元神纠缠,不是跗骨之蛆,而是直接已经融为一体,绝无摆脱的可能性。

陈缘淡淡开口:“你董家日后,该如何做,不需要我来教你吧?”

“是.....是....”

董儒生浑身颤抖,陈缘屈指一弹,远在万里之外的董儒生顿时感到一股无可抵挡的力量将他拖拽住,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京城方位而去。

元神遁回,董家厅堂之中,原本盘坐的董儒生肉身猛地一颤,只见一道灵光落下,董儒生顿时睁开眼睛,哇啊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仰面而倒。

“老祖宗!老祖宗!”

董国威与董半池二人连忙上去扶住董儒生,后者气若游丝,浑身痉挛,眉心之中三道黑光若隐若现,看的其余二人胆战心惊。

“扶我起来....”

董儒生微微喘息,调整状态,目光见到身前棋盘,却是白子散落一地,黑子布满棋盘。冥冥之中一道气运从自己头颅上飘出,董儒生顿时境界大降,几乎跌下人仙境界。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气运被抽走,想到之前所见,心中五味杂陈,却是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一名人仙变得如同三岁稚童,董儒生双目无神,大骂自己糊涂。

“国威.....你听着......从今天之后,我董家,唯那一位马首是瞻......不可有半分不臣之心.....”

董儒生语气颤抖,声音之中满是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