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尘埃落定(1 / 1)

最快更新这是我的大宋最新章节!

东京城西门外,藏污纳垢之处,东京人士避之不及。

丑时刚刚过去,街道上打着梆子的更夫念叨着天干物燥……浑然不知身后巷子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

这些人正是吴由安排好了准备一举覆灭西城门,众人身穿黑色夜行衣,静悄悄的。

本来城门子时一过就要关的,奈何吴由和赵普的关系是极硬的,破天荒的到了现在还未关。

刀疤眼一群人大摇大摆绝尘出城而去。

都他妈快点,刀疤眼在前面喊道,其余的十人则混入了后面的队伍中,如此安排自是防止有心之人坏事。

哈哈,大哥你别着急,乞丐窝里可没有大美人啊,后面一人高声叫道。

死老七,你是皮痒了吧,刀疤眼没好气的骂道,话虽如此但速度确实加快了不少。

这一队人全是前些日子从船帮收来的,已被刀疤眼的狠辣手腕调教的服服帖帖的了,对于底层的人来说有命有钱就好,至于跟了谁都一样,再说了吴公子对于下面的人还是很大方的。

这么多人自然是不会偷偷摸摸的进乞丐窝,早有拿着弓箭的准备好了。

刀疤眼一声令下无数火球就向着对面的草窝棚飞驰,顿时火光冲天,这些茅草虽被前些日子的融雪打湿却干的也快。

刀疤眼一点都不客气,看到如此景象就嗷嗷叫了道:西城门的污烂人,今日尔等灰飞烟灭,他这么一喊叫其他人也是闹哄了起来。

本来起火了那些乞丐都端着水盆灭火,听到这声音就都急急忙忙的找趁手的武器了,大部分乞丐还是老老实实的没有动,火都不救了,看的出来他们都是被强迫的。

船帮来的二十多人本来还有点抵触,毕竟东京城外还是天子脚跟前,可现在看到眼前的景象都默然了,人活着就都会有良知的,刀疤眼也是。

替天行道,这是刀疤眼喊出来的,又是人心所向,以至于反了忌讳都没注意,放在大街上喊这句话肯定是要被杀头的。

一帮人冲了进去,对于抵抗的全部下了死手,那些蹲在地上的乞丐则是一根毫毛都没伤到。

所向披靡可能说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吧,众人感觉就和割韭菜一样的简单无趣,这完全就是他们想的太简单了,若是洪千刀在这里肯定是一场血战。

洪千刀此时正在青楼抱着一丰腴的妇人淫笑连连,边上的美人也是劝着她喝酒,虽然洪千刀卖相不怎么样。

爷,您喝着,奴家去方便一下,妇人娇声道。

事多,洪千刀不乐意道,他正尽兴呢。

妇人连连告谦的就扭着屁股退下去了,她刚出门口就看到小厮抱着一坛酒往房间里走去,虽然小厮有点面生。

大爷您要的酒来了,小厮进屋就低着头小声叫道。

洪千刀此时正举着杯呢,闻言生气道:爷爷没要酒,你们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爷,不是您刚才叫的吗,咱这宫廷御酒可是喝一坛少一坛啊,小厮弯腰说道,您刚把钱都付过了您要是不要的话咱们也不好办事啊,您体谅体谅我们吧……小厮滔滔不绝。

听完这话洪千刀还以为捡了个大便宜一点都没客气的就提过酒坛子给自己倒了一碗,看着碗里的酒洪千刀不由得就感慨,真是好酒啊,只见碗里酒水清澈见底完全不像刚喝的酒泛黄还浑浊。

刚端起酒碗洪千刀就怒了,那小厮还站在门口伸长了脖子,就吼道:你这厮,怎还不出去!

嘿嘿,那小厮傻笑了一下说道,爷不瞒您说,我这前半辈子还没见着御酒是什么样子呢,这个……

行了行了,不就是没见过吗,也没啥稀奇的,洪千刀虚荣心顿时得到了满足,等爷爷喝尽兴了剩下的赏你,说完就端起大碗喝了一大口。

刚入口咽下去脸色就变了,你这是什么劳什子酒,那水糊弄爷爷呢……话还没说完就倒地不起,眼睛瞪得很大。

那小厮一点都不意外,检查了一番,看已经死透了就抬起头嘿嘿一笑,小厮正是刀疤眼说的十三。

听着身后传来的尖叫,十三笑的更开心了,没有停步向着西城门走去。

没了主心骨的乞丐们自然是被收拾的服服帖帖,昔日跟洪千刀走的进的也都被别的乞丐冷落在一边,求饶的话都没说出来就被杀的一干二净。

刀疤眼自然找到了安宁,他知道这个姑娘和公子关系不一般,马上就让老二老三送安宁回去,刀疤眼送走安宁就仔细的看了下周围,发现打斗的痕迹到处都是,到处都是血迹。

看出什么了吗?刀疤眼身后传来卜冬熟悉的声音。

没看什么,这小姑娘可真厉害,刀疤眼搓了搓手赞叹道,他很自信却不自负。

卜冬摇了摇头道:这才是开始……路还远着呢。

听卜冬又在感叹刀疤眼连道:先生,现在事毕,不知先生有何吩咐,卜冬滔滔不绝的话他还是领教过的。

这里你看着办吧,尽量让他们维持这个样子,毕竟满大街的乞丐才是绝佳的眼线,卜冬想了一下说道,再说了船帮他还可以处理,这乞丐窝他可待不了。

刀疤眼偷偷的瞅了一下卜冬才慢慢的说道:先生还是和公子另谋他人吧。

呵呵,卜冬似笑非笑的盯着刀疤眼,看的刀疤眼是浑身不自在。

收回目光卜冬往回走去,边走边才淡淡的说道:公子相信你。

刀疤眼站在原地,嘴巴张了张,眼睛里透出坚定。

不论是卜冬还是吴由都没打算过管理乞丐,或者说是两个人心都还没有黑完吧!

安宁受了很重的伤,静静的躺着。

吴由在边上静静的看着眼前,他很愧疚,造成这一切的都是他。

哼,一声娇哼传来,安宁醒了,煞白的脸上有了点血色。

辛苦你了,吴由低声道。

好困,此时的安宁像受伤的猫咪,人见犹怜。

休息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等你起来欺负我呢,吴由鼻子酸酸的,差点哭出来了。

无耻,安宁虚弱的说道,以至于吴由都没听见她说得什么。

---------------------------------------------------------------------------------------------------------

作者君貌似要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