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〇 卡尔·道森(1 / 1)

起源泪光 午后淡茶 1321 字 8天前

最快更新起源泪光最新章节!

伊芙在舱门被敲响的一瞬间警觉,手下意识的摸向里侧的短剑,门外传来老者的声音,她的手指又悄悄缩进掌心,应了一声打开门,正是老福尔在门口候着。

“我家少爷请您去用餐,您的身体恢复些了吗?”

伊芙打量着这位老者,寸许的银色发丝紧贴着头皮,额角几缕皱纹,蔚蓝色的双眸如水般平和,高挺的鼻梁和深深的眼窝,这是个标准的帝国人模板,他看上去年龄并不算太老,但苍老的声音总会让人忽视掉外表。

伊芙点点头,让出一些距离,跟在管家的后面。

“我只是北方一个落魄贵族的儿子,连封地都没有,爵位很可能到我这一代就取消了,为什么一定要我来当这个伯爵?”

没有人解答青年的愤怒,他瞧着面前的食物:一块橙黄的面包,半根散发着香气的肉肠,一碗热气腾腾的肉汤,这样的食物在航行在海上的船来说已经是极为丰盛了,舱底的船员们只能把半磅黑面包和烧开的淡水当做晚餐,运气好能分到一点水果干。

吱呀一声,舱门开了,老福尔让伊芙独自走进去,他随手关上门守在外面。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伊芙重获自由后第一次与一个陌生人独处,面前这个长相英俊的年轻男人不知不觉中帮她对付了许多潜在麻烦,她呆呆的站在桌前,望着摆放整齐的餐具食物,再看看正襟危坐的青年,不由的有些不知所措。

“请坐。”青年的脸上露出一些笑容,他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伊芙依言坐在对面,真诚道:“谢谢你救了我,我还以为会死在大海里。”

青年却摆摆手,他说:“先不说这些客气的话,趁现在风平浪静快用餐吧,前几天在海上飘着时,我可不敢用碗喝汤。”

这顿晚餐非常丰盛,至少是伊芙遭难以来最享受的一次,她认真的吃掉自己的这份食物,胃口奇佳,当她咽下最后一口肉汤时,对面的青年也恰巧放下汤碗。

他问:“还想要吗?”

伊芙摇摇头,报以一个自认为不错的微笑,青年递给她一条手帕,又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你叫什么?”

这是个再寻常不过的问题,而伊芙心中也有了答案,她说:“伊莉莎,我的名字叫做伊莉莎。”

在她叙述的经历中,她是一个从威尔士某处的小城镇出发去寻找父亲的女儿,她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应征加入到国王陛下的战争中,然而她只找到了一名退伍归乡的老兵,得知她的父亲已经在数年前战死,他们乘坐返回威尔士的那条船遭遇了飓风……

青年听完伊芙的叙述,微微低垂着眼帘,他细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过了一会儿他这才反应过来,他首先对于伊莉莎(伊芙)遭遇的不幸表示抱歉,并且恳切希望少女能振作起来,称赞少女的勇敢,还有非常好的运气。

青年坐直了身体,他说:“我是来自北方的卡尔·道森,前往威尔士的一个旅行者,很荣幸与伊莉莎小姐一路同行,现在看来天色也不早了……”

伊芙尽量去理解,但听得不是很明白,不过至少她听懂了这位先生说了几个句段,首先他的名字叫做卡尔·道森,同样是去往威尔士的,然后就是晚安,她立刻起身告辞,临行时卡尔送给她一小块玻璃,据说这就叫做镜子。

伊芙仅仅在皮克斯的小教堂里见过一面落地镜,当时她终日奔波于后山和小教堂之间的路上,灰头土脸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个在地里刨食的小农夫,哪里有空去打扮自己,因而这方面的经历完全就是一片空白,哪怕后来在布莱克浦的监牢里海流替她梳过几次头发,她依然……一窍不通。

伊芙离去后,卡尔仍然静静的坐在那里不知在沉思什么,他叹了口气,老福尔从外面走进来,恭声道:“少爷以为如何?”

“一个可怜的女孩,遭遇了如此不幸,正好我们也顺路,一并带她走吧。”

老福尔微微弯腰:“少爷目光如炬……”

卡尔漫不经心道:“亲爱的老福尔,你就不要再用这种奇怪的语调了,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明天我会邀请小伊莉莎共进早餐,替我多准备一杯热水,不,半杯就好。”

伊芙回到舱室,先是摸了摸床下的手提箱,又检查了藏于里侧的短剑,她这才一屁股坐在床上,她还没想好等到了地方该怎么解释,那位叫做卡尔的人看上去并不坏,大不了赔他一些钱就是了。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老福尔如昨天那样来请伊芙,敲门半天才有回应。

伊芙老早就醒了,她拿出昨天卡尔送的那面镜子,借着晨曦的霞光打量着自己的模样,因为她总觉得登船时那些水手看她的目光有些异样。

只见镜子中倒映出一张女性的面容,一头苍灰色长发披肩,肤色白皙,琥珀色的双眸,小巧的鼻子,淡粉色的双唇,正露出一个惊疑的表情,她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

“这是我?”

看着镜子中那张脸同步的唇形,伊芙终于明白这就是她现在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与一年前有什么相似之处,哪怕是熟人面对面也认不出。

她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她想起了自己的新身份,一个来自威尔士叫做伊莉莎的少女,从前的一切都已经毁了,随着从前的那个伊芙一同沉入海底了,她现在只是伊莉莎。

以革命党的罪行论处,不需审判,不需调查,立刻处以绞刑……

心脏加速的跳动着,将血液输送到全身各处,伊芙的呼吸也逐渐变得沉重。

过往的一切如连环画那样不断浮现在眼前,伊芙记起了那些人,她的手指不自觉的摸到了短剑,但随着记忆愈加深远,她自己都没发现手指在剑柄上留下了浅浅的指痕,她暗暗发誓要弄清这中间的秘密。

正当这时,门外传来了老管家的声音,伊芙这才平息下翻涌的气血,剧烈跳动的心脏渐渐恢复平静。

“早上好,还未问过阁下的称呼……”

老福尔轻声道:“少爷习惯叫我老福尔,那我就叫做老福尔吧。”

伊芙在心中记下这个名字,她跟在老管家后面,出门时她束了一个马尾,路过船舱时倒是引起不少船员的注意,甚至有人吹起一声口哨,大声的问伊芙需不需要一个男人来陪着,但是很快周围人就捂住他的嘴巴,把他塞进床底下。

很快传来一个粗壮男人的吼叫声,船员们鱼贯而出,开始他们今天的工作,伊芙记得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这条船的大副。

卡尔早已在等着她了,伊芙道了一声早安,再三感谢救命之恩,当她路过卡尔身边时,船体忽然摇晃了一下,放在桌边的一只杯子翻到了,热水流淌出来,溅在伊芙的手腕上,卡尔见状迅速从上衣里抽出一条手帕,包住了伊芙被烫红的右手手腕上。

“实在抱歉,我真是不小心,你没有受伤吧?”

面对卡尔那张平静的面容,伊芙低头看着包扎在手腕上的手帕,遮住了手腕上的那个倒三角的标志!

她的心猛跳了几下,一个念头浮现在脑海中!

他认识这个标志!卡尔知道它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