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余队离开(1 / 1)

最快更新在日服打英雄联盟的日子最新章节!

都觉中路补完兵,很干脆的回了城,他身上的钱刚好够他出第二件大装。虽然补兵落后了很多,可好歹也是拿走了vn的终结钱,还有亚索的人头钱,都觉的寒冰算是起来了。

不过出门前都觉稍微瞄了一眼余队长的装备........这比为什么出完冰霜女皇的之令后还有钱出黑切?真眼身上倒是带了一个,不过你的眼石和鞋子为什么不出啊?

都觉看着自己家辅助的出装,也是明白为什么刚刚能秒掉亚索了,我余队长打辅助什么时候会比adc输出少?开什么玩笑?鞋子有用?走位骚不就好了。眼石有用?意识强不就行了。

余队长用自己的行为打了都觉一个脸,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彩笔。

“之后要怎么打?”还没有到兵线上,都觉问余队长。

“稳稳的打就好了,这个阵容,后期他们是秀不起来了。我们家的中上野都不是简单的人物,最关键的是,本来是这支队伍短板的你有了足够的成长,阵容上来说,是我们赢了。”余队长说道,“还有,刚刚那两波,你做的的确是挺不错的。”

“阵容上赢了?亚索加上瑞文,打团不是很好打吗?”都觉说道。

“像是瑞文、亚索这类吃操作的英雄,打团的不确定性太大,不要太过高估他们。”余队长说道,“他们打团的手段大概只是酒桶的大招和瑞文的闪现,可光光是这样,现在的你应该是能防住吧。”

“有闪现的话,大概是控不住我。”都觉给出了回答。

“我们这个下路组合,大概可以开始发挥作用了。”余队长说道。

都觉听完余队长的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来到兵线上,这回对面的vn终于是老实了,本来寒冰就是版本强势的英雄,刚刚又经历了一次被秒,咸鱼对线上要更加的稳了起来。他的补刀还是压着都觉的。

“小子,这波兵不要了,跟我来中,河道上的眼,应该是要消失了。”余队长突然说道。

“哦。”都觉应了一声,他在兵线上放了一个万箭齐发就慢慢的往后退了。

两人穿过自家的三角草丛,刚刚来到小龙穴上方过一半的位置,余队长放出了自己冰霜女皇指令的效果。

“等他把墙放了。”余队长说道。

中路的烧男,他早就看见从下路赶过来的两人了,他假装补兵,暗暗的靠近了亚索的位置。

“哈撒给!”对面的亚索戳了烧男的男刀一下,然后看见了两团诡异的幽魂从河道边上的草丛飞出,“什么东西?”这是亚索的心声,他大概是猜到有人要来了,他将自己的风墙施展了出来,阻止了两团幽魂对他的减速,恩.....很不幸,他撞上了一支又粗又大的魔法水晶箭。

烧男简直吊都要笑歪了,白白捡了一个人头!这个距离的魔法箭,眩晕时间都得有一秒了吧,这个时间够他杀这个亚索两回了!

割喉之战!瞬身位移!

刺客诡道!流血伤害!

斩草除根加暗影突袭。那个刚刚还活蹦乱跳的亚索,你说说话啊,不要躺在地上,起来说说话啊。烧男在心里畅快的想道。

赏金猎人标记了中塔。烧男乖乖的将兵线推了过去,带起了中塔。

“我去,这波我不服啊队长,他们三个算计我一个。”kda中单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没有理,k队却是认真的思考了起来,“这个打法,我们要怎么防?寒冰加女枪的游走,不对,甚至打团都可以这样办,难不成全队出水银系带吗?”

kda中单看自家队长没有理会自己,又嘟起了嘴不服的说道,“怎么防不了,一会我风墙放慢一点不就好了。”

游戏第二十七分钟,kda家上单中箭身亡。

游戏第三十分钟,两边进入团战,对面亚索作死,往前站位想骗出寒冰的大,结果自己被寒冰用鹰击长空骗出风墙,被寒冰加女枪大直接打死,都觉方破入对面二塔。

游戏第三十四分钟,又是同样的套路,在对面的高地塔下,酒桶想要开团,脱离了亚索比较远的位置,他的一个e闪正中都觉的魔法水晶箭上,大还没有来得及抛,直接死在了女枪和一堆小技能之下。都觉一方成功上了敌方高地。

“这么打要输了啊,这是什么鬼一样的套路?”咸鱼一脸懵逼。

“这辅助不是还活在上几个版本吧,刚好这把adc拿了个版本强势的寒冰打出了奇效。”中单二脸懵逼,就属他中箭次数最多。

“这么说来,他们刚开始禁辅助是真的在针对我喽?”辅助三脸懵逼。疯狂觉得自己被针对了的kda辅助。

“好了好了,下一把吧!小冷,你会女枪辅助吧,刚好我也练一下寒冰。呵呵。”咸鱼选择打不过就加入他们。

但是,这把游戏一直持续到四十分钟,kda战队所有人都死亡,大水晶只有五十血时,他们才选择了投降,也是群口嫌体正直的小伙子。

就在要退出游戏的时候,咸鱼好像想到了什么,这个辅助的名字不正是他师傅的名字吗?他急忙的敲打起了键盘,说道,“师....师傅,是你吗?”

没有人回应咸鱼,倒是都觉在屏幕上打出了一行字,“师兄,你好,我是师弟,萌萌哒。”

不懂网络语言的咸鱼,脸上一股恶心,说道,“我师弟真名叫萌萌哒吗?呕......”

坐在余队长边上的都觉,他问向余队长说道,“余队,这应该是那你徒弟吧。”

“也算教了他一点东西吧。好了,我也该走了。”余队长起了起身。

都觉并没有阻拦他,只是问道,“余队,以后我们还有见面的可能吗?”

“想跟我见面?”余队笑了笑说道,“心还挺大的。没有站在lol界的巅峰,你是没机会见到我的。”

“哦,这样啊,那我以后大概是没有机会了。那么,再见了,师傅。”都觉一改平时吊儿郎当的语气,恭敬的说道。

余队朝着身后挥了挥手,他离开了这间房间,没有一点想要劝解都觉的意思,他曾经说过是都觉的领路人,只是现在看来,他似乎并不是。

余队离开,都觉又一次安静了下来,不过这回他没有萌兔子离开时的那种落魄。

钓鱼直播平台,所有的弹幕都在疯狂的追问咸鱼有关他师傅的事情。

咸鱼一直表现的很有顾忌的样子,只是最后他没能耐住粉丝的不断追问,他说出了一点关于余队的信息,“曾经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师傅走了过来教我打了一把游戏,这样才有了kda现在的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