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龙渊潭下龙渊剑(三)(1 / 1)

北门关 藏光SAMA 1039 字 8天前

李小虎穿梭于幻境之间,又救出了几人后,显得有些疲惫。

这么多人一个个的救,这要救到要到什么时候,况且他们当中许多是要杀我的敌人,我凭什么救他们。只是还未找到赵氏姐妹以及罗源的幻境世界,不能一走了之。李小虎默默地想到。

此刻,他刚从一人的幻境中出来,置身于一片黑暗的虚无之中。有了前几回的经验,知道不久后自己就会进入另一个幻境。这时眼睛的余光扫到下方隐约有个巨大的物件,仔细一看不正是那只深渊中的蓝色巨眼吗?与先前有所不同,它此刻暗淡无比,似乎在慢慢地石化。

“虽然不知为何,但幻魔之眼正在慢慢衰弱,也许现在是杀它的最好时机。”李小虎心中暗忖。

于是反方向劈出一剑,朝着石化的幻魔之眼飞去。临近这只巨眼,李小虎奋起一剑劈下,石化的幻魔之眼瞬间碎裂,露出下面封印之地的祭坛。祭坛之上有一颗拳头大小的蓝色球状物体。

李小虎落到祭坛上,拾起这个蓝色球状物体,没有看出任何奇特之处,不过出现在幻魔之眼体内的必定是个宝贝。

忽然,李小虎听到上方传来哗哗的声音,他抬头一看,左眼蓝光一闪,穿透虚无的黑暗,只见铺天盖地的江水灌了进来。李小虎惊异于自己的目光能穿透黑暗,却也不及多想,将蓝色球状物体收好,下一刻整个人就没入了水中。

由于幻魔之眼的死亡,阻隔江水的蓝色屏障消失,江水自然涌进了封印之地。李小虎将龙雀剑绑到身后,然后展开双臂拼命滑动,往江面浮去。待他浮出水面一看,发现上头形势紧张。两路人马正在岸边对峙,一边是江谌等人一边是程黑甲与黑魂卫。

“江太守,我程黑甲奉劝你一句,黑魂卫的事还是少管的好。”

“程黑甲你心中明白,老夫不是在插手黑魂卫的事,老夫只是找你了结一下当年的恩怨。今天你走不了。”

“江谌老头你当真敢!”

江远插话道:“呸。我叔父乃是京城第一神捕,当年连皇子犯法都敢杀,以为‘阎罗追命’是白叫的?你又算什么东西!”

“威风是威风,可惜当年江家多少人因此丧命?现在连个天境修为都没有。”程黑甲讽刺道。

“程黑甲多说无益,今日让我碰见也是天意,留下项上人头。”

“哈哈哈,笑话!”程黑甲口中大笑,神色阴沉,“我程黑甲可不是当年的小喽啰,我的修为今非昔比,而你呢,江老头?修为十年如一日的滋味如何?”

对话间,李小虎游到了岸边。萧雨歇等人看到李小虎平安无事都松了一口气,楚亡疾上前拉了李小虎一把。

李小虎看到大家也都安然无恙,放下心来,问道:“白沙郡太守怎么和黑魂卫对上了?”

“原来那人是白沙郡太守,刚刚程黑甲欲对我们动手,被他拦下了。”萧雨歇语气僵硬,神色有些不自然。她因为李小虎窥见了自己最为脆弱的一面而感到不自在,另外心中有一些关于萧逸冲与李小虎关系的猜测,因此神情显得有些怔然。

李小虎发现了异常,但没有多问,因为有件令他更为惊讶的事。他不仅能够内视自己的经脉,甚至连周围人他们经脉当中功力是如何运转的也看得一清二楚。

最为明显的是正在对峙的江谌与程黑甲二人,他们虽然表面纹丝不动,但经脉之中功力却在飞速运转。江谌经脉一片赤红,特别是持剑的右手,所以他一旦发难,必然是右手斩出的这一剑。而程黑甲则将功力聚集于双腿,那么接下来应该是高高跃起,居高临下挥出陨星锤。

周围人比李小虎更加震惊,他们发现李小虎的左眸变成深蓝色,像是一颗冰珠。

“待会江谌会向前一记横劈,程黑甲会跃起避过,然后在空中居高临下挥出流星锤。”李小虎说道。

众人不明所以,李小虎在说些什么,预测出招?他们来不及多想,江谌与程黑甲就动了起来。

竟真如李小虎所言。江谌往前一记横劈,手中长剑划过一道长虹。程黑甲猛然跃起躲过这一剑,随后在空中怒吼一声:“陨星灭世!”手中流星锤如同一颗陨石砸下,气势惊人。

“江谌会一剑迎上,程黑甲做好了随时收锤的准备,他想要拉开距离以流星锤攻击范围的优势作战。”众人还来不及惊讶李小虎能完全看穿两位高手的招式,耳边再次传来他淡然的声音。

果然,江谌并没有因为这一锤声势惊人而避让,他手持赤红宝剑扶摇而上,如同长虹贯日。锤剑相撞,余波掀起一阵热浪。程黑甲借势往后翻转。一下子与江谌拉开距离,落地后他将臂膀上的铁链放下几圈,远距离作战的意图显而易见。

江谌与程黑甲交战后,江远赶紧退到了后方,两人都是离天境一步之遥的高手,离得近了恐被伤及无辜。一来就看到李小虎的表演,不由赞叹:“厉害啊,小子。”

李小虎从众人的目光中看到了惊讶、赞叹和钦佩,免不了有些飘飘然,继续卖弄道:“程黑甲会在流星锤攻击范围内不断游走出锤。江谌目前只能被动防守,不过他在等一个机会,应该是在蓄力施展一种能瞬间拉近距离的步法或者身法。”

江谌虽然此刻原地不动,只是被动用剑抵挡住程黑甲的锤击。但李小虎还是看出他双腿经脉内的功力澎湃,在蓄力待发。

听了李小虎的分析,江远忽然间想到了什么,惊叫道:“瞬影步!”

下一刻,江谌双腿经脉内功力瞬间被抽空,一个幻影闪过,他赫然出现在程黑甲的上空。

“长虹贯日,狱火人间!”这一剑击在流星锤的锤头之上,锤头直接炸裂开来,好似击碎了一只火球,一时间火花飞舞,在黑夜之中真如地狱之火降临人间。

程黑甲如遭重击,一口鲜血吐出,他不敢有所停留,在地上打了一个滚拉开与江谌的距离,对黑魂卫属下大喊:“快来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