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颁奖典礼(1 / 1)

“安全部门?”托尼皱着眉头想了想,“做什么的?”

“级别很高的安全部门,”伊织道,“具体的我不太清楚,我看到的未来总是模模糊糊的,好像叫什么国土保障局来着?”

“好的,近期我会留意这件事情!”托尼点点头。

众人又聊了一会儿,各自离开。

当众人消失在空气之中,过了还不到十分钟,佩珀已经走了进来。

“怎么了?”托尼扭回头笑道,“这么晚了,难道是打算在这里陪我睡觉?”

“有人来找你了!”佩珀道,“是权利很大的安全部门,自称是国土战略防御攻击与后勤保障局。”

“所以?”托尼耸了耸肩,“他们来找我做什么?”

“处理奥巴迪和你在大街上大打出手的后事,”佩珀道,“以及为几个小时后的新闻发布会做准备。”

“哼,果然还是历史的惯性吗?”托尼笑了笑。

“什么历史的惯性?”佩珀不解。

“没事……”托尼摇了摇头,“算了,叫他们进来聊聊吧!”

……………………

由于时间线不一样,伊织回到自己的世界的时候,这边才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回到了教室之后,其他人正在喝的兴起。

看到伊织推门进来,纷纷站起身把伊织和旁边坐着的千纱拥到最中间。

然后同时举杯大喊,“恭喜我们社团拿下男女组双冠王!”

“干杯!!!”其他人异口同声。

随后大家一起喝,时不时有人跑过来夸伊织的歌唱的好,没有想到还有这种才能之类的……

伊织一一笑着回应,随后坐在了耕平旁边。

“事情办完了?”耕平问道。

“嗯,反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今天的完了!”伊织点点头。

“那个……”门口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女声,“你们好……”

伊织和耕平一回头,就看到吉原爱菜正站在门外,只露出半张脸来,说实话,配合脸上那个妆容,真的有点恐怖。

“怎么了?”伊织问道。

“就是……那个……你们……”吉原爱菜慢慢走了进来,结结巴巴的半天说不清楚一句话。

“呐!”伊织把一个满当当的洗脸盆放在了她手里。

“……”吉原爱菜低头看了看装满了透明液体的脸盆,又抬头看了看伊织两人,“这什么意思?”

“如你所见!”伊织耸耸肩。

“还是说你想要更大的?”耕平拿起一个水桶问道。

“不是这个意思……我……”

“果然喝酒就是要人多才热闹!”伊织笑了笑。

“行了,别傻站着了,坐吧!”耕平道。

“想和我一起喝就直说嘛……”吉原爱菜端着脸盆坐在了两人身边。

“行了,喝吧!”伊织和耕平低头就喝。

“……”吉原爱菜低头看了看,也把脑袋凑过去喝了一口,随后马上抬起头,“这什么玩意儿啊?太烈了吧?”

“啊——爽快!”伊织举起空脸盆大吼一声。

“我靠!已经干了?”吉原爱菜一脸震惊。

“这不算什么!”耕平也举起了空脸盆。

吉原爱菜左右看了看,四周都是已经脱光了的肌肉猛男,举着酒杯大声猜拳,热闹的一批。

也许是被这股气氛感染了,也低下头跟伊织的人喝了起来。

……………………

转眼之间到了第二天,也是伊豆春祭的最后一天,今天也是选美比赛的颁奖典礼。

PAB的摊位前,两个不知道是不是本校的男学生正在跟千纱搭讪。

“美女,你就是选美比赛女子组第一名吧?”

“一起出去玩吧!”

“不了……”千纱无奈的继续做手里的事情,旁边的滨冈梓也一脸无奈。

毕竟漂亮的人的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别打扰我们了行吗?”滨冈梓道,“我们还要看店……”

“没事,这边的事儿交给那俩货不就行了?”对面搭讪的人指了指千纱身后。

千纱和滨冈梓后面的便携式小冰箱上,浑身只穿着一条内裤的伊织和耕平正趴在上面流着口水呼呼大睡,显然是酒劲还没过去。

看到两人的状态千纱也感觉到很无奈,但是又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啪”的一声,其中一个男的居然抓住了千纱的手腕,“走吧,跟我们一起去……”

“嗖——”的一声,只见一道黑影一闪。

“啊——”对方已经收回了手,发出一声惨叫的同时,左手紧紧捂着自己的手腕,手指缝中还有鲜红的血液溢出。

周围人都是一愣,仔细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千纱的肩膀上出现了一只体型很大的蓝色短毛猫。

这只猫站在千纱肩膀上,一只爪子扶着千纱的脑袋,另一只爪子露出锋利的指甲在阳光下泛着寒光,上面还有一丝很难发现的红色痕迹。

汤姆虽然体型比一般的猫要大,但是体重真的不算重,千纱也能很轻松的让它站在肩膀上而不吃力。

周围人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这只猫怎么会突然攻击人的,而且表情严肃,脸上还带着一丝残忍的笑容。

“汤姆?”千纱扭头一看,滨冈梓也是一愣,没想到汤姆居然会出手伤人。

虽然汤姆是伊织带来的,不过自从来了这里就一直低调的很,没什么存在感。

再加上从来不在店里大小便什么的,所以除了每天喂他的奈奈华之外,很多人甚至都下意识的忽略了汤姆的存在。

而平时汤姆在柜台上睡觉的时候,只要是社团里的人谁都能上去撸两把,也没见生气过,没想到今天却突然出手伤人了。

“可恶!”

“该说的猫,居然敢伤人?”

两人被一只猫抓伤,瞬间感觉到心中一股无名火起,其中被抓伤的那个人一看伤口不深,左右转头似乎在寻找什么趁手的家伙。

就在这个,突然两个肌肉猛男从后面搂住了两人的脖子,是时田信次和寿龙次郎。

“哟,小哥!”时田信次眼中冒着血光,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想要对我们社团的女孩子做什么吗?”

“刚刚你未经同意动手了吧?”寿龙次郎也冷笑着露出牙齿,“要不要我报警啊?”

对方当即变了脸色,马上表示不敢了,请求放过。

这倒不是两个人害怕挨揍,而是因为岛国的法律问题。

在这个国家,在街上跟异性搭讪是一种很正常的事情,只要没有动手动脚或者死缠烂打不让走的话,这根本不算道德败坏的事情。

但是如果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和对方产生肢体接触,就构成了性骚扰罪,不光要面临刑罚问题,弄不好还会被媒体披露,社会性死亡。

自知理亏的两人并没有再打算找汤姆的麻烦,只能转身就走。

最终,伊豆春祭的颁奖典礼开始了。

因为伊织酒劲还没过,所以被时田信次扛着放到了舞台上,呼呼大睡的伊织完全没有任何感觉,甚至还当着所有观众的面把手伸进内裤里挠了挠。

千纱穿着比赛时的连衣长裙现在旁边,依旧面无表情,而且看起来还有点不舒服。

“怎么回事?”台下的观众最后面,时田信次道,“不开心吗?”

“当然了!”旁边坐着的滨冈梓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道,“原本千纱是为了帮耕平才去参赛,原本伊织说要唱歌,结果这俩人居然还为了别的女孩子努力,伊织甚至穿了女装,她心里会高兴就怪了。”

台下不少人都对台上投去羡慕的眼神。

在这个国家,类似校花校草这类头衔的选拔不仅仅是看颜值和身材,更重要的爱好和特长以及一些贡献之类的东西。

同样的,这个荣誉也不仅仅是个称号而已,在考试,升学,甚至进去社会工作的时候也是个不小的加分项,含金量绝对不低。

主持人现在千纱的旁边,把话筒放在千纱脸前,“首先,恭喜你获得冠军!”

“谢谢!”千纱依旧面无表情。

“那么……”主持人似乎也觉得有点尴尬,“这是冠军奖金!”

说着,把一个信封递给了千纱。

“谢谢!”千纱面无表情的接过信封。

“那么那个……”主持人的嘴角已经开始抽搐了,“你想要把这份喜悦跟谁一起分享呢?”

听到这句话,千纱却突然露出了一个可以秒杀大部分男人的温柔笑容,一指旁边躺着呼呼大睡的伊织。

“当时是那边宿醉还没醒来的……”千纱脸上带着极其阳光,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我男朋友!”

“诶——?”

台下的观众几乎是同时发出一声不敢相信的惊呼声,随后像炸了锅似的开始了热烈的讨论。

“什么,千纱酱你已经有男朋友了?”

“不是吧?这不是真的!”

“话说那人有什么好的?不就穿着内裤弹了个钢琴吗?”

“话说那不是开学第一天就醉倒在学校门口的变态吗?”

“不就身材好了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

“居然拿伊织来做挡箭牌,千纱这一手玩的挺聪明啊!”时田信次道。

而此时此刻,因为千纱这机械工程系一朵亮眼的玫瑰被摘走,台下的男性观众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在有些人的带动下,所有的千言万语都汇聚成了震天响的异口同声——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