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忽然驾到(1 / 1)

最快更新格格去哪儿最新章节!

“吴世子。”兰福晋走过来。

吴应熊站起身来叫:“福晋。”

“不知吴世子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兰福晋问。

“哦,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昨日宴会,柔格格受了伤,在下前来探望。”吴应熊回答。

“没想到吴世子昨日与柔儿初次见面就这么关心她。”兰福晋笑着说。

“我和柔格格并非初次见面,我们...”

“停。”傅幼柔本来在喝水,听到吴应熊这么说,差点没把喝进嘴里的吐出来:“咳咳咳咳...”傅幼柔呛到了。

“格格。”坠儿连忙帮傅幼柔拍后背:“你没事吧?”

“咳咳...”傅幼柔拍着胸脯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柔儿。”兰福晋责怪道:“有客人在这里,你怎么可以这么无礼?”

傅幼柔撇了撇嘴巴,吴应熊连忙说:“不要紧。”吴应熊又问傅幼柔:“格格,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傅幼柔又拍了拍胸然后坐直了身子,心想还不是你这家伙害的。

傅正这个时候回来了,他看到吴应熊有些意外,拱手道:“吴世子,真是稀客啊。”

吴应熊站起身,拱手回道:“硕亲王。”

兰福晋也站起身,说:“王爷,吴世子是来看柔儿的伤势的。”

“哦,真的是有劳吴世子亲自跑一趟。”傅正客气的问:“不如,一会儿留下来吃顿便饭吧?”

“这...”吴应熊看了一眼傅幼柔,傅幼柔点头,他便说:“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坠儿,吩咐厨房,准备准备。”傅正对坠儿说。

“是。”坠儿应声退下。

傅幼柔忘了和玄烨昨天说好今天要进宫的事情,大家在聊天的时候,玄烨来了,大家都没有想到玄烨会来,偌大的大厅里,大家扑通的一下全给玄烨跪下了。

“起来吧。”玄烨绷着个脸,心情好像不是很好,玄烨看着吴应熊,问:“吴应熊,你怎么会在这里?”

“回皇上的话,微臣是来看看柔格格的伤势的。”吴应熊回答道。

“你来看柔格格的伤势?”玄烨表示意外和不解。

“是。”吴应熊倒是不怕大家误会,回答的肯定干脆。

“为什么你要来看柔格格的伤势?”玄烨话语里带着醋意。

“这...”吴应熊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微臣昨日见柔格格受伤,所以...”

玄烨的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他的视线看向傅幼柔。

傅幼柔觉得有点尴尬了,气氛也变得微妙起来,玄烨不说话也不动,大家都不敢动弹,傅幼柔觉得有必要缓解一下气氛,便假装咳嗽起来:“咳咳咳咳..”

“柔儿。”玄烨连忙走到傅幼柔的面前,关心的问:“你哪里不舒服吗?”玄烨又对赵良说:“赵良,宣太医。”

“嗻。”

赵良应道。

“额,不是,等下...”傅幼柔叫住赵良,看着玄烨,不好意思的说:“我...没事啦。”

“咳嗽怎么会没事?赵良说你昨日也咳嗽了,是不是上次的病还没有完全好?太医开的药还有没有?昨日为何不跟太医说?你今日手伤的药有没有换?”玄烨的关心似乎有些太过了,完全不把其他的人放在眼里。

“我...那个...”傅幼柔不知道怎么的,嗓子不听使唤般的又咳嗽了一声。

玄烨的脸上写着着急两个字,他回头看赵良还在那儿站着,不由的有些生气:“朕不是叫你去宣太医,怎么还不去?”

“嗻,奴才这就去。”赵良吓得连忙去了。

傅正、兰福晋和吴应熊感觉不对,傅正小心的叫:“皇上。”

玄烨眼睛没有看傅正,也没有回答,而是走到桌子前,倒了杯水,喝了一口,然后放下水杯,说:“来人,去弄杯热水来。”

傅正眼神示意坠儿,“是。”坠儿会意,立马去了。

傅正用很犀利的眼神瞪着傅幼柔,傅幼柔知道他的意思,咬着嘴唇,低下头,毕恭毕敬的站着。

坠儿拿来一壶热水,玄烨立马倒了一杯,在拿另外一个杯子,两个杯子轮流的倒水,还说:“柔儿,现在水还太烫了,等会儿再喝。”

这是傅幼柔教玄烨的,小时候有一次玄烨感冒,傅幼柔就给玄烨倒热水,告诉玄烨感冒要喝热水,也告诉玄烨原理:人在感冒发烧时,因为体温上升会使水分流失,多喝水能促使身体散热,帮助恢复健康。虽然玄烨当时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他记住了傅幼柔说的话,之后只要玄烨感冒或者傅幼柔感冒咳嗽,两个人都会相互的督促对方多喝水。让水凉的办法也是傅幼柔教的,只是傅幼柔没有想到,玄烨居然当着大家的面,亲自为自己做这件事情。

傅正走上前,恭敬的说:“皇上,这种事情还是让臣来做吧。”

“不用。”玄烨的注意力都在水和杯子上。

“皇上。”傅幼柔叫。

“恩。”玄烨抬起头,手里的杯子还在倒着水,只听见“啊—”的一声,滚烫的水把玄烨的左手手背给烫到了。

“皇上。”大家都紧张起来,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皇上。”傅幼柔连忙拿起玄烨的手,玄烨的手细皮嫩肉的,一下就红了一大片,傅幼柔着急的喊:“坠儿,快去请太医,快去拿药,快去啊。”

“是。”坠儿赶忙去了。

“皇上,臣该死。”傅正吓得脸色煞白,跪在地上,兰福晋跟着跪下。

“皇上,是我的错,不关阿玛额娘的事情,请皇上责罚。”

傅幼柔要跪下,玄烨扶住了傅幼柔,玄烨并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看傅幼柔紧张自己的样子,玄烨是疼在手上,甜在心头,就算死也值得了。

“你们都起来吧。”玄烨对傅正和兰福晋说。

“谢皇上。”傅正和兰福晋低着头站起身。

坠儿拿来药,傅幼柔察觉到了玄烨那不经意的笑容,暗自发笑的说:“请皇上坐好,让我给您上药吧。”

玄烨坐回到椅子上,把手伸出来,看似面无表情,实则嘴角微微带笑,不明显的笑意傅幼柔是看得出来的,傅幼柔还算是了解玄烨的,虽然不能说是肚子里的蛔虫什么都知道,但是看玄烨的表情和眼神,傅幼柔还是能猜到十之八九的。

傅幼柔轻轻的帮玄烨上药,玄烨的手起水泡了,上药的时候傅幼柔轻轻的吹气帮其减少伤痛。

玄烨的眼睛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傅幼柔,玄烨最喜欢用这种温柔的眼神看着傅幼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