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美丽的雕刻艺术(1 / 1)

身怀绝迹 野蛮王爷 1109 字 8天前

最快更新身怀绝迹最新章节!

沿着陡峭的崖壁,望着下面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你想一个小丑一样,在上面走钢丝,随时都可能掉落下去。

老者在前面开路,像是一个成熟的老父亲,带着自己的孩子来锻炼登山,锻炼他们的勇气,生命如果没有勇气,你在这个世界将是被人践踏的。

绕过几个弯曲狭窄的地方他们又站在稍微平缓的小路上,陆驰像是公公扶着自己的太后,一副奴婢该死的奸笑着,胡瓜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他甚至庆幸自己那时候吃了两个屁,也值了,完全忘却了刚才内脏翻涌肺干呕了。

他们俩一唱一和,很快被杨碧老者他们甩开了,追了半天,到了一片整齐的雕刻处,像是有人把精美的雕刻摆在路的两侧,雕刻的艺术手法非常精美,简练皱纹毛发动作都是细腻,而又别出心裁,像是一面雕刻的画廊,在早晨明亮的光线折射下,显得十分的壮阔。

“胡哥,请您鉴赏”,陆驰把一个动作优雅的雕像举到胡瓜面前。

胡瓜看着这动作优雅的雕像,甚是喜欢,一把拿过来细细的鉴赏着,像是在看唐朝瓷器一般,无比喜爱,眼神中充满了啧啧啧的赞叹。

道路两侧,被星星散散的随时砌成的两道护栏,破裂的碎石中,有些还有纹路,像是被烘干的叫花鸡泥块,掉落在地上,砌成的两道护栏,蔓延在崎岖路的尽头。

胡瓜把陆驰递给他的“艺术品”,放在自己的小包之中,那是胡瓜的零食包,向前走着,又看到一个神情勇猛,表情搞怪的“艺术品”,然后在自己的零食袋中翻找了几下,最终选择了第一次放进口袋的艺术品扔掉,那枚艺术品像是陶瓷一样在地上摔得粉碎。

“笨蛋,都几点了,还睡,他们都跑光了”,一只面容凶狠的碟耳妖兽把熏臭的叫踩在歪嘴的脸上。

只见那只歪嘴碟耳妖兽吓得魂都掉了,噌的站起来,爬到石壁上面,朝下俯视,能看见几个人正在缓慢前行,后面有两个从石壁上拿这艺术品在鉴赏,还时不时的朝兜里塞。

老大,他们在哪,那只歪嘴碟耳妖兽高兴的叫嚷着,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还在沉睡的厚唇碟耳妖兽,身子一趟,巨大的上峰不停的抖动着,露出一般的母性魅力,沉睡中像是有意识的测过身子来,嘟起厚厚的嘴唇,朝边上亲吻,一般她都能吻到俊俏的脸庞。

当他的厚唇印到什么东西的时候,一股腥臭的味道涌入鼻孔,浓烈的气味像是80度烈酒涌入吼间,肺腑感觉一阵翻涌,她像是自己判断错误,一位亲到了歪嘴的脚,猛的睁开眼睛,嘴里咧咧的骂着,像是一个怨妇,要讨回公道。

它干呕了几下,终于看清楚是一只瘦弱的脚,沿着散发出恶臭的脚网上看,一双恶狠狠的眼睛正在死死的瞪着它。

它连忙一哆嗦,只感觉自己的嘴唇又厚了一圈,然后灰溜溜的朝歪嘴跑去。

“老大,快来看,你看那丫的几个傻蛋,竟然敢去碰重生石兽,”那只厚唇朝老大叫啷道,像是立了大功,要求奖赏。

那只碟耳妖兽的老大移开乌黑得像云朵的脚,脚边一只细小的昆虫被熏死得四肢抽搐,哭吐白沫,不断的有细小像飞蚊经过上空时,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像是飞跃一片强劲的杀虫剂云层。

“不要”,胡瓜在扔出去饿一瞬间,耳边传来了道刺耳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杨碧像是想起了什么,朝后面赶来,此时已经晚了,胡瓜已经将艺术品仍在半空中了,时间像是凝固了一样,杨碧瞳孔放大,张嘴大嘴呼喊着不要。

“叮铃铃******”,一道清脆的声音像是不凝固的时间解冻了。

“吱,吱,吱******”,像是玻璃裂开的口子一样,声音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多。

“跑”,一道带着恐惧的声音,把僵住的陆驰胡瓜惊醒了,俩人像是从动听的音乐中醒来,开始了狂奔了热舞。

“唰******”,一道强劲的声音,像是平静的海浪中掀起了一面碎石巨浪,巨浪沿着道路席卷而来,如同死神大口,沿着他们三个奔跑的方向扑来,他们三个像是被嬉戏的小丑,疯狂的奔跑着。

三只碟耳妖兽趴在悬崖之上,看着下面的巨浪,吞噬一切,两侧的栏杆已经变成了一面随时玻璃,人何生物都不可能进出这面锋利的碎石墙,像是充满能量的球,能带着被滚动,等待着从山顶之上滚落下来。

一路狂奔,在高强的体力透支下,开始大口喘息着空气,跑了很久,终于看到老者,把地上的碎石已经悬起了一小片,像是一块地毯,被他提起了一头,杨碧他们三人奔跑着,用了比平常多出三倍的力气,才越过老者抬起的碎石层。当他们三个跨国的一瞬间,老者将碎石朝上面一抬,一面巨大的碎石瀑布朝那面掀起,朝那汹涌的碎石海浪扑去。

“跑”,老者对身后几个人气喘吁吁的双手撑着膝盖的他们大声吼道。

只见那面碎石被巨浪碰撞吞噬,但同时被卸掉了一部分的力量。巨浪变得低矮一点,但是还有有人头那么高,锋利的碎石在切割者空气,像是死神的咆哮。

三个人看着扑过来的碎石海浪,开始奔跑起来,陆驰平常走路扛着行李都像是要死不活的,现在抱着厚重的行李箱,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有劲,跑得都快,他们都不敢相信陆驰没有练过。

老者在后面紧跟着,时不时用拐杖,将碎石掀起来,一道道暗涌朝巨浪扑去,巨浪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到几个人都筋疲力尽,陆驰见可以跳过去了,于是纵身一跃,跳过那片被打落的浪花。

“不要过去”。老者的话把陆驰震住了,他感觉自己要死了,或者是已经死了。

但是说什么都晚了,他希望自己一直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中,不要掉下去,他开始羡慕远处悬浮的世界,他不知道为什么能让那么重的大陆悬浮着,而自己就要朝刀口上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